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暧昧

第151章 神乎其神

当张康永再次靠过来时,高羽一脚踢到了他的膝盖上,张康永被踢了一个趔趄,高羽闪身到了他的身后,对着他的右腿腕又是一脚,张康永单腿跪到了擂台上,高羽的右腿搭到了张康永的肩头,使劲压了下去,张康永瘫软在擂台上不能动弹了。

擂台下一片**。

“完蛋了张康永败了”

“刚开始吃了高羽那一脚摔到擂台上,我就知道张康永会败”

“都怪那个臭丫头,如果不是她分散了张康永的注意力,也不会是这个结果。”

“不是的,和那丫头关系不大,张康永本来就不是高羽的对手,高羽的拳头和双腿就像是钢铁打成的,力量大,速度快,不是张康永所能对付的。”

其中不少人接受不了张康永败北的事实,因为在他们看来,高羽不过是个没什么名气的人物,怎么可以赢张康永?

但高羽赢了。

毫不含糊的说,张康永的确不是高羽的对手,就算董姗姗没起哄,高羽也能拿下张康永,就算占不到先机,那么在打斗中也能找到很多给予张康永重击的机会,打残他可以,打死他可以,想把他打成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

虽然张康永伤得很重,恐怕三个月都恢复不过来,但明眼的人都能看出,高羽在后期的进攻中手下留情了,否则抬下来的就是尸体了,或者张康永会变成植物人,一辈子都躺在**。

很多人都离开了,有的扫兴,有的兴奋,也有的开始慢慢的崇拜高羽了,李盛强正要走出精武阁却被夏真叫住了。

“你叫我?”李盛强玩世不恭的口气。

“如果你没听到那么就不会站住了,反问一句很好玩吗?恐怕张康永输掉的那三十万是你的钱吧?”夏真冷声说。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和张康永也不熟,我只是听说今天这里有比武,所以就来看了这个武馆又不是你家开的,我为什么就不能来?”李盛强出言不逊。

高羽走到他的身边时,李盛强却变得紧张起来,高羽犀利的目光像刀子划到了李盛强的脸上,热辣辣的。

“你不用狡辩,小心我打爆你的脑袋,不管你是干什么来的,我都要警告你一句,如果你再使什么花招,就送你上西天就算你背景强大,也未必能判了我死刑”高羽说。

李盛强脸色煞白,落荒而逃。

送张康永去医院本来应该是李盛强的事,但这个人没心没肺,根本指望不上,最终还是张康永的朋友把他送到了医院。

云海武馆平静了下来,工作人员已经在擦洗擂台上的鲜血,一道道的,一片片的,那都是从张康永身上流出来的。

高羽除了右胳膊有小片淤青之外没什么大碍,夏真很欣慰,董姗姗很欣慰,而董云海却是一片欣喜,因为高羽的功夫超越了他的想象,对付张康永这样的强人都没什么问题了。

几人来到董云海的房间。

董云海激动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因为他是亲眼看着高羽是如何通过不懈的努力和超乎常人的毅力一步步提高功夫的,如果没有那根恐怖的铁柱子的帮助,恐怕此时的高羽是很难战胜张康永的。

付出得多,那么回报就多

“高羽,经过这次比武,你就是西津功夫界里的风云人物了,战胜张康永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董云海说。

“有时候我更喜欢平静,但总不能平静。”高羽说。

“哈哈哈……,你又赢了三十万,靠比武赚钱可比你那个破饭店强多了,你干脆把那个饭店关了,专心打擂吧”董姗姗柔软的身体又扭动了起来,淘气的像是一只小母猴子。

“臭丫头,别乱说。”董云海的目光有些焦灼:“我觉得高羽发展饮食业很好呀,民以食为天,西津很多饮食公司都赚了大钱,这个行业优胜劣汰,没有饱和的时候。”

“我只是开玩笑而已嘛,而且我今天还立功了呢,如果不是我扰乱了张康永的心智,高羽能赢得这么痛快吗?”董姗姗本来不想邀功的,但她又特别想在高羽面前强调一下,以免高羽忘记了她的功劳。

“姗姗,你要知道,高羽战胜张康永,那靠的是实力,是真本事就算你没有扰乱到张康永的心智,高羽也能完胜。”董云海说。

董姗姗撇撇嘴,无话可说了,但她却很希望高羽能感激她,而在高羽的心里,董姗姗总是那么可爱,至于感激,当然是有的,抛开今天的事不说,就是以前,董姗姗和董云海也帮了自己很多。

高羽把夏真送回宿舍,然后就到了自己租来的房子,他已经通知刘芳来他这里,刘芳很快就要到了。

暖气烧得很好,房间里也不冷,高羽脱去了衣物,身上只有一条平角内裤,透过那内裤的形状就能看出他有多强健。

刘芳到了,看到高羽这个样子,面带羞涩说:“你就这么急不可耐,都提前脱了?”

