傲视天地

第八十七章 杀机

看着刚才那群地痞离开之后,韩枫心中若有所思。看来这边的生意太好,已经引来了其他酒楼的不满,这个问题必须好好处理,否则将来定是一大麻烦。

至于那些地痞,只不过是些不入流的角色,这种人最是欺善怕恶,只要你打到他怕了,他便不敢来招惹你。

这也是为什么刚才韩枫出手如此狠辣的原因。

只不过这红叶城不大,但大大小小的地痞恶霸无数,保不准明天又跑来一堆,按此下去势必影响到酒楼的生意。

想到这里,韩枫不再逗留,吩咐酒楼里的人几句之后,快步的回到小院之中,将这件事告诉了还在睡觉的罗曼。

罗曼一听有人在酒楼闹事,顿时睡意全无,而在知道韩枫已经将那些找麻烦的地痞赶走,这才稍微松了口气。

随后两人商量了一番,便决定雇佣一批护卫回来,以保证酒楼的安全性。

之后,罗曼便匆匆地带上萨克出门了。

而此时,红叶城城主府里。

城主杜半成,两眼充满阴霾的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手下,语气无比冰冷地问道:“查清楚了吗?”

那手下低着头,似乎知道此刻杜半成内心的愤怒,赶忙说道:“大人,查到了,少主和张家家主的儿子张子凌,两人皆是一起失踪,而同时失踪的还有两名守卫军的精锐守卫。”

“我只想知道谁是凶手!”杜半成显然已经愤怒到极点,语气无比的冰冷。

那手下急忙接着说道:“经过属下调查,那张子凌曾经在郊外河边的柳树林和一名叫做怜灵的女子发生冲突,而那女子实力高强,曾将那张子凌和他的两名家仆教训了一顿。随后那张子凌便向少主求助,于是少主便在守卫军里挑了两名精锐守卫,一同前去找那女子的麻烦,而之后便再无音讯。”

顿了顿,似乎感受到杜半成的不耐,那手下急忙说道:“而根据属下一路追查,终于在郊外的一间普通的小院里发现端倪,那里有明显的打斗迹象,而且现场一共发现四滩不同的血迹,想来应该是属于少主四人的,而据属下猜测,少主四人皆是在短时间内被对方一击毙命。”

说道这里的时候,那属下更是小心翼翼地看了眼杜半成,确定后者没有任何表情之后,这才继续说道:“而属下也查过,那家小院平时居住的,便是那个叫做怜灵的女子,只不过现在那个叫怜灵的女子已经不在那里。”

“现在那叫怜灵的女子呢?”此时杜半成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一把将手中的杯子捏成粉末。

闻得杜半成的冰冷语气,那手下也是冒起一阵冷汗,有些忐忑地回答道:“暂时没有消息。”

“这就是你查到的结果?”杜半成怒极反笑。

直到那手下背后的衣服湿了一片,杜半成这才强压着心中的怒火,语气森冷地说道:“我要你马上查出那个叫怜灵的女子,即便她不是杀死我儿子的元凶,这事肯定也和她脱不了干系,给你三天时间,找不到她,你也就不用来见我了。”

“是!”那属下应了一声,如获大赦,快速地退了出去。

大厅之中只留下杜半成独自坐在椅子上,此时他的脸色有些狰狞。

“无论是谁伤害我儿子,我都要将其碎尸万段,已解杀子之恨!”

几日后,韩枫来到了莫家器坊。

此时,店铺里只有莫千斤的大儿子莫平独自一人守着店铺,而莫千斤则在炼器房里锻造铁具。

以前的莫千斤也会炼制一些普通的兵器,但因为一些因素的限制,导致他只能炼制一些低级的兵器。

无论他如何尝试,却始终无法提高自己的炼器能力,到了最后才不得不放弃,转而成为一名锻造师。

而对于莫千斤的情况了解之后,韩枫不断的回忆着前世的相关记忆,在经过莫千斤的讲述之后,韩枫很快便发现了原因。

想当初,莫千斤的先祖莫殇除了是一名世人尊崇的炼器宗师以外,本身也是一名地阶高手。

也正是有着强大的体魄和斗气支撑,他才能炼制出当年名震大陆的凶器大夏龙雀。但不知为何,莫殇死前将自己的一身炼器本领和心得抄录下来,制成炼器宝鉴,留给自己的后代子孙,却没有将当初他修炼的心法一并传下。

