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暧昧

第143章 有点良心

高羽和张平解决了一瓶白酒,高羽没什么事,但张平却快要喝醉了,走出包间时,张平的身体都在摇晃,还撞到了墙上,发出了不小的声响,不远处桌子边上的三个女孩同时朝张平看去,露出了不同味道的微笑。

如果是以前,张平偶尔也会不可一世,遇到这种场景,定然要借着酒劲跟三个女孩调侃几句,但此时的他全然没这个心情,反而觉得很没面子,很快就走出了饭店,高羽快步跟在张平身边,跟着他一起走曲线,以免他忽然摔到地上。

“走了,回宿舍。”高羽说。

“我不想回宿舍。”张平说。

“都喝成这个样子了,你想去哪里?”高羽说。

“去操场上。”张平说。

高羽有些无语,不知道张平想去操场上干什么,既然他想去,高羽也不反对,两人走到了操场上,没想到的是,居然碰到了何俐。

靴裤皮靴的何俐长发飘逸,慢步走在操场上,她已经看到了高羽和张平,顿时就呆住了,而张平的目光也落到了何俐身上,内心深处被震撼到了。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高羽刚才还在想呢,刚喝过酒,张平的情绪不太稳定,千万别在操场上碰到何俐,结果还真是碰到了。

“走了,回宿舍。”高羽说。

“好吧。”虽然张平还想多看何俐几眼,因为今天何俐的打扮好像是少了以前的风尘气息,虽然依然火辣但却正经了不少。

高羽和张平走开了,何俐跟在他们身后很远的地方走了几步又改变了方向,一边在操场上漫步一边流眼泪。

何俐有些日子没干那行了,因为她染上了很严重的性病,现在已经花完了她以前靠出卖身体赚来的所有积蓄,其中包括被医托骗了一笔钱,到现在病还没治好,可她手里连一千块都不到了,勉强能维持最低的生活,再想拿出多余的钱去看病就没办法了。

想一想自己以前设计的美妙未来,像是傻子一样,何俐彻底的后悔了,可她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如果世上有卖后悔药的,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她都买,如果能重生就好了,回到自己做婊子之前的时间点,再也不做婊子了。

何俐哭得更厉害了,如果不及时治好自己的病,那么会越来越严重的,昨天何俐甚至想到了跳楼,一了百了,可她现在已经没那种想法了。

找人借钱?去找谁呢?去找高羽和张平都不现实了,如果是那样,还不如死了……

高羽和张平已经坐到了宿舍的椅子上。

“我看到何俐哭了。”张平叼起了一根烟。

“你小子的视力有那么好吗?你前几天不是说你要配近视镜吗?相隔那么远,我都没看清楚,你就看清楚了?”

“我看她的样子像是哭了,其实我也没看到她的眼泪,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哭。”

“她哭不哭关你鸟事,你如果再想这个问题,我一拳砸死你。”其实高羽也看到何俐哭了,只是懒得去多想而已,也不愿意张平去多想,对付一个害人精是不能心慈手软的。

张平毕竟被何俐伤得太深了,人生轨迹都差点发生了改变,如果不是高羽竭力帮他,指不定都变成什么样子了,起码书是没法读下去了,所以他的心里对何俐那种深深的迷恋已经变得十分轻薄了,像是蔚蓝天底之下异常轻薄的一片云,根本看不出来了。

黑夜。

在高羽的眼里,西津大学的每个夜晚都是迷醉的,因为里边有太多青春的身影,而青春和漏*点是连在一起的,如果封校一段时间,恐怕树林里和操场上扔的都是各种颜色的套儿了,污染会很严重。

高羽和夏真在自习室里学习了快有两个小时,一起走到了操场上,夏真的香肩碰了高羽一下:“真佩服你,做什么都那么认真,在我身体的香气熏陶下,你看起书来都那么投入。”

“只有用心才能提高效率啊,我不管做什么都会暂且把其他的事放下,然后专心的做眼前的事。”

“你小子是不是对我身上的香气没反应呀,我今天喷了茉莉香水的。”夏真踢了高羽一脚。

“当然有反应。”高羽摸了一下自己的屁股,又朝夏真的胸摸了过去,隔着衣物赏给她的胸一个板栗,那胸被打得颤抖了起来。

“要死呀。”

“谁让你说我对你的香气没反应的?要不这样好了,你和我去我租来的房子吧,我要亲吻你浑身上下每一寸肌肤。”

“亲吻过我的肌肤之后,我又不让你做,还不把你个混蛋给憋死了?”夏真妩媚一笑说:“你现在一定很为你九岁那年犯下的错误懊悔吧?如果不是你那次弄疼了我,我早就给你了。”

高羽的心里顿时就紧了一下。

他有点搞不清楚夏真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难道夏真还不同意把身体给他就是因为九岁那年自己褪了她的裤子弄疼了她?

这会是唯一的原因吗?

“你可真记仇,都十多年过去了,还不能原谅我?我那时候还是个小屁孩,懂什么呀?”

“懂什么?你都知道褪女孩子裤子了,还知道女孩那个地方能让你舒服,我当时太软弱了,居然是哭着跑走了,我真应该提起棍子来打死你的。”夏真感觉自己的口气有点太重了,本来是玩笑话却充满了火药味,她释然一笑:“不过没什么,就算我恨你,也成了你的女朋友,其实我现在还不同意把身体给你并不是因为那个原因,只是还没到时候而已,如果你小子的表现能让我满意,我的绵肉迟早是你的。”

高羽把夏真送回了宿舍就去了饭店,虽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但大厅里还有十来个人在吃饭,大家都爱奢侈一把,能力不同奢侈的程度就不同,超级富豪就是买几百万的车都觉得不过分,觉得这钱花的还不够野,恨不得到澳门去把所有的钱都输光,而作为一个普通的学生,就算是弄几道菜喝几瓶啤酒就算是奢侈了。

高羽站到了吧台边上,看着刘芳风韵的脸,微笑说:“我感觉今天的经营情况很不错。”

“是呀,是不错,比以前都好,谁让咱们饭店里的饭菜好吃呢,光油就比其他家饭店多掏好多钱。”

“应该的,开饭店不用好油就是球,我高羽就是不赚钱也不当那个球。”高羽笑着说。

“有点良心。”

“何止是有一点,我简直是太有良心了。”

高羽和刘芳聊天的声音很小,而且用的都是秀河村里的腔调,所以几米远之外坐着吃饭的人都不知道他们两个在说什么。

而且这么长时间以来,少不了会有西津大学的人猜测高羽和那个坐在吧台里的风韵女人是什么关系,很多人都清楚风韵是什么概念,就是女人能让男人翘起来永远都不愿意倒下去的感觉,可还从没有见过像刘芳这么风韵的女人,这个女人的味道实在是让人没法说,就是耐看。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