“是啊,我就是急不可耐,谁让刘婶子的身体太迷人了。”高羽抱起刘芳就冲到了卧室,有些粗鲁的闯入了她的身体,快速的运动起来。

刘芳显然还没做好准备,可战斗已经开始了,她就像是一个盾牌,不停地接纳着高羽的子弹。

高羽的快感与刘芳的第三次快感同时来临,刘芳欢畅的大叫着,当高羽停止动作,刘芳还在大口的喘息。

“我的天,累死我了,你要疯啦?这么猛”刘芳嗔怒说:“对啦,你晚上去哪里了?结账时本来想给你一个惊喜的,可你也不在。”

“多少?”

“一万零八百我们的营业额终于突破万元了”

“那么多?”

“是啊,我知道你会很开心的,可我到现在才见到你,刚见了面你就狠狠给我来了一次,你也太狠了,就不知道温柔点”

“刘婶子,是我不好,我太冲动了,我以后会对你很温柔的,就像秀河村的河水一样温柔。”

“可秀河村的河水也有急的时候。”刘芳心里说,你要是再对我这么粗鲁,我就像是秀河村下过雨之后的河水,对你大发雷霆,然后一个月都不让你碰我的身子,有本事你就找夏真做去,如果夏真不同意,那你就站到厕所里,五个打一个

高羽没告诉刘芳自己与张康永比武的事,因为这些事离刘芳的生活太远了,如果自己说了,唯一的结果就是让她担心,何苦呢?

刘芳把营业额交到了高羽手里,让高羽再点一下,高羽没点就装了起来,饭店的规模还不大,所以没有专门的财务人员,收款是刘芳的事,保存与支配就是高羽的事了。

当高羽搂着刘芳的绵肉睡觉时,张康永却痛苦不堪的躺在医院的病**,他的老婆还有他的师父洪拳宗师洪金远都在。

洪金远很心痛。

因为自己的爱徒居然被打成了这个样子以前自己的爱徒从没有输得这么惨过,而且是输给了一个在功夫界名气并不是很大的人手里。

洪金远不是一个特别护短的人,如果徒弟有错,他会严加批评,而且他也是个很讲理的人,既然是打擂台输了,只能怪自己武功不如别人,还能怎么样?

就算是用上最好的外伤药,恐怕没有三个月也好不起来,但愿日后别留下什么后遗症,否则连功夫都要放弃了。

“有朝一日,我一定要战胜高羽。”张康永痛苦说。

“康永,不用想那么多,你现在主要的任务就是养伤。”洪金远叹息说:“师父本来不想说你,可你这件事做的确实是欠考虑,李盛强是什么东西,一个没良心的公子哥而已你被打成了这个样子他连个屁都不放,你还指望这样的人给你的老婆调动工作?”

张康永也后悔了。

如果知道李盛强这么没良心,不管他给自己多少好处,自己都不会替他打擂台的。

这次打输了,张康永非但没得到一分钱,恐怕医药费都要自己掏腰包了,迟疑片刻,张康永说:“师父,我要不要向李盛强讨个说法?”

“讨什么说法?李盛强会吃这一套吗?算了吧吃一堑长一智。”洪金远自然也没有采取非常手段对付李盛强的想法,因为这不是他的风格。

李盛强特别苦闷。

因为他再次被高羽羞辱了。

如果不把内心的苦闷发泄出来,整个人都要疯了

通过什么方式发泄?女人?狂欢?好像都不太够用了李盛强想到了毒品虽然他以前没碰过这个,但他知道哪里有这个。

李盛强到了一家很高档的夜店里,先找了个俄罗斯小妞**了一顿,然后就跟老板要了冰毒,第一次接触还不太适应,没享受到什么快感还挺恶心,差点吐了,但老板说了,多来几次,那种飘飘然的,就能体会到那种想什么来什么的快感了。

这个晚上李盛强先后吸了三次,第二次时就体会到了那种快感,第三次那种快感就更强烈了。

幻想之中。

高羽倒在了他的脚下,他怀里搂着夏真,一只脚踩到了高羽的身上……

冰毒的刺激下,李盛强感觉自己成了无所不能的超人,就是那些复杂多变的国际问题放到他这里都不算什么了。

李盛强甚至觉得自己有作诗的天赋,就是那种能打动这个世上所有美女芳心的爱情诗,于是就作了一首——香蕉啊香蕉,你先是个绿的,后来是个黄的,再后来是个香的,最后让我吃了

大败张康永之后,高羽在西津功夫界的名气越来越大,高羽与张康永在擂台上对决的场景被传的神乎其神,至少五六个版本,虽然高羽在擂台上的表现很出色,但经过人们的传播之后就更出色了,就好像高羽不是用功夫把张康永打倒的,而是用特技。

高羽听到了很多,虽然大都是神话他的说辞,但他依然表示很蛋疼

有心者往往在暗处,就在西津功夫界四处传播高羽大战张康永时,兴阳区老大吴玉江对高羽的兴趣更浓了,他甚至有如此美妙的想法,如果能得到高羽这个人才,那么距离自己在西津道上称霸那一天就不远了。

吴玉江已经拉拢过高羽两次,但效果不佳,但他没有因此而死心,他打算继续拉拢高羽,并相信自己最终能得到高羽这个人才。

又是一个下午,天气有点冷,没有风,高羽和夏真在操场上散步,夏真的脸上带着清淡的微笑,很动情,很让人陶醉。

“别笑得那么妩媚,我会着迷的。”

“你早就对我着迷了。”

“好像是的,其实我小时候就爱上你了。”

“那时候你还没发育好,就爱上我了?”

