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38章 苏醒

第三十八章 苏醒

寒晓的失踪,在岳麓书院再次掀起了渲然大波,寒老爷子是心急如焚,王星宇、李阳等人惊惶失措,秋若盈、江芷若两人粉面失色,龙五龙六与龙三等人立时在书院及周围找寻。一时间岳麓书院再一次笼罩在惊恐之中。

老爷子焚急一阵之后,渐渐冷静下来,暗道难道是魔教众人去而复返掳走小晓?但又璇即予以否定,想道龙五龙六两人武功都不弱,纵是一等一的高手,想在他们面前无声无息的带走一个人去是不大可能。

又或是小晓自己醒转走了出去,这个可能性最大,想来龙五龙六两人一心只防外围,对内稍有松懈之时也不稀奇,巧就巧在他们松懈之时的那一点点时间小晓刚好醒转走出去,因之两人都未发现。这样是大有可能,如若是在半夜之时,无人看到小晓出去也没有什么奇怪。

老爷子思来想去,也只寒晓自己醒来走出去的假设最为合理。

老爷子找来秋若盈问道:“小秋啊,你昨晚是几时睡着的?可有什么事情发生过?”

秋若盈回忆道:“大约是丑时过一点,睡前我还跟晓弟说着话呢,后来太困了就不知不觉睡着了。没见有什么异常情况发生呀。哪知今儿个醒来就不见他了,都怪我,睡得太死了。”脸上充满了愧疚、自责之情。

江芷若突然若有所思地道:“昨晚我去睡前未见你披着小寒子的那件长袍呢,是你自己披上的麽?”

秋若盈愕道:“不是你帮我披上的吗?”见江芷若摇摇头,似是想到什么,喜道:“那定是晓弟给我披上的,晓弟一定是醒过来了。”璇即又道:“那他为什么不叫醒我呢,他不知道我们有多担心他吗?他究竟去了哪里了?”脸上微现沮丧。

老爷子颔首道:“那就不会错了,定是小晓醒来见你熟睡,不忍吵扰于你,又怕你着了凉,因而给你披了长袍就出去了。这与我的猜测是相符的。”

秋若盈与江芷若对望一眼,脸上是又惊又喜,喜的是寒晓真的可能醒过来了,惊的是不知他去了哪儿,忒的让人揪心。

老爷子望见二女的表情,更认定了先前猜想的她二人与寒晓之间的关系。遂道:“你们想想,这个时候小晓最可能会去哪个地方呢?”

两女四目一碰:“四位同学的坟地!”几乎是异口同声。

老爷子道:“那我们快些赶去看看。”几人忙往四个同学的坟地赶去。

四位死难同学的埋葬之处就在岳麓书院后山之下。众人一阵急赶,小半个时辰便已到。远远望去,果见一身着灰衫的少年静静伫立于四个同学的墓前,一动不动,状甚落寞,正是刚失踪的寒晓。

到得前面,众人脚步虽轻,但数人一齐同时行来,脚步声依然明显可闻,寒晓却似是未曾听闻,静立于坟前,仍是一动未动。

秋若盈走上前去,轻轻地扶着他的手臂,柔声道:“晓弟,心里很难受麽?这一切都是天已注定,实是怪不得你。

“同学们的在天之灵也是希望我们能够放开心怀快乐地活下去,只有这样,我们才有机会去将那西域魔徒绳之以法,为他们报仇,让他们能安眠于九泉之下。

“如你放不开,这一辈子你都没有机会再为他们报仇了。”其言情真意切,对寒晓此时的心情似是了若指掌。

这秋若盈于寒晓的心结固是知之甚深,对他的情意更是深远绵长,看来她与寒晓之心已是神灵交汇,再无隔阂。

寒晓怜爱的看了她一眼,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柔声道:“若盈,你放心吧,我已想通了。多谢你和芷若这几天来的悉心顾料,你这几天对我所说的话我都听得到,我都会记得的。”

秋若盈闻他之言,不禁粉脸轻红,说不出的娇羞可人,亦有幸福的喜悦于内。

原来这几天来,寒晓一直处于昏迷之中,秋若盈知他未醒之因,了其心结所在,于是每天都在他耳边轻语开导,其间自有那道不尽的绵绵情话。

那些话若在寒晓清醒之时要她说来,或许她还真说不出,但日日对着昏迷不醒的寒晓,心中的担忧、彷徨、思念顾盼之情日甚,自是不知不觉对着不醒人事的寒晓尽数倾诉。

哪知寒晓虽在昏迷中,脑子却有意识,将她的绵绵情话听了个明明白白,记了个清清楚楚,此时说将出来,让她好不害羞。

但得让情郎知晓自己的款款深情,并予柔声轻慰,却有说不出的幸福之感。

寒晓转过身来,行至老爷子面前跪下嗑头:“晓儿给爷爷嗑头了,让爷爷担心,并千里奔波赶来,晓儿内心万分不安。”|

这两句话说完寒晓已是眼泪盈眶。说来在家中除了母亲,他与爷爷感情最为要好,父亲身为京国大将军,平日里军务繁忙,长期留住军营之中,想见一面都难。

哪怕是相见,也不过是匆匆一日半日,难得说上几句话。说实话,对于父亲的感情,他是尊敬多于仰慕。

而爷爷却不同,爷爷自退下以后,除了每月一次的朝会,其余时间多是在家中与他相伴,教他文伦五经、兵书将法,与他畅谈古今历史,论析为官之道。可说上至天文,下于地理,无所不涉。

