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暧昧

第102章 不同的震撼

每次伤害到了高羽,哪怕只是针尖麦芒大小的伤害,夏真都会内疚,这可能是从小时候延续到现在的惯性。

夏真小时候就总是被高羽欺负,一次又一次被他弄哭,可是自己哭过之后很快就屁颠屁颠的找高羽玩去了。

在她的心里,高羽的形象始终都是高大的,可是每次自己不小心伤害到了高羽,比如扔了个土坷垃打到了他的头上,都会很心疼的去安慰他。

“别内疚了,又不是小时候,我不过是翻到了地上,又不是在擂台上受了重伤。”

“可是我无法控制自己。”夏真的眼泪又流了出来。

“那是因为你太爱我了。”高羽说。

“不是的!”夏真的口气很坚决但她的眼神却出卖了自己,她知道自己对高羽的在乎已经超越了男女之间那种爱:“好啦,该出发了。”

高羽和夏真坐上了出租车朝火车站赶去,一路上高羽都搂着夏真勾画着美好的未来。

火车站到了,两人提前了十分钟。

透过浮动的宽频已经能够看到火车快要到站的标志,高羽的心跳都快了几分。

“能给自己身边的朋友带来好处真的很幸福。”高羽说。

“对于一个有心人来说是这样的。”夏真说。

火车再有五分钟就要到了。

刘芳、赵贵龙和周红水都是十分的兴奋,一路上火车大都是在野外行走的,一座座大山从眼前闪过,又钻了几十个山洞,当火车快要接近西津时就变得一马平川,眼界忽然开阔了起来,他们共同的感觉就是,自己到了大地方。

最后的二十分钟火车都是环绕着西津的远郊开的,虽然是远郊但也是一片繁华,高大的楼房,纵横交织的马路,璀璨的灯光,比大山上的树还多的车,简直就是眼花缭乱。

火车到站了。

他们三人带着行囊下了火车,车站太大,走了十多分钟才从北一出口出来,见到了高羽和夏真。

“高羽!”赵贵龙喊了一声就扔了手里的拉杆箱冲了过来,和高羽来了一个热烈的拥抱:“我可算在西津见到你了。”

“以后我们会经常在一起!”高羽说。

刘芳暂且没有去欣赏眼前的一片繁华,目光落到了夏真的脸上,想必这个女孩就是高羽提到过的夏真了,小时候在秀河村呆过几年后来到了大城市父母的身边。

身为一个美丽的女人,刘芳一路上都在想,夏真该是何等的美丽,反正高羽说过她像天使的。

真正看到了夏真,刘芳这才感觉自己的想象与现实有着很大的出入,这个夏真简直是太美了,那脸蛋,那身条,我那个老天爷,简直就是个迷人精。

这个迷人精的气质太好,说不出来的那么一种味道,如果一个男人得到这样一个女人恐怕就不想下地干活了。

周红水瞟了夏真两眼,深受刺激之后就朝眼前的一片繁华望去,嘴角带着惊叹一般的微笑,这一片天地太大了,太繁华了。

“我来介绍一下,这个就是我的女朋友夏真。”高羽微笑说:“夏真,这个是刘芳刘婶子,这个是我的死党朋友赵贵龙,这个是周红水。”

相互寒暄以后就分别上了两辆出租车,高羽、夏真还有刘芳在一辆车上,赵贵龙和周红水在另一辆车上。

刘芳这才透过车窗仔细的品味起这座城市的繁华,一座座摩天大楼像是要被视线带到天上去,宽敞的大马路上都是一些以前从没见过的车,还有那灯光,简直要比县城的夜晚璀璨一万倍,虽然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秀河村,但刘芳也多次欣赏过县城的夜,曾经认为那是一片繁华,现在看来,那不过就是一片落魄而已。

同在地球上,区别太大了。

“刘婶子,这里好吗?”高羽说。

“好,真的是太好了,就是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在这么大的地方找不到北。”刘芳感叹说。

