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29章 第一战

第二十九章 第一战

在华灵云无穷无尽的剑气攻击之下,一时间堤都忙于应付,竟无还击之力。

堤都暗惊这方南雨“风灵剑法”的玄妙,华灵云虽只将这“风灵剑法”学了七八成,也只有五六成火候,但堤都却已有应接不暇之感。

堤都暗道:若由方南雨来施展这套剑法,其威力当不知至何种境界?自己是否还接得下?堤都想着都有一丝恐慌。这华云阁不愧为京国的武林泰斗!

堤都面对华灵云连绵不断的剑气攻击,不禁被激起了斗志。虽然目前还可轻松地化解这小女娃的连绵不断的招式,但何时才是穷尽?华灵云的剑招好象是无穷无尽一般,看似是一招,却又招招不同,竟是针对自己的防守不断地变化着攻击的方向、力度、速度。

堤都心想这小女娃的剑招就象是在自己身体的周围布了一张巨大的网,不论自己如何应对,对方总有办法找到漏洞所在趁而攻之,使得自己一直都处于被动防守之中。

被激得性起,堤都故技重施,“吼……”的一声,佛门狮子吼再度使出。

华灵云未料到这堤都在险无还手之力的情况下还能使出这佛门的狮子吼神功,吼声入耳,浑身一颤,剑气亦稍稍一滞。

这稍纵即逝的机会堤都哪会放过,沉喝一声,“龙象波若功”运至极至,双手在胸前各捏法诀,摆了个混沌之圆,猛喝一声,双手捏着法诀瞬间推出,“波波波”数声连响之中,华灵云先前挽出的剑花被这犹若狂风骇浪般的“龙象波若功”发出的真气尽数击散,在华灵云后着未至之际,堤都发出的波若功如风卷残云般地卷向华灵云。

寒晓暗叫一声“不好”,远在二十步之外的他突然冲出,只见一团淡淡的身影如鬼魅般的横在堤都与华灵云之间。

当此之时,寒晓龙阳真气早已遍布全身,“呔”的一声叱喝,寒晓双掌交叉于胸前,猛的挥出,一股排山倒海般的龙阳真气迸发而出,遇上那如风卷残云的“龙象波若”真气!

“嘭嘭嘭”数声巨响,龙阳真气的气劲与龙象波若真气的气劲碰在了一起,瞬时之间四周如飓风袭过一般惊起了涛天巨浪,那迸激的劲气冲射而出,所遇之物无不如被腐蚀了一般立显摧枯拉朽之功,方圆两丈之内顿时化作一片尘灰!

两人同时“噔噔噔”连退几步,寒晓觉得内腑一阵翻滚,一股热血似有冲喉而出之意,忙强自压下。自己可分解消化自然能量的龙阳真气与这堤都的“龙象波若功”只在伯仲之间?这让他一时之间信心竟然有所动摇,难道自己的龙阳真气竟然如此不堪不一击?

而堤都之惊却更甚于他。观这少年不过十五六岁年纪,其内力修为之高竟然已可与自己分相抗衡,若假以时日,自己必非此少年的对手。

但这还是其次,让他最为惊异的是他竟看不出这少年的功法来历,这对堤都来说是一个极大的震憾。他自诩通晓天下武功,却竟看不出这寒晓所怀的内功,实是对他一个大大的打击。

堤都站稳之后,那枯槁的脸上竟然难得地现出了一抹紫色,眼中射出了凌厉的目光。缓缓问道:“小公子好深的内家真气,清纯而皓大,不知修习的是何家派别的内功,老僧竟然看不出来?”

寒晓淡淡一笑道:“微末之技,如何进得大师法眼?在下的内功没有什么特别,不过是祖上流传下来的罢了,先祖却都未曾有人习过,大师不知也属正常。”

堤都肃然道:“小公子过谦了,依老僧观之,小公子修习之内功当属道家不传之法门,但又不同于现存的任何一家道家功法,此功清纯自然,有一股淡淡的宁静之感,却又似有浩如烟海之感,实乃道家无上之功法。”

寒晓淡淡笑道:“天下武功,本源自自然,大之而言,本为同宗,小之而论,却只小异,便也不过吐呐练络、修心强脉、充强丹田之能事,物有不同,所以功有各异;境有不同,所以各差;修者不同,所以各强。所以种种,惟心而已,无所谓上乘,无所谓下阶。”

堤都合掌穆道:“老僧受教了。”似乎寒晓的这一番话对他助益颇多。

堤都再次合掌:“老僧与小公子实为有缘之人,然今日老僧受命而来,却不得不与小公子再讨教,小公子请。”说罢引了个请势,功运全身,一身僧袍无风自飘起。

寒晓也拱手道了声“请”,右掌微微弯合,左掌自然下垂,静待堤都进击。

堤都沉吼一声,右手法诀无甚花式,直攻寒晓正面。

寒晓双目微闭,用心去感受着堤都身上发出的内家真气。这是他平时与人对练之外首次对敌之战。

这堤都的内家真气似是带着一种暗红色的氤氲之气,犹如大海上的波涛一般,一层接一层,层出不穷,连绵不绝,正如惊涛骇浪一般向自己涌来。

“他强任他强,我视清风拂面容;天地万般物,不过自然一尘埃。”想起龙阳经中的字句,寒晓已稍稍放下心来。原来天地本就为一体,天地万物皆离不开自然的规律,这人的内家真气也不例外。不论它有多强,但也逃不出自然的范畴。