老爷子除了是他的爷爷,同时又是他的良师益友,两人年龄虽相差了一甲子,却无岁月的沟壑相隔。对于爷爷,他是倾慕与尊敬并重。

寒老爷子扶起他,将他紧紧拥入怀中,轻拍他的后背道:“血浓与水的亲情比什么都重要,听闻你出了事,爷爷与你娘亲是心急如焚啊。

“本来你娘亲坚持要来的,但是这千里奔波的苦爷爷又如何忍心让她一个弱质女子来承受?舟车劳顿加上途中的担忧、思念之苦,怕是还未赶到她已受不了。

“而你爹爹军中军务繁忙,作为统帅,又岂能为了家事而延误军机?是以只能是爷爷亲自来了。

“你是我的亲孙子,别说是千里奔波之苦,就是万里奔波,哪怕是要了爷爷这把老骨头,爷爷也认了。

“否则万一你真的出了什么事,你叫爷爷怎能安生?”说罢,这位曾经权倾天下、令万民景仰的老人亦不禁泪落两腮,浓沫之情感彻天地、浸人肺腑,旁边诸人也不禁尽皆培同掉泪。

老爷子轻将他扶正,目视他的双眸道:“小晓,你的伤是否已痊可?”

见他哽咽点头,又道:“心中之结可已解开?”

寒晓又点了点头,回头望了秋若盈一眼,道:“多亏了若盈的开导。”眼中露出深切的爱意。

说来三女之中秋若盈与他发展最尾,但之后的发展却是令他最为感动。对秋若盈的感情,已由最初的喜欢,到如今之深爱。

秋若盈从他的眼眸中读出了那一份深深的情意,一时间不禁甜入心田,心儿突突,犹如鹿撞。

老爷子看着他们郎情妾意之样,突然呵呵笑道:“好,好,好!”连续三个好字出口,手抚颚下长须看着秋若盈、江芷若两女,一脸的笑意。

两女见他望来的目光,不禁双双面红如霞,道不尽的娇羞,内心却是说不出的欢喜。

老爷子的这三个好字,显然已是认可了她们寒家准媳妇的身份,数日来的担忧、顾虑、彷徨,尽皆在这三字之中得到了回报。

老爷子又问寒晓道:“你的身份已漏,显是不能再呆在这岳麓书院的了,以后你有什么打算?”

他知晓这孙子向来极有主见,从两岁崭露头角起,就从不用他们担过心,一步一环尽有他的打算,家人至多是从旁提提建议、发表一些看法,给他拿捏主意之事却未曾有过,皆由他自行决定。

说来其中种种,古往今来可说是从未有过。但寒晓的每一次决定都是那样至情谙理,往往可收奇效,从未曾让他们失望。

久而久之,尽皆生出对他完全信任之心。然而此时寒晓受此打击,老爷子自是有些担心。

寒晓似是早已想好了以后之路,见爷爷相问,遂道:“此次遭此打击,心痛之余我在昏迷之中思想斗争却从未一刻有停。

“若盈的开导让我豁然开朗。如今天下大势爷爷你是深晓的,这十多年来京国是天下太平,国强民富,百姓康乐。

“但表面平静的形势实是隐藏着巨大的暗涌。从这次西域魔教伏击之事观来,日将不久,毗邻诸国定会有大动。

“勿论此次是哪一方势力的阴谋,其狼子野心已昭然若揭,我们当及早绸谬,爷爷你是知道孙儿志向的。

“而要保住京国的万里江山,让百姓永乐安康、幸福快乐的生活,唯有让京国不断强大起来,否则倾覆之下安有完卵?若不及早准备,不出数年,京国百姓定会陷入水深火热的战乱之中。

“书院也将放假了,过几天孙儿打算到芷若、秋盈家中走走,然后返回京都,回京都之后,还请爷爷帮孙儿一个忙。”说罢看着老爷子。

老爷子颔首道:“小晓你分析的很有道理,爷爷尊重你的决定,说吧,有什么要爷爷帮忙的,爷爷一定帮你办到。”

寒晓徐徐道:“我要见皇帝。”

。支持原创,欲知后事如何,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