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暧昧

第110章 夏真也纠结

这里距离西津大学有七八公里,高羽没有打车而是顺着辅路慢步走着,脑海里出现了不同的场景,有的是关于自己的过去,有的是关于方才的场景。

张平已经到了西津大学的操场上,心跳始终都是那么快,如果这个时候给他测个心电图那定然是心动过速。

难道还没有谈完?

张平早就想给高羽去个电话可又怕打扰了高羽和何俐的谈话,高羽那么能,既然他出马了一定能成功的。

张平的情绪在低落与高涨中不断的变化……

何俐被高羽狠狠捏了一把,在地上昏迷了快二十分钟才醒来,胸部疼痛难忍,她忍不住哭了起来。

“凭什么对我这么狠?捏死我了!我用自己的身体换钱,我有错吗?”抱怨了一顿何俐很快就不哭了,跌跌撞撞到了厕所里洗漱起来又用上了自己的高级化妆品。

重新坐到沙发上瞟着地上的狼藉,何俐由不得去想,如果某一天自己遇到个变态狂该怎么办?在享用了自己的身体之后又用烟头烫,用刀割……那么一来自己的小命不是没了吗?

这也是高羽在离开之前虐待了何俐一小下的原因,就是要让何俐有所想,但是何俐并没有因为这个而改变想法,不管做哪一行都是有风险的,何俐还打算继续做下去。

快到西津大学时高羽给张平去了一个电话得知他在操场上很快就找到了他,高羽把事情的进展告诉了何俐还把手机掏了出来。

“我俩的对话我都录了音,你自己听去吧!”

录音响了起来。

张平听了个真真切切。

何俐昨天晚上居然被人干了七次!

张平哪里经得住这种刺激,痛苦的大喊了三声,吓坏了二十多米外散步的一对情侣。

整个过程张平都清楚了,可还是有些迷糊:“最后那声惨叫是怎么回事?”

“我打了何俐一下。”

“打死了?”

“没有。”

“那怎么后来没声了?”

“因为她昏过去了,我也走了。”

高羽没说自己是捏着何俐的胸让她昏了过去就是不想让张平太难受,因为很多变态狂都愿意对女人的胸做文章所以高羽才选择了何俐的胸,毕竟何俐这个**不是张平的女朋友,自己这么做也没有对不起张平的地方。

“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高羽说。

“我的心很乱,想不清楚,也许……也许我会彻底的放弃她。”张平很惘然。

张平有了放弃何俐的心也算是一种进步,是值得欣慰的。

高羽接到了夏真的电话。

“高羽,你在做什么?”

“在操场上遛弯。”

“真有瘾,和哪个小妞一起遛呢?”

“我和张平在一起,你在哪里?要不我等会去找你?”

“我快到学校后门了,想和你一起吃午饭。”

“好啊!”

本来自己和夏真吃饭不想让第三个人在场,但是张平的情绪这么不稳定,高羽还是很愿意让他跟着一起去,但是张平没心情吃饭,一个人回了宿舍,高羽朝学校后门走去。

高羽看到了一身短裙丝袜的夏真,没想到这次夏真给她来了个丝袜诱惑,她那惊世骇俗的身条搭配上紫色的丝袜分外撩人。

夏真并不反感高羽猎艳的眼神,透过他脸上的喜悦夏真就知道自己今天的着装是成功的,夏真就是要让高羽欣赏她的美丽,至于有多少路人被刺激到了自己是不会负责的。

“看到我什么感觉?”夏真妩媚一笑说。

“想搂紧你,永远都不分开。”高羽说。

“那不是粘住了吗?结果就是咱俩都被饿死了。”夏真娇声说:“我饿了,去吃饭吧?”

“好啊,我也有点饿了。”

两人坐到了一家饭店的雅间里。

空调吹出的凉风很让人舒服,但高羽的脸色却沉了下来,夏真很奇怪,刚才高羽还是一片欣喜怎么脸色忽然就变了,是因为自己还是有其他原因?

“怎么啦?这么不高兴?我惹到你了?”

“没有,当然没有了,你知道吗?我昨天晚上做了一件大事,一件很荒唐的大事!”

“你干了什么?是不是把某个女孩给上了?你这个坏家伙,快点老实交代。”夏真以为高羽是和某个女孩发生了极度暧昧的故事又经受不起内心的谴责想向她坦白,但愿这个女孩不是董姗姗,否则她是很难原谅的。

高羽把自己受张平的委托找何俐的事说了出来,夏真显然很吃惊可是很快就释然了。

“我们学校坐台的女孩不止何俐一个,外语学院和经管学院都有,这个我也知道,可是何俐这种做法有点太疯狂了,居然让三个男人同时玩她,要钱不要命呀!”