寒晓把意识放大到周身十步范围之内,感受着步步逼近的堤都发出的“龙象波若”真气,双掌在胸前划了一个太极,瞬时之间一股强大的真力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太极气圈,将寒晓紧紧地裹在了其中。

堤都推出的“龙象波若”真气一共是十三波,当真就似是波浪一样一波接着一波,若没有深厚绵长的内力,对阵之人即使是接得下第一波,但每二波、第三波会接踵而来,连绵不断,应对之人稍有内力不继,就会被后波的“龙象波若”真气乘虚而入。

堤都感到自己发出的真气一进入寒晓前面形成的气圈之中,就犹如石沉大海一般失了踪影。一波,不见了,二波,不见了,三波、四波,前四波攻击波瞬间就没了踪影。

堤都大惊,这是什么武功?在他的面前似乎是一个浩瀚的海洋,自己的真气在他的面前就如同是一股即将汇入海洋的涓涓细流,不论注入多少,浩瀚的大海都会照单全收,却不会激起一点波涛。

堤都咬一咬牙,内力陡然间突然增强,自第五波气劲起,陡然间增强一倍,人也跟着气浪前进,直往那太极气圈中心插去。低吼一声,右手法诀直奔气圈中心。

寒晓突然之间感到堤都传来的气劲变得无比强大,自己的龙阳真气一时之间竟有疲于应付之象,不禁大惊,双手一翻,龙阳真气再次迸发,一记小天星掌力沾字诀牵引而出,身形已借助小天星掌力引开波若功真气的那一点点空隙滑了出去。

在这电光石火之间,两人实已交手十数招,在旁人看来不过是一招,其中的凶险非局中之人实难看出。

寒晓身体一滑出,未再停滞,未见他脚着地人又回扑,小天星掌转吐字诀,漫天的掌影如千手观音的手一般击向堤都。他可不能让堤都在此之时占了先机,否则以他们两人实力相当之下,先机一失,怕再无夺回先机之法。

瞬时之间,两人一分再合,又战在了一起。

在这种快节奏的身体与内力的战斗之中,尤其面对堤都这样一个西域魔教的第二大高手,寒晓感到自己的“自弈自道”一层的真气似乎已用到了极至,对于外来力量的化解一时之间竟占不到袭来力量的十之三四,在此情况下,他唯有舍弃化解之法,利用本身的真力与堤都展开搏斗。

寒晓修习龙阳经十有三年,虽未至大成之境,但这龙阳经乃是道家无上功法,经过十多年的吸收转化,他丹田之中的真气已经非常充裕,相比一等一的高手也不呈多让。这时他展开来主动进攻,在强大的气机之下,竟也可堪堪与堤都战成个平手。

两人一个是西域魔教的第二大高手,一个是当今唯一一个身怀龙阳真气的后起之秀,功力相若,实力相当,一时之间你来我往,在内家真气造成的飞沙走石的场景下展开一场惊心动魄的生死较量。

寒晓小心翼翼的应付,进攻、防守一丝不拘。他现在不急,急的是堤都。

久战不下的堤都渐渐有些心急起来,双方交战已近一个时辰,自己这方虽有京国内应在前方设法阻挠赶来相助之人,但那边有两人都是京国武林中第一流的人物,相信不会拦得太久。一旦这两人赶到,则自己就再无机会。

想到此节,堤都回头大声讲了几句寒晓等人听不懂的西域话,然后大吼一声,“龙象波若功”运到最高境地,接连送出七重波若真气,一重十三波,计共九十一波真气,一重重过一重,一波高过一波,气势如山,向寒晓排山倒海似的压来。

那边魔教高手此时却是突然行动,向华灵云等人包围过来,似有动手之象。

寒晓大怒,喝道:“堤都老秃驴,你他妈的不守信用?”怒火之下粗口话都出了。

其实堤都并没有立时叫魔教之人动手的意思,只是耍了个心眼,做个样子让寒晓分心而已。

这寒晓素来本为十分冷静之人,但人一碰到“情”之一事,有时会有失去冷静之时。此时的他是关心则乱,心一到了华灵云的身上就失去了冷静分析的耐性。

堤都要的却正是这个效果。见他心浮气燥,他突然大吼一声,“狮子吼”三次使出,寒晓浑身一颤,竟为他所乘,手脚不禁为之一滞。

堤都右手捏诀却已到他胸前,寒晓已失去了避开阻挡的最好时机。

,望请多收藏!欲知后事如何,更多新章节等着你。支持原创,支持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