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35章 寒晓失常

第三十五章 寒晓失常

松青子见此情况,对松灵子道:“松灵师弟,你与两位姑娘押后,随后赶来,我先赶过去帮忙。”说罢也不等松灵子答话,身形一掠,展开轻功追去。

却说寒晓惊闻同学们为了自己竟有四人殒命、全班男生尽皆受伤的消息,脑子突然一片空白,情绪失控,全身龙阳真气展开,身形如闪电一般向前飞掠。

不到半个时辰,寒晓已赶到他们班原先的烧烤之处。中原正派人士与西域魔教众人还在混战之中。

看着地上躺着横七竖八的死伤同学,寒晓一股怒气直冲大脑,心底一股怨气同时涌上,双眼血红似妖魔,狂吼一声:“恶徒纳命来。”人已如失控的狂狮一般冲出,直奔正与慕容啸天交战的堤都法王。

堤都猛听他的吼声,暗自吃惊,这小子先前中了自己一掌,照想小命已是难保,怎的恢复得这般快法。

形势却不容他细想,寒晓发疯一般的攻击已临。

面对寒晓发疯般的全力猛攻,堤都亦是全力接战,瞬间两人已连碰了一十三掌。

“嘭嘭嘭”十三掌宛如三掌,火石电光之间的对接,只听传来三声闷响,堤都被寒晓如惊涛骇浪般的掌力直击出三丈开外,一口鲜血涌上口喉,他强自忍住,“咕噜”一声吞下。

此时堤都的惊骇简直是难以用言语来形容。相比他的惊骇,此时他受的伤他倒没有放在心上。

先前与寒晓一战,两人至多是实力相当。而刚才与寒晓交接的这十三掌,这小子的功力却已明显高于自己。这是什么道理?

此时的堤都已不敢恋战,可以说至此他们的行动已是宣告完全失败,再战下去只怕会有更大的伤亡。于是他叽哩咕噜地大叫了几声,魔教众人立时撤战闪退。

而此时的寒晓似已失去了理智,堤都方一退下,他大吼一声冲向其他魔教教徒。待到堤都大喊之时,已有一人伤在了寒晓的狂攻之下。

魔教众人撤退的也是极快,但寒晓的速度却是更快,跑在最后的两名魔教教徒被他追上,一掌一个击在身上,只听“哔哩咔嚓”声中,两人似是没了骨头般瘫倒在地,如同两堆烂泥。

这两人竟是被他的掌力活活的将全身骨骼击碎了。

此时远处突然传来了龙五的喊声:“慕容前辈、虚灵前辈,快快拦住公子,他经脉大乱,再不制止就晚了。”

慕容啸天和虚灵道长早已看出这寒晓不正常了,此时一听龙五喊叫方知缘故。

两人对视一眼掠到寒晓身边,慕容啸天轻轻抓住他的肩膀道:“小兄弟莫要伤心激动。”

寒晓抬起头看了看慕容啸天,一双眼中布满了血丝,茫然道:“啊,是慕容老哥呀。”

见他语气有些缓了,虚灵道长自后赶到,突然无声无息地一指点向他的麻穴,寒晓这才昏睡过去。

岳麓书院学生四死二十六伤的惨剧,此消息不到半日之间便已传遍整个岳阳,引起了所有人的震惊。地方官员颤颤兢兢,如履薄冰,地方官府立时介入了调查。

一时之间,整个岳阳沸腾起来。

一天之内谣言四起,有人说是岳麓书院学生为争女友打架斗殴所至,也有人说是被土匪打劫,也有人说被妖物所伤,众说纷纭,总之此事已弄得人心汪汪。

知府李阳听闻寒晓受伤昏迷的消息,吓得脸都青了,忙带人连夜乘船赶往岳麓书院处理。

事发当天,岳麓书院立时成立了事故处理小组,及后官府介入后与官府配合,分别对此事展开调查以及事故的善后处理工作。

而事故调查的初步结果第二天中午便已向公众开布。当然公布的部分只是说:有外族的匪人潜入京国境内意图不轨,被岳麓书院的学生发现阻挠而凶性大发,对手无寸铁的学生狠下毒手。

