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视天地

第二百七十二章 武皇殿的血祭之术

林家府邸林震坤坐在偏厅之中,满脸寒冰的看着眼前的林河。

自从上次被韩枫打败之后”林河便再未踏出林家半步。这三个月来,诸多之人都以为林河依然在养着伤。

即便一些林家之人也是同样这般认为。

其实,对于这些人的看法,也是可以理解,单看此刻林河那一副脸色苍白的模样,任谁看了都会以为他受到的伤势极其严重。

只不过,只有寥寥数人知道林河〖真〗实的情况,而眼前的林震坤便是其中之一。但他却也是此刻方才得知这一消息。

当他看到突然出现在他眼前的林河时,表情先是一愣,随即便是震怒。不同于其他人”林河脸上的苍白,林震坤一看便知并不是因为受伤而导致的,这种违反常理的苍白之色,林震坤也是尤为熟悉。

这分明和那武皇殿到地佐有着相同的特征。

看到这里,林震坤哪里还不明白自己这个孙儿究竟做了什么愚蠢的事情。

想到这,林震坤便是忍不住怕案而起,怒声喝道:“糊涂!你竟然没经过我的同意,擅自做出这样的决定,你……”

林震坤心中满腔怒火,却是找不出话来”只能满脸阴沉地紧紧盯着眼前的林河,同时眼中也是闪过一丝痛心。

而听到林震坤的怒喝,一直站在那里的林河,也是抬起头来,露出那一副看上去如同失血过多苍白脸庞。

只见林河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恨意,旋即嘴角露出一抹阴沉的诡笑,声音略带沙哑地说道:“爷爷,这是我自己的决定”我不后悔!”

“放肆!你知道什么!”林震坤见林河似是一点悔意都没有,不由痛心疾首地再次怒喝道。

三两步走到林河面前,林震坤一把抓起林河的手臂,一道斗气源源不断地灌入林河身体。

片刻之后,林震坤眉头已经紧紧皱了起来,脸色比起先前更加的阴沉。

放开林河的手臂,林震坤走回座位上,有些顽然的坐了下来,叹口气,喃喃道:“天阶一品吗?武皇殿这一手能力确实诡异莫测,竟然能够让一名地阶一品的武者,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就将斗气提升到天阶一品。”

那林河,似是还沉迷在那突然得到的强大力量中,听到林震坤如此说”不由接话道:“爷爷”你不明白,直到此刻,我才知道为何那么多人拼了命也要进入天阶,这种操控天地的力量实在太美妙了,这是我以前从未有过的感觉。”

“糊涂啊!你可知你虽然能在极短的时间里,强行将修为提升到天阶,但从此之后,你在想要提升实力,几乎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而且”武皇殿这种手段”是极其残忍的,看看你现在这副模样,你可知道你这一身力量是用你的命换来的。”林震坤沉声说道。谁知,那林河听到林震坤如此说,反而诡异地笑了起来”说道:“爷爷”这些我当然知道,不过武皇殿已经答应我了,三天后,便替我进行第二次的祭典”只要我能通过这次祭典,斗气便能直接进入天阶二品。”

“什么?”林震坤闻言,不由站了起来”震惊地说道:“你不要命了?”

对于武皇殿的的祭典”林震坤这个和武皇殿打了这么多年交道的盟友自然也是略有耳闻。

看着眼前这个曾经意气风发的孙儿,如今却是变成一副阴暗诡异的模样”林震坤心中实在不是滋味。

那武皇殿的祭典,是一种极为诡异的秘法。

据林震坤了解”武皇殿中的每个人都曾经接受过这祭典的洗礼。

只有活着通过祭典的人,方才能成为武皇殿的一员。同时”经过洗礼之后的成员,实力都会有不同程度的暴涨。

当然,这祭典同样也是有分不同层次的”这是需要根据每个成员的不同身体承受能力来安排的。就林震坤知道的,目前这武皇殿的祭典一共分为四种。

从低到高分为火祭、血祭、灵祭、以及最后的神祭。面就林震坤先前所接触的地佐,便是通过血祭的一名成员。

所谓的血祭,便是通过特殊的手法,激活人〖体〗内的血脉潜藏力量,使得接受血祭的成员,在极短的时间里,斗气得到大幅度提升的一种秘术。

只不过,这种秘术却是十分霸道和残忍。

因为经历血祭的成员,所需要的承受十分巨大的痛苦。先是血脉被彻底抽离的那种撕心裂肺地疼痛。

以及在血脉被激发之后,原本的肉体和脉络无法适应暴涨的斗气,所导致的〖体〗内脉**尽数摧毁的惨痛折磨。

可以说,血祭所产生的痛苦,如果不是心智坚毅之辈,往往在血祭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便会被因此而活活疼死,血祭也就宣告失败。