“我当时爱上的是同样没发育好的你呀,而我现在爱上的是已经发育好的你,对了,你猜李盛强在做什么?”

“提他干什么?他是死是活跟我们有关系吗?我不想听到这个恶心的名字,你不用提他了。”

高羽本来不想提这个操蛋坏,狗西瓜公子哥,但昨天晚上居然梦到他了,高羽梦到李盛强疯了,披头散发在街上的垃圾桶里捡垃圾吃,高羽没有把这个梦说出来,只是觉得很好玩。

高羽的手机响了,看到是吴玉江,高羽的脸色沉了下来:“这个吴玉江对我就一直不死心呀。”

“你不用理他”

“这种人,有时候你越是不理他就越是麻烦。”高羽随手接了起来:“吴老板,最近在忙什么?”

“没忙什么,前段时间做了一笔期货生意,收益还不错,有时间吗?咱见了面,我有事跟你商量。”

“什么事?”

“等见面后你就知道了,如果你有时间,我开车去西津大学接你。”

如果自己这次口头拒绝了吴玉江,那么他以后还会寻找其他机会,用其他方法来拉拢自己,拒绝吴玉江最好是用行动,让他真真切切的放弃这种想法才有用。

“好的,那一个小时后见。”

夏真很恼火。

“其实你可以拒绝吴玉江的,为什么还要跟他见面?这种人有什么好见的?你跟赵大河那个在道上混的人交往我没什么意见,因为赵大河好歹还是个有原则的人,可你和吴玉江交往,我坚决反对”

“你不用激动,我之所以见吴玉江,就是要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高羽笑着说:“对于这种人,你越是不知道他的意图就越不安全。”

“他的意图不就是拉拢你吗?你和我心里都很清楚。”

“但要想达到这个意图他要施展手段啊,所以我还是打算见一见他,看他想使什么花招。”

夏真明白了高羽的意思,无奈说:“那你就去见一见他,不过这次我不会和你一起去了,我反感吴玉江。”

“这次你别去了,回宿舍看书去吧。”

“嗯。”

吴玉江到了。

他连司机都没带,自己开车过来的,高羽坐到了他的身边,微笑说:“吴老板,你想带我去哪里?”

“去我的别墅。”吴玉江轻叹说:“有钱就是好啊,人活着,还真得有钱。”

“吴老板,你这是向我炫富呀,你就不怕我半路把你杀了,劫了你的财?”高羽皱着眉头说。

吴玉江不可思议的看着高羽,片刻之后哈哈笑了起来:“我相信你不会那么做的。”

“你就那么肯定?”

“当然了,我知道,那不是你的风格,再说了,在西津,比我有钱的人很多。”

虽然如此说,但吴玉江着实是被高羽刚才的话给吓到了,高羽为什么要那么说?是心有所想还是开玩笑的?

这个问题他只能在心里琢磨,不能随意的去追问,真他-**纠结,难道自己想要拉拢的人是定时炸弹吗?

吴玉江是一个不会轻易放弃的人,虽然心里已经在打鼓,但他还是不会立刻放弃。

吴玉江东郊的别墅到了,他把高羽带到了书房里。

看到这个书房,高羽就想到了赵大河那个书房。

记得当初去赵大河的书房,宽大的书架上有很多书,可以说是包罗万象,但赵大河看过的也就是四大名著旁边那本毛书。

吴玉江书房里的书架更夸张,里边的书籍涉及到法律,也涉及到建筑业,文学著作也有很多,不了解情况的人还以为这是某个著名大学教授的书房,其实书房的主人不过就是吴玉江这么个东西,他的确看过书架上的不少书,但他看书的目的是想学会如何钻空子。

高羽正坐在藤椅上品茶,吴玉江忽而拿过来一个精致的礼品盒子过来:“小小礼物,送给你,不成敬意”

“好端端的为什么要送我礼物?”

“你是我的朋友,我送你点礼物怎么了?”

“里边是什么?”

“你打开一看就知道了。”

高羽打开了精致的礼品盒子,里边是一对玉龙,透过成色就能看出,这都是十分名贵的好玉,做工又如此精细,恐怕要几十万才能买到。

“喜欢吗?正宗的和田玉,限量发行的,目前市场价是三十八万,升值空间很大,等你娶妻生子时恐怕就价值数百万了”

“吴老板,这么贵重的礼物我可承受不起,你还是拿回去吧。”高羽哈哈笑着说。

吴玉江的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忽而掏出刀子对着自己的胳膊就划了一道,鲜血汩汩流了出来:“高羽,如果你不收下这套礼物,那就是瞧不起我想我吴玉江也是西津道上赫赫有名的人物,却被你如此的轻视,我连死的心都有了”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