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视天地

第三百二十六章 指点

看着聂言的深渊朝着自己,直逼而来。

韩枫脸上露出一抹笑意,随即那已经达到天灵之境也是随即透体而出,在韩枫意念的飞速操控之下,瞬间凝成一把白色的长剑。

其模样倒是和冰魄寒光一模一样。

看着韩枫用精神力幻化而成的长剑,聂言眼中也是闪过一抹震惊。

至于在旁边观看的李辰和云秋,也是有些惊讶。

那云秋在看到韩枫竟然能用精神力凝成实物,也是不由感慨地说道:,“果然英雄出少年。虽然之前大陆便有关于他的传闻,但此刻亲眼见到之后,才会有着如此深的体会。”

倒是李辰,虽然也是惊讶。但和费老他们一样,随着和韩枫相处的时间增加。对于韩枫的惊人举动,李辰也是逐渐了免疫能力。

更何况,他可是曾经亲眼看着韩枫连续散功重修,相比此,眼前这小小的凝神聚物,实在算不得上什么。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之中,韩枫操控着长剑,直接迎上了朝他袭来的深渊。

一剑一刀,便在半空丰狠狠地撞击在一起。

两把乒器虽然都不是实物,但相互之间的碰撞却是依旧发出一阵刺耳的摩擦声。

并且,这摩擦声乃是精神力接触所产生的声响,更是对人的精神刺激尤为之大。

好在场中两人对于精神力的修炼都是个中高手,倒是没什么感觉。

反而是场边的云秋和李辰。对于这精神音波的袭击,倒是有些影响。

所幸两人实力可非一般,经过短暂的惊讶过后,也是很快就已经适应下来……,而此时”两人所操作的剑和刀,不断的半空之中交错而过。

一阵阵精神能量涟漪也是不断的四溢而出。

不到片刻时间,两人用意念操控着各自的兵器,已然交手了不下二十回合。

二十回合下来”聂言的脸色已经变得有些难看,豆大的汗珠不停从他那刚毅的脸颊上滑落,显然这短短的时间内,他的精神力消耗十分之大。

为何是消耗精神力,其实刀意的本身就是一种对精神力的运用。只不过这种精神力要借助刀地本身才能鼻发而已。

而这以意御刀所要消耗的精神力是十分庞大的”虽然聂言这几年来,几乎都浸**在刀道之中,但这刀意也不过是附带修炼的,并不像韩枫那般,曾经在那虚灵幻境被折磨了四百年。

韩枫那根本不是修炼,而是被迫锤炼出来的。

但总算也是因祸得福了。

所以,在聂言似乎快要撑不住的时候,站在对面的韩枫已然面不改色,神情十分平淡。

又走过了一会,聂言感觉自己的脑袋已经开始有些眩晕”视线也是变得模糊起来。

只是,意念所操纵的深渊依旧无法给韩枫造成任何伤害。

看到这里,聂言虽然心中早已知晓结果。但却还是忍不住升起一股失望之色。

随即便收回了对深渊的控制。

而失去了聂言意念操纵的深渊长刀,也是径直掉往地面,刀身也是恢复原先的墨黑色。

随着深渊的落地。那边的韩枫也是在第一时刻散去了精神力。

这对精神力收放自如的一手,也是再次看得一旁的云秋惊讶不已。

不过。此刻他最在意的还是聂言的情况。当下见两人比试完毕。也是第一时间来到聂言旁边”一只略显褶皱的大手先是扶住摇摇欲坠的聂言,而另一手直接抓起聂言的手臂,一道斗气缓缓灌入其中。

一番检查之后,云秋知道聂言只是精神力消耗过度才导致的极近虚脱,这才放下心来。

而这时,韩枫也是提着那深渊长刀朝着聂言走了过来。

来到跟前”韩枫先是将那深渊长刀递了过去,随后又从怀中掏出一小瓶药瓶递了过去,口中同时说道:,“这里面装的是凝神散”一会回去之后。便将其服下。然后休息一晚。明日便可痊愈了。。。

聂言闻言,看了眼韩枫,随即伸手接过韩枫递来的药瓶,有些吃力地说道:“谢谢!。。

,“不用,你的天赋确实让我十分惊讶,竟然已经能够以意御刀。而且还能坚持如此之久,只怕过不了几年,这圣岚宗又多了一名强者了。。。韩枫最后一句显然是对着一旁的云秋说的。

