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暧昧

第279章 从小到大的美

高羽没有伺候人这个爱好,他更愿意让女人伺候他,可是给花仙子揉肩,他还是很乐意的,因为揉着花仙子的香肩,就像是在抚摸她香喷喷的身体。

高羽的双手轻轻搭到花仙子的香肩上,顿时就体会到了她那柔软肌肤的质感,这个女人的身体太极品了,轻轻触碰一下就能给人带来惬意之感。

高羽的手用上了适中的力气,揉捏了起来,花仙子的身体在不断地放松,身体的那点倦意都烟消云散了,因为挺舒服的,花仙子特想哼哼几声,可又怕高羽听到她的声音有别的想法,干脆就不哼哼了。

高羽显然是有点太惬意了,他已经不满足于花仙子的香肩,一只手情不自禁朝下伸去,对着花仙子纤细的水蛇腰捏了一下。

啊呀……

可能是花仙子的身体太敏感了,仅仅是这轻轻地**,就给她带来了强烈的刺激,花仙子回身的瞬间,对着高羽的胸口就是一拳,高羽闷叫一声,捂着胸口闪到了一边。

花仙子的双眼中迸发出了犀利的光芒:“好小子,你连师姐都敢调戏,你是不是找死?”

高羽自然是很尴尬,觉得自己刚才的做法太冒失了,这是谁?花仙子啊自己揉捏她的双肩也就算了,没事捏她的腰干什么?

眼看花仙子又靠了过来,高羽不免会紧张,难道今天要被这个冷傲泼辣的女人暴揍一顿了吗?

花仙子冷笑说:“我要你给我一个解释,如果你的解释不能让我满意,我就把你打个半死。”

高羽的大脑飞快转动,片刻之后笑着说:“师姐,其实你的反应有点太激烈了,我那不是调戏你,我只是觉得,如果我给你做个全身按摩,你会更舒服的。”

花仙子的微笑更清冷了一些,外边很热,而这个房间却是要下雪了:“你小子的野心还不小,还想给我做全身按摩,你是不是很想用你可恶的手摸遍我的全身啊?”

高羽轻叹一声:“其实我的目的就是想让师姐舒服一些,如果师姐执意认为我是在调戏你,那我也没办法,想打你就打吧。”

花仙子又思量起来,到底要不要因为这个揍高羽一顿,前段时间他可是吃了不少苦头,那些苦头比挨揍厉害多了,算了,反正他刚才的揉捏让自己挺舒服的,干脆就饶他这一次吧。

花仙子的微笑舒缓了一些:“好啦,今天我有点累,懒得动手打你了,不过你要记住,以后如果给我揉肩的时候,不许乱动,如果我让你给我按摩,我指定按哪里,你就要按哪里,不能乱按。”

高羽心里说,师姐,我知道你浑身多处机关,如果我按错了,你就要发飙呢……

气氛冷却了一会儿,花仙子忽而说:“想不想看我的相册?”

高羽顿时就来了精神:“想啊”

花仙子把一本金黄色的相册拿了过来,高羽本来以为这金黄色只是一种装饰的颜色,可抓在手里,通过那分量才知道,这是黄金做的,恐怕是纯金的了。

高羽释然笑着说:“师姐,你不愧是个高贵的女人,连相册都是黄金做的。”

花仙子说:“我的相册,不是每本都是黄金做的,只是这本相册太特殊了,里边的相片都是从我小时候到现在数以万计的相片中精选出来的,以后也是,我会把所有值得收藏的相片都放到这个里边,一般人可是无福看到的,你应该感到荣幸才对。”

高羽当然感觉到了很荣幸,特别想一睹花仙子小时候的风采,她几岁大小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十几岁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高羽翻开了相册的第一页。

这一页一共有四张相片,其中有两张是花仙子几个月大的时候父母抱着她照的。

高羽情不自禁说:“好可爱的小娃娃,师姐,你几个月大的时候太可爱了,我如果……”

花仙子说:“你如果什么?”

高羽笑着说:“我如果从没看到过你几个月大的照片,那真是一种遗憾啊,不过现在好啦,我看到了。”

花仙子显然不相信高羽刚才没说出的话是这几句,她的微笑又变得清冷起来,在高羽的身边随意变化着季节,像是斗转星移的圣手:“你刚才一定是想说,我如果有你这么一个女儿就好了,对不对?”

