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视天地

第四百六十一章 妒恨的叶武皇

无尽的死气顿时弥漫整座寒原,使得周围的寒气更增添了几分凉意。

而众人皆是感受到这股死气中充斥着浓浓的杀意和愤怒。

韩枫也是有些惊讶,虽然此前听赵无极提起过他和叶武皇之间的纠葛,但没想到叶武皇在见到赵无极后的反应如此之大。

显然,他们二人之间的关系比韩枫想象中的还有来的更为让人难以猜测。

端看叶武皇刚才的话语中”韩枫心中也是暗自猜测着,看来千年前叶武皇定是在赵无极手中吃了不小的亏,否则不会此刻表现出如此愤怒。

继而,韩枫也是有些恍然,看来这武皇殿隐忍千年,并不是单单因为叶武皇的性格使然,这其中或许也有一部分赵无极的关系,只是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怕也只有二人之间方才清楚。

不过,此刻那无尽的死气不斯弥漫,在场除了二十几名天阶强者之外,还有一批实力达到地阶的随行弟子。

虽说天阶之间的战斗,地阶武者根本插不上手,但武皇殿并不是只有天阶强者,武皇殿的可怕之处在于,叶武皇手上拥有着大批的地阶高手”虽然这些地阶高手皆是用秘法强行提升起来,十分影响日后的修行,但对于韩枫目前来说,却也是十分棘手。

在感受到的这股死气不断地增强,韩枫这边的大部分地阶武者皆是逼不得已地往后退去。

而赵无极在看到这样的情况,没有言语”一声冷哼,属于他天阶八品的强大气息一瞬间自〖体〗内迸发而出。

瞬间”两道强横的气势在这冰宫面前产生了剧烈的碰撞,竟是在这寒流涌动的空气中擦出一丝火huā出来。

而叶武皇散发出来的死气竟是被赵无极的其实所以摄”顿时被压了回去。

片刻之后,两到气息便形成了僵持之势”而两人的气息依旧不断攀升,隐隐有着分庭相抗之势。

在场之人”纷纷被两人的气势所摄,顿时不管轻易动弹。

这时,段博明等人方才发现,原来一直跟在韩枫身旁,看似名不经传的老者,竟然拥有着如此强夹的实力。

比起他们这些自认为一方强者的人来说,实在望尘莫及。

而一旁的秦楼楼主傅松,亦是有些感慨地说道:“本以为玄天宗有着韩枫小友这位千年难得一遇的旷世奇才,已经十分了得,没想到如今又走出现一位如此非凡的人物。”

在他身边的洪易,两眼也是仅仅盯着场中的赵无极,眼中闪过一丝热切”对于这位把武力看成唯一衡量标准的武痴来说,赵无极所展现出来的强大力量已经深深折服了他。

洪易清楚,以他的资质,即便再给他再多的时间”只怕也是难以达到赵无极如今的程度。

心下不由感叹道:“玄天宗有着如此了得的人物,何愁不能崛起,真是让人羡慕得很。”

洪易的话,亦是让周围其他强者感同身受,在他们想来,如果他们的宗门能够出现一位这样的绝世强者”以他们原本宗门的实力,只怕要做得比现在的玄天宗还要好少数倍。

可惜,众人尽管如此想,但他们却也只是想想,众人皆是这样的绝世强者,可遇不可求。

而此时,半空中两道强横的气势不断的碰撞对抗,隐藏在冰宫中的叶武皇见自己的死气竟然无法突破赵无极的气势,也是不由冷哼一声,继而开口说道:“赵无极,这千年的时间”看来你也并么有虚度,天阶八品,果然不负你当年的名头。

“叶武皇”我之所以有着今日的成就”说来也都是拜你所赐。”,赵无极冷冷地回道。

那叶武皇闻言”则是一声大笑,继而说道:“不错,当年我千算万算,皆是漏算了你这个不会修炼斗气的废物。”,“这率年来,你是否十分后悔!”,赵无极看来对于叶武皇的恨意十分之深”言语间亦是处处充满讽刺和挑衅。

闻言,叶武皇则是语气中带着自傲地冷声道:“当年,我huā费数十年的时间精心策划,,方才一举颠覆了整个大炎帝国,原本便是要让你尝尝家破人亡的孤独滋味,却没想到最后反而竟是让你这个废物机缘巧合间,领悟了一套心法,使得我武皇殿处处受阻,这一切确实是我的失算。”

顿了下,叶武皇突然用着无比嫉妒的语气,恨声说道:“为何上天如此不公,从小到大,无论我如何努力,却是始终比不上你,原本以为终于在斗气方面压你一筹,却没想到最后竟是让你绝地反击,反而成就了你!”