而真正的事故调查结果因涉及国家机密已被官府封锁,并秘密上报朝廷京机处。书院中接触到核心机密的几人也被特别交待不得泄漏半句。

但是这一初步结果的公布却也有效的遏制了谣言的进一步扩大,各种各样的谣言也同时慢慢地少了。百姓揪着的一颗心也暂时得到了松懈。

事故调查还在进一步进行中,善后处理工作也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通知死者家属、就此事故做出理赔方案、官府启动援助资金等等,都已在进行之中。

作为此次魔教主要攻击目标的寒晓,此时还处在昏迷之中,这天已是事发后的第三天。

知府李阳是一边着手展开调查、一边着手处理善后工作,一有时间就跑过来看一下寒晓的情况,把寒晓之事看得比他的亲爹之事还要重要。

方南雨由于当天有紧急事务处理未能及时赶上支援,事后第二天晚上才赶到。

对于寒晓的情况以及造成书院学生四死多伤的结果,他是悔恨不已。

而华灵云却不知所终。

岳阳城的五个名医于当天晚上已受官府召集赶到岳麓书院为受伤的学生诊治。

受伤的学生在慕容啸天及武当虚灵道长的初步治疗下伤势得到了有效控制,七名重伤的学生均已脱离生命危险。

岳阳城的名医赶到后当即诊治,并制定了一套完善的诊治方案,力争在最短的时间内让那些受伤的学生得到治愈。

一切事后的处理安置工作均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但此时的岳麓书院却笼罩在一片悲戚之中,没有了往日的欢歌笑语。

死者的家属、伤者的家属已在第二、三天陆陆续续赶来。书院一下子热闹起来,但却是没有一点笑声,死者家属的衰泣声不断传来,悲痛的气氛在书院之内传开。

书院一座别院内的一个厢房中,方南雨正坐在昏迷着的寒晓床前替他把脉,面色肃穆,似若在沉思之中。

秋若盈、江芷若在一旁焦急地看着,关切之情溢于言表。慕容啸天、虚灵道长及伤已有所好转的龙五、龙六等人尽皆期盼地看着方南雨。

先前岳阳来的五位名医都已过来给寒晓诊断过,对寒晓目前的情况他们均感束手无策。众人现在已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方南雨的身上。

见方南雨手一离开寒晓的脉门,首先忍不住问道:“前辈,少帅他怎样了?”他所问的也正是众人的心声。

事发之后寒晓的身份在他们少数人之间自是守不住了。在场的众人都已知道这个少年正是十多年来创造了几个奇迹造福了千百万京国百姓的神奇少年、当朝兵马大元帅寒成忠的公子、前任太师寒礼问之孙。

方南雨面色十分沉重,摇摇头道:“内息紊乱,肝气旺盛,阴阳不调,心脉受阻,想来是他悲愤过度血气攻心所致。待我为他运功顺气瞧瞧。”

说罢盘膝坐于寒晓身后,单掌运气,抵于寒晓后背“灵台穴”之上,“风灵诀”真气缓缓吐出,人也瞬间入定。

众人一脸紧张地望着他们两人,个个都屏住了呼吸,谁也不敢发出任何声响,深怕扰到二人。

同时他们也是很紧张,皆因先前慕容啸天、虚灵道长都曾运气试图为寒晓顺气,但都是无功而退,不知道这被称为“武林第一人”的方南雨是否能够凑功?

约莫过得大半个时辰之后,方南雨才缓缓收掌。江芷若、秋若盈、龙六三人几乎是同时问道:“前辈,小寒子(寒晓、少帅)怎样了?”

方南雨睁开双眼,脸色有些疲惫,他深吸了一口气,才缓缓的道:“幸不辱命,将他体内乱窜的内息调匀了,不致于再有生命危险。但若要醒转过来,却非我能力所及,还是得靠他自己。”

“他这是乱自于心,不想面对先前同学为他而死之事。唯有靠他自己的灵识和意志。他若想醒来自会自个儿醒来,如若他不想醒来,我们硬来也没有办法的。”说罢轻轻叹了一口气。

众人听他之言,倒是松了一口气,总算没有了性命之忧,也算是差强人意了,总比不知他情况,不知他死活的好。下来的事他们也没有办法了,诚如方南雨所说的,要醒来还得靠寒晓自己的意志。

方南雨要众人退出厢房给寒晓好好休息,秋若盈突然道:“方前辈,让我在这里照顾寒晓吧。”

。欲知后事如何,请登录,支持原创。

本書首发于看書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