高羽差点吐露出口的话被花仙子一字不差猜出来了,高羽不尴尬是不可能的,可他绝对不能承认,想当师姐的老爸,那还了得,不被揍死才怪:“师姐,不是的。”

好在花仙子没有继续追究,高羽得以继续朝下看,第一页下面两张照片都是花仙子三四岁照的,一张是抱着一个花皮球,另一张是骑了个小三轮车,三四岁的花仙子就已经初现美人的气质了,那稚嫩的脸蛋可爱到了极点。

花仙子,你太美了,你的美多次让我动容,如果我们两个能一起生个孩子就好了。

如此的想法如果让此时的花仙子知道,那么她一定会跑到三楼,从密室里拿出那把威力最大的枪,给自己的胸口打个窟窿出来。

相册翻到了第二页,高羽看到了花仙子五六岁大小的照片,其中大都是她随着公孙青俊一起练武功的场景,花仙子可爱的小样子,做出醉花拳和劈风腿的动作来,还真有那么点范儿。

高羽一直用心看着那些照片,当看到小学的时候,花仙子已经成了楚楚动人的小美人,轻轻地一笑,那浅浅的梨窝让人怜爱,到了初中的时候,花仙子就更美了。

高羽笑着说:“师姐,你一定被自己的美丽陶醉过。”

花仙子微笑说:“也许吧”

不是也许,是肯定。

不论谁生得如此美丽,都会骄傲的,照镜子的时候,洗浴的时候,花仙子经常被自己陶醉,她甚至有过很荒诞的想法,如果自己有个分身是男的,那么自己就把自己给收了。

当看到花仙子大学时候的照片,高羽的小帐篷已经达到了无法企及的地步,穿透墙壁,穿透钢板都不是问题了,高羽感觉自己的呼吸都不太匀称了,好在他很快就调节了过来。

而当高羽看到花仙子和周曼妙的两张合影时,就更加动容了,他又有了那个两个仙女携手下凡的奇妙想法。

花仙子微笑说:“我和曼妙的关系真的很好,我是一个很少对别人倾吐心声的人,但对曼妙例外,我喜欢把自己的一些事说给她听,可是因为你这个混蛋,我和曼妙的关系也渐渐疏远了,你一定要内疚,如果你把内疚给忘了,我就修理你”

高羽沉默了一会说:“师姐,我一直都很内疚,你放心,我会努力修复这种局面的。”

花仙子又聊了几句周曼妙。

高羽知道了,美丽无边风情万种的女主持周曼妙除了热爱她的主持事业之外,还酷爱现代诗和散文诗,偶尔还会动手写上点,算是个文学女青年了。

自己的女朋友夏真是美女作家,而周曼妙骨子里是个文学女青年,这让高羽的心里美滋滋的,就像周曼妙与他的关系很近。

高羽说:“师姐,你手里有蓝色妖姬的干花瓣吗?”

花仙子说:“有,可你要干什么?要用这个送给周曼妙?”

高羽把自己的构想说了一下,花仙子笑了起来:“听起来有点意思,看来你很会哄骗文学女青年啊”

高羽说:“其实这不是哄骗,而是很真诚的,其实我对现代诗也是有点热爱的,大堰河,我的奶妈,等一些现代诗,我是很喜欢的。”

随着一声轻笑,花仙子饱满的胸忽而膨胀了一下,很快就收敛了一些:“不是奶妈,是保姆。”

高羽说:“差不多是这个样子。”

下午。

高羽继续练武功,练的是今天学到的那几个劈风腿的招式,虽然已经很好的掌握,但他还是不厌其烦的练着,以求达到更加的造诣。

花仙子却出去了,虽然出门的时候没说去了哪里,可高羽知道,花仙子一定是找周曼妙去了。

周曼妙正坐在沙发上发呆,她今天的心情比以前更消沉了一些,因为时间在一天天过去,而躺在**的弟弟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弟弟才二十岁,难道他的余生就要这么过去了吗?

昨天有个女同事过来看了看周曼妙,因为太同情她了,两个人抱在一起哭了一场。

那个女同事安慰了周曼妙一番,最终还是没忍住,把心里话都说了出来,她说,虽然花仙子医术超凡,可她也不是万能的,你不能把曼龙的康复都寄托在花仙子身上,应该尽早让世界级的专家会诊才对。

周曼妙心有所动,她想要和花仙子商量一下这个事,她终于拿定了这个主意,抓起手机就要拨给花仙子,可就在那一瞬间,她的手机也响了起来,正是花仙子。

周曼妙立刻接了起来:“仙子,我正有事找你呢。”

花仙子说:“我快到你家了,等会见面聊。”

花仙子到了,看到周曼妙一脸漠然的样子,真叫个心疼,她扶着周曼妙的香肩,坐到沙发上说:“你看你,都憔悴成什么样子了,难道你真不想要你的美丽了吗?”

周曼妙说:“一个女人的美丽就像是她的衣服,不可能永远伴随着她的。”

花仙子说:“这次过来,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要告诉你。”

周曼妙很是吃惊,难道花仙子也觉得,该让那些世界级的专家会诊了吗……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