赵无极听到叶武皇浓浓地恨意,不知为何突然一声轻叹,继而缓缓地说道:“我从未想过和你攀比什么,只是你一直以来心中的执念太重,以至于你对我的误解太深,这一切都是咎由自取的结果。

“你少说风凉话,从你出生开始,便被无数光环笼罩,有个强大的家族保护你,你每天都被无数的赞美声所包围,即便在这个武力至上的世界”你这个不能修炼斗气的废物依然得到所有人的赏识。”

顿了下,叶武皇则是继续说道:“而我每日却要过着担惊受怕的屈辱生活”曾经还差点死在那个老家伙的手里”那种暗无天日的日子岂是你这个曾经的皇子所能体会,如果不是靠着我隐忍和机智,千年前我早已化成一堆白骨,当时我便发誓”总有一天”我要站在这个世界的巅峰,让所有人都仰视着我,让所有人都臣服于我,而现在便是我完成梦想的第一步,无论是谁都不能阻止我!”,赵无极皱着眉头,听着这位昔日好友一番偏激的〖言〗论,他清楚叶武皇心中的执念太重,而这份执念随着千年的时间,已经深深地刻到他的骨子理去,使他的性格已经严重的扭曲。

面对这样一个疯狂又拥有扭曲性格的人,赵无极明白再说什么都是无用”随即也不再多说,只是淡淡地说道:“你我昔日的情谊早在一千年前的那次战斗中,已经彻底结束,今日我们便手底下见真章。”

“哈哈!说得好,你我之间已经没有什么情分可将,剩下唯有无尽的仇恨。”叶武皇疯狂地大笑道,“不过,你要和我动手,也要看你有没有那个能耐,你先看看这些人是谁!”

叶武皇的话音一落,那原本已经残破不堪冰宫前面,突然缓缓一阵响动。

只见一阵强光闪过,众人一时间竟是失去了视线。

而待到强光消失之后,众人方才看清前方的变化。

不知何时”原本空无一物的冰宫前方”赫然出现数到人影。

韩枫定睛一看,心中顿时一股震惊之色。

在他前方,此时竟走出现了约莫十来人”这十来人分别被绑在一根奇怪的圆形黑柱上面,而且各个面色痛苦,在他们四肢皆是绑着未知的黑色铁环,而铁环将他们的身体牢牢的定在黑柱之上,使得他们无法移动半分。

而在这些人身前则是分别被钉着一根细长之物,这细长之物几乎是穿胸而过。

让人奇怪的是”这数十人却没有因此而死去,甚至未曾流下半点”血,着实令人诧异无比。

看到眼前这些人模样,韩枫除了一开始的震惊之外,继而便是对武皇殿的行为感到一丝愤怒。

这些人的脸孔韩枫基本都是认识,都是来自四阁的几名长老,而在十来人的正〖中〗央,韩枫看到的则是冰雪阁的阁主,也是唐雨柔的师尊慕雪。

此时慕雪神情萎靡,脸色苍白,一身衣衫更是凌乱不堪,各种血迹将那原本雪白的华贵长袍彻底染成红色。

样子看上去十分糟糕。

于公于私,慕雪对于韩枫来说都是十分重要的。

在公,慕雪身为冰雪阁阁主,亦是玄天宗的盟友,如今却被人如此欺辱”对于玄天宗来说,亦是在**裸地挑衅,如果今日不能将其救下,只怕日后,便没有人站在皇室和玄天宗这边。

这只怕也是武皇殿做出这番举动的其中一个目的。

而在私,以他和唐雨柔的关系,慕雪是唐雨柔的师尊,所以无论如何,韩枫都要尽可能地将其救下。

无论怎样,今日这场大战是难免的了。

赵无极看着突然出现的慕雪等人,虽然未曾见过,但也大致猜出这些人的身份。

虽然早已料到叶武皇会用这些人来威胁他们,但直到这个时候”赵无极心中也难免有些愤怒。

而这时,韩枫则是上前两步,来到赵无极身旁,对着那藏于冰宫之中的叶武皇冷声说道:“十日前,你放出消息,目的不就是要引我们前来,我相信武皇殿这么做的目的,只怕不是单单为了向我们炫耀”说出你的目的,然后放人!”

韩枫也没了废话的心思”而是直截了当的挑明开来。

叶武皇听到韩枫的话,亦是笑道:“原来是你,当日一番交手”我可是记忆犹新”你说的不错,我引你们前来”自然有着我的目的,想要我放人”就要看看你们能不能满足我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