高羽和夏真都笑了起来,高羽是会心的笑,夏真是友好的笑。

高羽对刘芳这个女人还是很了解的,初入西津,她迷路是肯定的,道路上的北很难分清楚,但她的心不会迷失,心里的北会永远存在,这不是一个容易受宠若惊的女人。

赵贵龙也不用高羽担心,可以说从小到大,赵贵龙是高羽最信任的人,就是和他一起去盗墓都让人放心。

至于周红水,高羽就很担心了,本来都没打算让赵贵龙把她带过来,可还是来了。

这么晚了,高羽没有把三人带到正在装修的饭店去看一看而是直接带到了租来的房子里。

几人先到了供刘芳用的一居室。

“刘婶子,这是我给你租的地方,地方不算大,将就住吧。”

“挺好的,这楼房真干净,档次也好。”

“刘婶子,那你先收拾一下东西,我带着赵贵龙和周红水先出去。”

“好啊,你们去忙。”

不知道为什么在西津和高羽说话就没有在秀河村时那么自然了,可能是心理因素在作怪,刘芳坐在这个陌生房间的沙发上忽然想到了高羽看到她撒尿的场景,她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真浪,刚到这里想那个干什么?难道自己都不能控制自己了?”刘芳风韵的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开始收拾东西了。

高羽和夏真带着赵贵龙和周红水到了另一个一居室里,高羽说:“周红水,这里是供你用的。”

“那赵贵龙住哪里?”周红水显然没想着让赵贵龙和她一起住。

“他住饭店里。”高羽说。

“对啊,我必须得住在饭店里,我得看着那些家当。”赵贵龙说。

周红水松了一口气,如果高羽安排她和赵贵龙住在一起也太那个了,周红水想男人,但她想的并不是赵贵龙这种男人。

周红水喜欢身材魁梧多金的,赵贵龙相差太远。

高羽要送夏真回家,赵贵龙暂且呆在了周红水的房间。

出租车的后排,夏真靠在高羽的身上,嘴角带着清淡的微笑:“刘芳真美,我没想到秀河村有这么美丽的女人,她的风韵,她的味道,让我都羡慕了。”

“不会吧?”

“是真的。”

就算是真的,高羽也没觉得有多奇怪,因为刘芳真的是很美,她那大山熏陶出的味道还有她的气质胜过了很多豪门里美丽的贵妇人。

不过刘芳应该也在羡慕夏真的美貌,两个人是不同味道的美,互相羡慕着对方。

夏真很佩服自己,在火车站接到三个人时自己居然没有泪眼朦胧,因为往日的好多记忆的确是回来了,但她的记忆中只有秀河村、姥姥、高羽、高大山老人……

周红水的房间里。

赵贵龙坐在床边的沙发上,很得意看着她:“红水,怎么样?西津就是好吧?”

“太好了,刚下火车我都要被吓死了,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楼这么多车,那楼真叫一个高!”

“西津好玩的地方多着呢,等拿上了工资,我带你到处逛。”

“这个我喜欢,你不是想得到我吗?想得到就要舍得付出,我到底要不要做你的女朋友就看你的表现了。”

赵贵龙也是个憋了很久的人,每次憋不住了就自我解决,如果能用周红水软绵绵的身体解决一次那该是多么快乐?

他凑过去就搂住了周红水,想吻她的嘴,周红水来回闪避:“挨刀的东西,又想吻我,滚一边去!”

“就吻两分钟。”

“那你明天买套化妆品给我?”

“好啊。”

“我要五百块以上的。”

“没问题。”

赵贵龙吻上了周红水的嘴巴,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吮吸,赵贵龙全身心的投入,但周红水想得更多的是赵贵龙即将买给她的化妆品。

“晚上我睡在你这里算了,咱俩来一次。”

“不可能,等你什么时候出息了再和我来一次吧。”

“我都把你带到西津这么大的城市了,难道还不够出息?”

“如果不是沾了高羽的光,就你的熊样子,恐怕一辈子都混不到西津来。”

无论如何周红水都不同意赵贵龙这个晚上和她睡在一起,赵贵龙很失落可也隐约从周红水的话里找到了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