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30章 三女护行

第三十章 三女护行

寒晓此时招式已用老,一口真气还未转过来,眼看难以躲过堤都的这全力一击。

突然一条人影快如闪电般地冲了过来,似是堪堪要硬接了堤都这一掌。

寒晓眼光扫处,不禁大惊失色,狂呼道:“不可!”

说时迟那时快,寒晓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突然大吼一声,全身龙阳真气迸发开来,身体以快得不可思议的速度扑将上去,硬是赶在那人影之前拦住了她,双手一环,将那人影抱在了胸前。

此时堤都的惊天掌力已到,寒晓的后背完完全全地亮在了堤都的掌力之下。

寒晓在力尽之下,后背已没有任何的真气在保护,这一雷霆万钧的波若掌如击败革,“啵”的一声闷响,寒晓“哇”的一声惨叫,嘴里喷出了一口大大的鲜血,鲜血一下喷出了十步之远。

寒晓抱着那赶来相救的人被这一掌击出十余步之远,将落地时寒晓再次用尽全力倒转身体,变成了他在下面,只听“嘭”的一声巨响,两人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带起了满天的沙尘。

一条人影惊恐的从他的怀中钻出,将他抱在了胸前,悲呼道:“寒兄弟……”,同时急急取出了一瓶丹药拿了两颗塞进寒晓的口中,瞬间痛哭出声,一脸带雨的梨花,无神的眼,痛苦、绝望的娇颜,天地为之动容,此人正是华云阁女弟子华灵云!

同一时间,几声惊呼传来,“小寒子”、“寒晓”、“少帅”,几条人影同时向两人落地之处掠来。

首先是龙五龙六两人速度最快,瞬间便已到了跟前,急急的将寒晓扶起,也不怕暴露了寒晓的身份,悲呼道:“少帅,少帅,你怎样了?”一脸的焦急、后悔、悲愤。

紧接着江芷若、秋若盈也赶了过来,连书院的那帮学生们也都围了过来。一众人紧张、焦急、关心、悲痛之情尽写在了脸上。

只见华灵云怀中的寒晓脸色惨白如纸,嘴角还沾着未干的鲜血,此时已是气若游丝,陷入昏迷之中。

华灵云紧紧地抱着他,看着他面如死灰的脸,突然之间百感交集。这才与自己只见过两面的少年,这个近一个月来自己和武林正派中人一直在探听的少年,这个第一次见面就对自己语出轻薄的男人,今日里却是两救自己,在关键时刻竟然打算用自己的生命来保护自己!

这样的男人,是怎样的一个人?自己对他是怎样的一种情感?一时之间,这人的身影已深深的烙在了她的内心深处,再也挥之不去。

龙五此时正给寒晓把脉,众人紧张地看着他,见他把手放下,江芷若首先紧张地问道:“这位大哥,小寒子怎么样了,要不要紧?会不会有事?”

龙五怆然道:“少帅受伤极重,怕是很难支撑下去了。”

众人此时早已被惊呆了,哪里还会去注意到这龙五对寒晓的称呼,华灵云、江芷若悲呼一声,痛哭涕泪;秋若盈面色惨淡,泪珠儿半挂眼角;龙六悲愤异常,立身而起向外走去;一众师生悲痛莫名、脸色戚戚。

突然,北面远处的天空突然升起了一颗粉红色的烟花信号,龙五面色大变,急急向堤都等人看去。

此时龙六已走到堤都等人前面不远处,他也看到了那粉红色的烟花信号,亦是面色一变。这时龙五已大声道:“龙六,这是魔宗的信号,快快护送公子走。”

龙六刚想回身,那堤都已挥手派人上来拦截。

原来这是西域魔教与中原魔宗的联络信号。堤都一看到这个信号就知道魔宗的人于前面对正派武林人士的拦截宣告失败。而这边寒晓已昏了过去,堤都心想这几人定然不会理会自己与寒晓的赌约,自己又是使诈在先,这几人就更不会信守承诺。目前唯一之法就是强抢。因此他是想也未想,一见信号立时下令动手。

龙五大急,见这十多名西域魔教门徒同时出手,自己这边哪里能够抵挡得住。他一眼瞥见一众学生要上前帮忙,更是大惊,喝道:“你们不可上来,别白白的送了性命。”

但一众学生哪里还管自己的死活,他们都被寒晓的受伤甚至殒命急红了眼,只想着要与这帮可恶的西域魔徒拼个你死我活以泄心头之恨。

眼看情况危急,龙五对华灵云道:“华小姐,烦请你带我家公子先走,我们来挡住这帮西域魔徒。”

华灵云知道此时情况紧急,也容不得她多想,连忙答应了。背起寒晓往与来路相反的方向跑去。

江芷若、秋若盈见华灵云背了寒晓离去,也跟着跑去,此时此刻,要她们放下寒晓不管,相信她们办不到,尤其是江芷若早已对寒晓情愫暗生,此时她又怎能放心得下?