“是够过分的,当时的场景让我都震惊了,我记得你在小说里曾经表达过这样的意思,不管多么**的女孩她的底线都是忠诚,那么你觉得何俐有朝一日会从良吗?”

高羽当下就把夏真给问住了。

夏真的确是在她的《花样人生》里这么写过,而且她相信自己写的是一种普遍现象,但其中也不免会有特例,兴许某个女人一直到临死前那一刻都是**的,从十八岁**到八十岁的女人也有很多,拄着拐杖走路都费劲了还希望和强健的男人打上一炮的女人也不在少数。

何俐应该属于哪一类?

夏真微笑着摇了摇头:“这个很难说,真的很难说!如果何俐受到的震撼足够大,她可能会发生质的变化,但即便她改好了,难道张平就真的不在乎她的过去了?这样的爱情太离谱了,更何况何俐还对张平没意思,我只能用有病两个字去形容张平。”

“其实我也觉得他有病,可他是我的舍友,除了在何俐的身上钻了牛角尖,其他方面都还好,我真想给他治好这种病,可我没办法。”

“我也没办法,抱歉了,我的童年小朋友高羽,这件事我帮不上忙。”

“没什么,瞧你客气的,是不是找我摸你?”

“嗨,你这个混蛋!算啦,吃完饭再收拾你。”

在高羽听起来,夏真方才说出的收拾两个字有另外一层意思,等吃完饭就带着她去自己租来的房子里。

在高羽的提议下要了一瓶白酒,这顿饭吃完两人把这瓶白酒也喝完了,酒意之中的夏真更加的动人,连那修长的脖颈都飘了一层绯红。

走出饭店后高羽和夏真先到了正在装修的羽真家常饭店,此时装修工程已经完成了多一半,但要赶在开学时开业还是比较有难度,因为装修完成后还要散散味道的。

刘芳和赵贵龙都在饭店里,看到高羽带着这个天使一般美丽的女孩过来了,他们两个都很热情的打招呼。

“夏真过来了。”刘芳微笑说。

“是啊,刘婶子。”

夏真注意到了刘芳身上的短裙和丝袜,这个从偏远农村出来的美丽女人穿上富有都市感性气息的衣物之后更加的诱人了。

这个女人的吸引力真的是很强。

夏真确信,如果自己是个男人也会被刘芳身上释放出的味道所吸引,或许还会爱上这个女人。

那么高羽呢?

如果自己没猜错,那么刘芳身上的短裙和丝袜就是高羽送的,因为那都是高级货,料定刘芳也不舍得在穿戴上做这么大的投资。

夏真脸色正常可心头却泛起了一股浓烈的醋意,她挎起了高羽的胳膊,就像在展示高羽是她的,两人一起朝厨房走去,赵贵龙跟在身边。

“夏真,我隐约还记得你小时候的样子,你那时候特别可爱,每天跟着高羽玩。”赵贵龙微笑说。

“我隐约也记得你。”夏真再次留意到了赵贵龙的腿。

“我的腿有点瘸,是小时候练轻功练的,我想高羽一定给你讲过我的故事。”赵贵龙说。

夏真忍不住笑了起来:“是啊,他对我说过,说你当初很迷恋金庸的小说,特别想成为武功高手,想飞檐走壁,结果练功夫时把腿摔了。”

几人都笑了起来。

自己的经历给身边的朋友带来了快乐让赵贵龙很开心,或许这些事对自己来说有点心酸,毕竟给自己的一生都留下了印记,但是没什么,与人乐才是真的乐。

如果一个人的心境能达到赵贵龙的境界那么也是一种不小的成功,起码可以从日常生活中寻找到更多的快乐。

“周红水呢?”高羽本来不想问但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

“一个小时前还在,后来就没了踪影,我给她打电话被她挂了,发短信也不回,估计是跑到什么地方逛去了。”赵贵龙说:“她刚到西津,还新鲜着,估计过段时间就消停一些了。”

会消停吗?

高羽更加的相信,西津这个光怪陆离的大都市给周红水的诱惑力是无限的,会让她一直追逐下去,而这个女孩很可能会迷失在物质之中,结果不会比何俐好到哪里去。

高羽和夏真走出了羽真家常饭店,沿着附近的路朝前走,夏真微笑说:“你想带我去哪里?”

“夏真同学,想不想去我租来的小窝里呆一会?”

“我就知道你个混蛋没安好心,又想欺负我了,我不去。”

“去吧!不欺负你,坐在沙发上聊一会,谈谈理想,谈谈人生。”

夏真显然不太相信高羽的鬼话,如果去了他租来的小窝里少不了会被他撩拨一顿,但夏真发现最近一段时间自己越来越喜欢被高羽抚摸了,这不是犯贱而是愿意为他付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