而炼器宝鉴乃是一本强大的炼器秘籍,但同时却也需要相应的斗气修为支持。

这也导致了之后的莫家,虽然空有一身精湛的炼器本领,却无奈找不到相应的心法所以匹配。

这就是莫千斤目前所面临的问题,对于莫家先祖流传下来的炼器宝鉴,他自认掌握七八分火候,如果能够有着对应的斗气修为,他自信只需给他三年的时间,便可成为一名优秀的上品炼器师,如果运气好点,达到炼器大师的境界也未尝不可。

可惜,他苦心修炼斗气这么多年,如今的他依旧停留在人阶三品的境界,而以他这样的斗气修为,对于炼器宝鉴中所需的斗气要求,却是远远不够的。

而身为一名炼器师,本身必须花大量的时间在炼器上面,才能有所成就,斗气只不过是辅助之用。两者并不能兼顾,这也是为何大陆上,炼器师比起炼药师还有稀少的原因。

韩枫回想着前世,当年莫凡天纵奇才,在二十岁的时候成为大陆为数不多的炼器大师之一,震惊大陆。

而同时,那个时候的莫凡斗气修为也是已经达到了人阶九品,就是单论他的实力,在同龄人中也是少算是天赋异禀。

可是,更令人意外的是,莫凡所修炼的斗气心法,却是大陆上十分普通的离火焚诀。而在成为炼药大师之后的二十年里,莫凡却是一反常态,几乎没有在炼制过一件兵器,反而苦心修炼离火焚诀。

只是这种普通心法的成长空间太过狭小,所以任凭莫凡如何努力,在二十年里毫无精进。

就在世人渐渐快要将这位大陆最年轻的炼器天才遗忘时,莫凡凭着自身的天纵之资和不懈的努力,竟是让他从离火焚诀中衍化出一套符合他自身的心法,世人并不清楚这套心法的名字。

但是,莫凡凭着这套无名心法,竟是让他在短短的两年时间里成功进入地阶境界,而且修为一路飙升,直到成为地阶巅峰的存在,这才停止下来。

随后,莫凡便将自己关入已有二十年未踏入过的炼器房中,直到一个月过后,莫凡带着他的第一把神器浮光掠影,出现在世人眼中。

他的这一现身,立刻一起大陆震动。

莫凡,在他四十岁那年,用一把神器向世人宣告曾经那最年轻的炼器大师回来了。

而且,此刻他已经不在是炼器大师,而是大陆几千年来唯一炼制出神器的炼器宗师。

也就是这一刻,让世人记住了莫凡的名字。

回想起前世的这些资料,韩枫感叹莫凡的天纵之资同时,也明白了莫千斤此时最需要的便是一门适合他修炼的心法。

而在那天遇到莫家父子后的隔天,韩枫便将这离火焚诀教给了莫千斤。

这离火焚诀据说是当年莫凡从那无数普通心法之中特意筛选出来的,虽然是一门低阶心法,但却是最合适莫家修炼的心法,确切的说应该是最适合配合炼器宝鉴的修炼心法。

而且,这也是为了以后莫凡能够第一时间修炼到这离火焚诀做准备,至于莫凡之后领悟的无名心法,这个世界上除了莫凡自己,并无其他人知道,对此韩枫也只能爱莫能助。

知道韩枫过来,莫千斤也是从炼器房里走了出来,韩枫先是打量了莫千斤一番,随后稍微询问了这几天的近况。

在得知那离火焚诀确实对莫千斤在炼器方面有所帮助后,韩枫也是满意的点了点头。虽然莫千斤和他的大儿子莫平两人已经过了最佳的修炼时间,但是炼器师的斗气只是用来辅助,并不是用来战斗,所以这离火焚诀多少还是能够起到不小的作用。

又是稍微指点了莫千斤修炼上的一些疑惑,韩枫便离开了。

由于韩枫所住的院子比较偏僻,所以一路走下来,路上渐渐也冷清下来。

不过,此刻韩枫却是感觉有点不对劲。

这一路上来实在太过安静了。

心中警觉一起,顿时一道浓烈的杀气袭来。

韩枫心中一惊,来不及细想,身体飞快的朝旁边躲去。

轰!

就在韩枫身形刚站定,便看到在他先前站立的位置,此时已经被人砸出一个不浅的土坑出来。

看到这一幕,韩枫心中一凛。

而就在这时,一声阴冷地笑声传入韩枫耳中,随后两道人影眨眼便出现在韩枫面前。

“嘿嘿!小娃娃警觉性不错,难怪能够杀死两名守卫军的精锐守卫。”

伴随着两人一出现,韩枫瞳孔不由一缩。

地阶高手!

而且这气息,比起萨克还要强上许多!

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