可一旦通过血祭,基本上便可获得等同于天阶一品强者的实力。

而如果身体承受能力足萨”则可以继续进行第二次血祭,甚至第三次血祭”直到〖体〗内的血脉便不留一丝的彻底榨干为止。

这个时候,便可选择更为高级的灵祭了。

只不过,虽然这血祭所带来的好处如此诱人,但所要付出的代价,并不只是单纯血祭时带来的那种非人痛苦。

更为严重的是,每一次激发〖体〗内血脉潜力,伴随而来的是生命力的透支。

也就是说”这种血祭,是一种透夹生命力来换取强大力量的秘术。

这也是为何林震坤在得知林河竟然通过了血祭之后,会如此愤怒。

而且,林震坤也是清楚,就像那地佐,虽然看上去确实拥有天阶斗气,但像这种通过血祭换来的力量,却是极其不稳定的。并且,也不具备天阶强者所具备的先天斗气,以及对天地法则的领悟。

所以”这种走捷径换来的力量,便不是真正地天阶斗气。

这也是为何,先前韩枫在几次遇到武皇殿的人时,会有一种奇怪到错觉。

就如之前费老竟是两招便击败了反地佐一样,如果不是最后地佐使用秘术逃脱,只怕当时已经死在费老的手上了。

换个说法,也就是说武皇殿的地佐,以及目前的林河这些通过血祭的武者,他们的斗气虽然达到了天阶,但却只能称为伪天阶,并不算真正的天阶强者。

不过”林河似乎一点都不在乎这些,此时的他”苍白的脸庞布满狰狞”语气充满无比森然地说道:“爷爷,你不用劝娄,既然我已经选择这条路,那么就只能继续走下去,如果要怪,就怪那该死的韩枫,当日他带给我的屈辱,我安当要亲手洗刷。”

“可你也不必用如此极端的方法”以你的资质,加上林家在背后支持,日后你定然能够踏入天阶,又何必急于一时呢。”林震坤有些无奈地说道。

谁知,林河一挥衣袍,恨声说道:“爷爷,我也不想这样,但那韩枫的实力和天赋都远远超过我”如今更是听说他已经进入地阶八品”这等修炼速度,纵然我再huā十倍的努力,怕也是无法赶上,所以,我才会选择了和武皇殿合作,我要在爷爷你举事的时候,亲手杀了韩枫。哈哈!”

皇宫之中,韩枫坐在小院之中,眯着眼睛似在想着什么,一旁的萧灵则是一脸笑意地坐在身旁,一双玉手则是拿起身前的小果子,轻轻地录去其外壳,然后一个个的放置于旁边的小盘子。

过了片刻,当那小盘子上堆满了晶莹剔透的诱人果实时,萧灵这才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柔声说道:“你在想什么呢?快点常常这果子”这可是父皇让人拿过来的贡品。”,闻言,韩枫这才偏过头,看了看萧灵那精致的俏脸,随即张口直接咬住萧灵递来的果子。

不知是否韩枫故意,竟是将萧灵的葱白手指一同含了进去。

而萧灵的手指在接触韩枫那温柔的口腔之后,就像触电般的,飞快缩回手指。晶莹的俏脸之上”露出一丝迷人的红晕。

有些嗔怪地白了韩枫一眼,萧灵干脆坐到一旁不在理会韩枫。

看到萧灵如此娇羞的模样”韩枫也是心情愉悦地大笑起来。看得站在两人身后不远处的绿儿一头雾水,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不过,绿儿却是十分不满韩枫,竟然让自家仙女般的公主,亲手喂他吃东西。这要是传了出去,估计又要引起一阵不小的**。

而且看韩枫那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绿儿就恨不得上前狠狠地给韩枫几拳,只是在想到之前韩枫所表现出来的实力,自知不是对手的绿儿也只能狠狠地瞪了韩枫几眼,便站到一旁拨弄旁边的huāhuā草草,不去理会两人。

这时,萧灵的羞意也是渐退,于是有些好奇地开口问道:“韩枫,这些天”看你这些天忙里忙外的样子。究竟你带回来地那位老人家是什么人?”

闻言,韩枫神秘地一笑,说道:“你可不要小看他,一个月之后,他定然会让你们大吃一惊的。”

见韩枫不说,萧灵则是剐了韩枫一眼,也就没有继续发问,但心中却是依旧有些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