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17章 丫的,这老婆我要定了

第十七章 丫的,这老婆我要定了

方南雨引见了那大汉与寒晓、江芷若认识,寒晓这才知道这个满嘴粗话、衣衫褴褛的大汉竟是名满天下的一代大侠慕容啸天,不禁对之肃然起敬,忙拱手见礼。

须知这慕容啸天二十年前就已名满江湖,以一手“切峰掌”威震天下,二十年前与魔宗大护法陆赤空一战,可谓天下皆知,那一战堪称经典。

那陆赤空乃是魔宗第二大高手,一身功夫自不用说,慕容啸天与他大战一天一夜,最终以“切峰掌”中的一招绝招“切断巫山**”将陆赤空斩于掌下,经此一战,武林中无人再不知他慕容啸天。

而在十多年前与魔宗在泰山的那一役中,这慕容啸天也出了相当大的力。那江芷若一日之间连遇两位名震天下、自己仰慕已久的大人物,此时早已激动得说不出话来,连给慕容啸天行礼之时都有些口齿不清了。

引见完慕容啸天,介绍了江芷若,方南雨这才指着寒晓道:“这位是我今天刚认的小兄弟寒晓寒小兄弟,现还是岳麓书院的学生。”

这一介绍,慕容啸天却不禁愕然。想这方南雨一向自视甚高,平常之辈连见他一面也不多得,这寒晓有何出众之处,竟然得与这名动天下的“武林第一人”平辈论交?难道是王孙贵胄?这也不象这穷酸的性格。

想不通,遂一脸奇怪地看着寒晓,从头到脚看了一遍,暗道:这小子除了长得象个小白脸、气质还可以之外,倒也看不出有何出奇之处来。这令他更是迷惘了。

寒晓却被他看得有些不自然起来,暗想:这老小子不会是有恋童的癖好吧?这样看着老子。想着心里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方南雨见他看不出寒晓的深浅,淡笑道:“看不出了吧?你枉称一代大侠,也会有看走眼之时,嘿嘿,不怕对你说,我这寒小兄弟一身修为只怕不在你我之下。”

慕容啸天大惊失色:“这,这怎么可能,以他十五六岁的小娃儿,就是从娘胎开始练起,也不可能达到那种程度,连老子我都看不出深浅来,难道已修至‘三花聚顶、五气朝元’之境?不象,不象。待我来试试。”

说罢也不打招呼,“咻”的一掌突然拍向寒晓。

寒晓见他一声招呼不打突然出手相试,也不敢大意,全身运满龙阳真气,暗运“自弈自道”法门,右掌一推,与他掌力接实,瞬间便将他击出的掌力转化,身周“呼”的一声,被他化解成自然能量的掌力透过他的身体向四下溢出,而寒晓却是巍然不动。

但他却是暗自心惊,自己虽然接下了这一掌,但内腑之中却感到气血翻滚,显是冲进体内的内力太过于强大,一时之间化解太快所致。

而慕容啸天及方南雨此时却是目瞪口呆,一副不可持信的看着寒晓。

慕容啸天这一掌已使出了三成内力,但与寒晓接壤之后却如石沉大海,那三成掌力发出的劲气突然之间消失得无踪无影,这是什么武功?

方南雨虽然知道寒晓内力修为极高,却也从未料到竟高若至斯,化解这一代大侠的三成掌力意似不费吹灰之力,这如何不让他惊叹?

而慕容啸天更是惊骇无比,内心如狂涛骇浪一般。自己掌力浦一传到寒晓身上就犹如石沉大海般毫无一丝反应。

以他慕容啸天之能,平常武林高手少有接得下他三成掌力一击的,他的三成掌力,就是击在几百斤坚硬的大石之上,大石也会被击得粉碎,本来这次他已做好准备,如若寒晓接不下时他会随时撤回掌力,哪知给他的却是这种不可思议的结果。

收回巨掌,慕容啸天颓然一叹:“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老穷酸呀,看来我们是老啰!!”说着看了一眼亦是一脸茫然的方南雨。

寒晓见二人此时神情,道:“两位老哥怕是有些看走眼了,小弟侍才亦是气血翻涌,几有承受不住之感。非是小弟内功强于或近于慕容老哥,而是小弟我修习的内功与你们所修习的内功不同罢了。”

方南雨早上于船上之时一直未追问他修习的何种内功,此时见他言及此事,遂问道:“那小兄弟修习的是何种内功呢?”

寒晓应道:“小弟修习的是道家功法龙阳经。”

方南雨两人面面相觑,他们一个是被称为武林泰斗的武林第一人,一个是被誉为一代大侠,可称得上是当今武林的顶尖人物,但这龙阳经他们是闻所未闻,不禁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寒晓见两人此模样,知道他们是没有听说过此功法,遂道:“也不怪两位老哥未听闻过此功法,此功法除了所创之人一人修习过一些之外,外人不但未练过,就是听都未听过。小弟是第二个修习此功法之人。”

见两人还是迷惑不解,寒晓续道:“此功法是由一游方道士所赠,连他都未阅过此书,只说是祖辈相传之物,传与有缘人,并说小弟刚好与他有缘,于是就赠与了小弟。小弟照书研习,历经十三年,方有小成。”

见两人终于释然,这才转移话题道:“两位老哥哥都是名动天下的大侠,这次齐聚岳阳,难道都是为了那神秘的西域武林人而来吗?”