而云秋闻得韩枫对聂言的评价如此之高。也是大笑地说道:,“小友莫要如此称赞于他,在你面前。他那点实力。却算不得什么。,。

云秋心中虽然也是清楚聂言未来的潜力。但他也是怕他会因此而骄傲起来。所以才会说这一番话来。稍微沉吟了一下,韩枫又是接着说道:……虽然之前你只用刀意和我对抗,但是之前听闻你师兄提起。你的冰封六式早在两年前便已经掌握了其中五式,唯独这最后一式,却是始终不得要领,未能领悟,是吗?。,闻言,聂言和云秋表情皆是一愣,随即转为疑惑,显然他们两人不明白韩枫为何会问这个问题。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重要机密,聂言稍稍喘了口气后,这才说道:,“是!最后一式,没有刀谱!我……无法修炼!”。

一旁的云秋见聂言说完,也是叹了口气。随即补充道:,“其实是这样的。这冰封六式乃是我圣岚宗先辈无意中得来的一份刀谱,在经过一番研究之后,已经可以确定这冰封六式如果练成,定然是一门威力巨大的武技。可是同样,要修炼这冰封六式的条件也是十分苛刻。。。

顿了下,云秋继续说道:“我圣岚宗自得到这份刀谱至今已将近千年,却也才出现聂言一人,符合修炼这冰封六式,而他也确实不负所望,一共只huā了十年的时间,便掌握了冰封六式的前面五式,可是不知是这刀谱本身有残缺,亦或是冰封六式本身只有五式,总之老夫翻遍整个圣岚宗,都是未曾找到关于第六式的任何线索。。。

说到这里的云秋,脸上也是露出一副无可奈何的苦笑。

而那聂言见云秋面露愧色。平日少言寡语地他,也是淡淡地开。道:,“师傅,我不后悔!。。

云秋闻言也是不由叹了口气。

倒是一旁的韩枫脑中仔细想了下,随即看着聂言说道:,“聂言。我们是不是朋友?。。

,“是!。。

虽然不知道韩枫为何突然问这样的问题。但是聂言也是没有任何思考,直接点头答道。

,“那你是否相信我?”。韩枫在得到肯定〖答〗案之后,继而又追问道。

,“信!。。

聂言依旧没有任何犹豫地回答道。

闻言,韩枫也是满意地点了点头,继而说道:,“那么,如果我告诉你,我知道让你修炼出这冰封六式的第六式的方法,你信吗?。。

听到韩枫如此说,显然聂言表情也是愣了一下,倒是旁边的云秋,才些错愕地问道:,“韩枫小友。你莫不是在开玩笑?这冰封六式自我圣岚宗得到之后,便一直存放在宗内,已由将近千年的时间,小友不过不到二十之龄。又是如何得知这冰封六式的?,。

韩枫没有理会云秋的话,而是眼睛直直地看着聂言,等待他的回答。

而这时,总算回过神来的聂言,见韩枫看着他,稍稍想了下,随即也是轻轻点了下头。直接说道:,“我信!教我!”。

简单的四个字。韩枫听到后,却是笑了二,“好。既然你相信,那我便告诉你,至于我是如何知晓这些,你不用问,我也不会说,可以吗?。。韩枫说道。

聂言本身就不是那种好奇心重的人,对他来说,只要能够提升他的修为便已经足矣,所以当下也是毫不犹豫地直接点头。

韩枫稍稍整理了下思路这才缓缓开口说道:,“其实,这冰封六式只不过是一个统称,而并非真的只有六式,而你们所看到的刀谱只有到第五式,也确实没有错。并没有任何遗漏。。。

,“韩枫小友的意思是,这冰封六式只有五式而已?,。云秋惊诧地问道。

,“那倒不是!”,韩枫了摇了下头,继而说道:,“相反的,其实冰封六式并不是单单只有六招,具体有几招”还是看修炼着本身对刀道地理解。”。

听韩枫说到这里,聂言也是随即陷入沉思之中,韩枫所说的内容似乎一下子给聂言提了个醒,彷佛抓到了什么。又有些模糊。

看到聂言的反应如此之快。韩枫也是不由点了点头,随即接着说道:,“想必你的心中也是稍稍开始有点明白了。不过在这里我还是直接告诉你方法好了。。。

顿了平,韩枫看着聂言,低沉地说着:,“听好了!刀谱上的前五式其实不过只算是冰封六式的入门而已,而接下来想要继续修炼下去。则必须先把前面五式尽数忘掉。。。

,“忘掉?。。一旁的云秋震惊地出声道。随即心中大感韩枫此言纯属胡闹。

不过,韩枫并不理他,而是继续说道:,“你要记住一句话,手中无刀,心中有刀。只有打破枷锁,才能创造新的天地。。。

韩枫此话一出,聂言猛地抬起头来,两眼震撼的看着韩枫,眼中满是不可思议地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