堤都等人见华灵云背着寒晓离去,当下心中大急,错过此时不抓住寒晓,将之掌握在自己的手上,那就再也没有机会了,若任务失败,他们回去实在是难以交差。因此攻击更急、更烈。

而龙五龙六这边为了给华灵云她们争取时间,更是拼了命的抵挡,加上那些不要命的学生的纠缠,一时之间堤都等人却也不能冲破他们的防线去追赶华灵云她们。

暂不表这边的混战,且说华灵云背着寒晓,后面跟着江芷若、秋若盈两人,三人一路奔跑,一刻也不敢稍停,很快便进入了深山之中。

来到一条三岔路口,华灵云气喘吁吁地停了下来,江芷若问道:“华姐姐,怎么不走了?”

华灵云稍微调了一下气息,道:“我们该往哪条路走?”

三人之中只有秋若盈没有武功,这时才跟了上来,一张粉嫩的小脸早已胀的通红。

上来一问,知道了怎么回事,灵机一动道:“我们还是往右边这条路走,左边这条路我们布个疑阵给他们,他们估计很难阻止魔教众人,相信不过多久魔教就会有人追赶过来,到时就麻烦了。我们在左路布下疑阵,让他们以为我们往那边去了,实则我们却是向右边去,这样或许能拖过一时。”

华灵云点点头道:“姑娘好灵巧的心思,不知如何称呼?”

秋若盈道:“小妹秋若盈,是寒晓的同学。”

华灵云点头道:“好,两位妹妹快依计行事,我们还是要快些走,不然等他们赶上就不妙了。”

秋若盈、江芷若按秋若盈的办法在左边路上布下了疑阵,三人这才背着寒晓向右边路口奔去。

一直又前行了近一个时辰,三人都实在是跑不动了,尤其是秋若盈本身就未练过武功,一张小脸早已白得象纸一样,气喘吁吁。

而华灵云也不列外,她虽身怀上乘武功,但背着寒晓这样一个大男人这般长时间的奔跑,也让她累得够呛的。

一路上江芷若几次要换她来背寒晓她都不同意,说自己还有力气。并说寒晓受不得颠簸,自己轻功稍好,这样能让寒晓少受一些苦。

秋若盈突然惊叫道:“华姐姐,寒晓他似是快不行了。”

华灵云大惊失色,忙把寒晓放了下来,一看,果然此时的寒晓面如死灰,一探他的呼吸,也是出得气多,进的气少。

江芷若哭道;“这怎么办,小寒子他不会就这样死了吧?我不要小寒子死。华姐姐,你快救救他吧,我知道你本事最大了。”

华灵云此时也不知怎样才好,想了一想道:“我们先找一个地方放他下来给他疗伤,不然再这样跑下去,可能他就真的没有救了。”

秋若盈突然指着前方不远处的山谷道:“看那底下有个洞口,那里离路边较远,看上去也很隐蔽,如果不注意找,很难发现,如若刚才小妹不是刚巧看见有一只兔子跑出来我也没有发现。”

华灵云顺着她所指的方向一看,果然有一个洞,不注意看的确看不现来。于是三人背着寒晓向那山谷底下慢慢爬去。不一时便已到了那个山洞口。

江芷若道:“我先进去看一下里面有没有猛兽之类的动物,两位姐姐在此等到我一等。”

华灵云吩咐道:“好,妹妹小心着些。来,拿这支剑进去以作防备。”

江芷若应了一声,道了声“谢谢姐姐”,然后提剑向洞内走去。

不一会,江芷若在里面叫道:“华姐姐,这里没有什么危险,你们可以进来了。”

华灵云应了一声,背着寒晓向里面走去。

这是一个并不算很深的山洞,进去大约二十多米的样子就到头了,里面还算宽敞,空气有点潮湿。

于是找了一块地势较平的地方把寒晓放了下来。

而此时的寒晓,可以用奄奄一息来形容了。

,望请多收藏!欲知后事如何,请登录,更多新章节等着你。支持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