两人似也知道寒晓不想深谈这龙阳经之事,相互对一眼,方南雨首先问道:“慕容兄,你可打探到什么消息吗?”

慕容啸天见问道,愤懑的道:“我这十天来一直悄悄跟踪那魔教三法王堤都,哪知这老小子整天里什么也不做,每天只是在客栈里打坐练功,偶然出来,也是在闹市上左逛右逛一下,根本没有什么可疑之处,这十天来,老子简直要被憋得要发疯了,这老秃驴,白白浪费了老子十天的时间。”

寒晓想了一想道:“我想慕容老哥是被这堤都这厮给骗了。”

慕容啸天诧异的道:“我被骗了,不会吧?我可是除了他睡觉之外眼睛从未离开过他的,他如何骗得我?”

方南雨也颔首道:“不错,慕容兄应是被他所骗了。”

看着慕容啸天一脸迷惘的表情,方地雨提醒道:“慕容兄这段进间除了看到那厮吃喝拉撤、休息睡眠之外,可见他与什么人见过面吗?”

慕容啸天皱了皱眉头,想了想道:“没有呀,除了……不对,老子真的是被这老小子给耍了,那老小子到闹市装着买东西,其实是暗中与人接了头了,老子又不敢靠得太近,因此被他骗过了。”

但想想又有些不对,那些与那堤都接触过的人自己都可看得出来,绝对是大京国人,不是西域的那些鸟人,难道他们在中原还有接头的人不成?

将心中的疑虑说将出来,方南雨、寒晓两人亦都赞同。

方南雨分析道:“这魔教行事如此隐蔽,他们将行之事必定十分重大,事前不泄露一点点风声,显是怕被人知晓有所防备,我们下一步跟踪他们须更加小心才是,也不知我华云阁那两个弟子跟踪的情况如何,但愿他们有好消息传来。”

慕容啸天笑道:“是小灵云吗,这丫头聪慧过人,又深得你的真传,我想她一定会给你带来好消息的。”

一顿又道:“他是与她师兄梁宇在一起的吧?我十几天前刚见过他们,这丫头缠人的紧,相处不到半天就将我的‘切峰掌’中那招‘切断巫山**’给骗去了。”

说到自己的这个小徒弟,方南雨脸上也不禁露出慈爱的神情来,微笑道:“云儿向来性格恬静,极少自动与人亲近,此次如此胡闹,显是与你十分投缘吧?不过能得到你慕容兄的指点,也是她的福气。这几天来你可有她们的消息?”

慕容啸天摆了摆头:“那一日相遇之后,我们分头行事,我跟踪堤都这厮,她与她师兄梁宇跟踪其他几人。这十天来却是未再碰面。”

正说话间,方南雨道:“一说曹操,曹操就到了,云儿她们来了。”

果然,只见从木梯通道上走了两个人来。

寒晓一瞥之下,突然间目瞪口呆,半边魂儿都飞了,心里暗暗对自己说道:“这世上竟还有这般美妙的玉人儿,丫的,这个老婆我要定了。”

但见上来的这两人,一个是位年约三十岁的黑衣青年男子,另一个却是个绝色美人。

只见这女子年方十六七岁,身着一件白色蚕丝裙,腰挂长剑,云发高挽,头插一对带珍珠凤簪,瓜子脸蛋,两颊淡淡嫣红如霞,娥眉淡扫,一双如秋水般的明目,发出一点出尘的柔光,挺直的瑶鼻,淡淡樱红的小嘴,如羊脂白玉般白皙娇嫩的肌肤,这一切都显得那么的灵气逼人。

那搭配得完美无瑕的五官,那增了一分见肥、减了一分显瘦的婀娜身姿,微见高耸的胸脯,盈盈一握的纤纤细腰,与纤腰形成完美玲珑曲线的翘臀,蚕丝裙下隐隐显现出的修长**,却又无不令人色授魂予。

整一个人盈盈而来,直似那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中人,不带一丝尘世的喧嚣。又似是那山间的精灵,满身的灵媚之气外溢,夺人心魂。

而正是这样一个少女正盈盈向他走来,寒晓心脏“噗通噗通”的激剧跳动,嘴张大着,口水即将流出而不自知。

突然间,他只觉得体内龙阳真气瞬间似狂涛骇浪般地翻涌,隐隐有欲冲体而出之势,寒晓大惊,忙强自运转“自弈自道”法门,方自将这涌动的内劲压制下来。

这是他从未遭遇过之事!

。唉!为什么收藏那么少呢?郁闷呀。大家多支持啊!

本書源自看書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