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42章 迷

第四十二章 迷

“你要死了,臭晓弟,也不瞧瞧这是哪里,要给芷若姐姐的家人看到了,我看你怎么办。”秋若盈羞道。

寒晓笑道:“怕什么,昨天都已见过家长了,江伯父已暗许了我这个准女婿。看见了又有谁说得来着。”

“见家长?”两女均愕然。

寒晓心道:嘿嘿,太前卫了些,这些是前世二十世纪才开始流行的术语,难怪她们不懂。遂道:“这见家长就是相女婿之意,芷若,怎么样,你家人对我这个未来女婿还满意吧?”

两女这才释然,江芷若“嗯”的一声,道:“以你这样的传奇问题少年,算是强差人意吧,算你过关了。”说着喜滋滋的,笑意写于脸上。心愿终于得偿,怎不让她心里美煞!

“问题少年?”寒晓道:“你是这样评价你未来老公的吗?”说着伸手搂过她的纤腰装着恶狠狠地看着她。

“老公?”又是一个新名词,江芷若、秋若盈两人再度愕然,大惑不解。

“老公,就是相公之意,取自相伴到老至成老公公之意,与天荒地老、天长地久等同义,却更为贴切、让人感动。

“看来哪天老公要教你们学习一下这即将流行的寒氏术语了。”寒晓心想以其让人惑其措辞,不如令人用之传之,还怕以后无人不懂吗?

说罢搂着江芷若纤腰的手稍稍用力,让她紧贴于自己身上,在她耳边轻轻道:“芷若,你还没有回答老公的问题呢?你是怎样评价你老公的呢?”言罢轻轻在她耳边哈了一口气。

这一搂一哈,顿时令得江芷若浑身酥软,整个身体完全贴上了寒晓,呼吸短促,酥胸起伏,嗲声道:“老公,好老公,你就饶了奴婢吧。”

这一嗲软的声音听得寒晓连骨头都酥了:“这才乖嘛,老公赏你一吻。”狠狠在她脸上亲了一口,这才放开她。

眼珠一转,看着一脸笑意的秋若盈坏坏笑道:“若盈,这回到你了吧,还不叫声老公来听听。”

“臭寒晓,你想得美啦,人家又没有说过要嫁给你。我先出去了。”秋若盈见他二人之样,再听寒晓之言,虽轻笑盈盈,却也早已羞得满脸通红,此时见寒晓找上了她,忙甩下一句话,冲将出去。只留得寒晓在后面哈哈大笑。

西湖之上,寒晓、江风行、秋若盈、江芷若等六人正泛舟而行。

西湖水清而澈,水下常见红色的鲤鱼穿梭翻游,凉风吹拂湖面,泛起阵阵涟漪,湖中泛舟游玩之人甚多。

东方旭日初升,湖面之水遇热蒸发,在湖面上形成一层薄薄的水雾,令这西湖之美更添一分神秘。

寒晓问道:“二哥,这一大清早的,怎的西湖就有这么多游客了?平时也是如此吗?”

江风行笑道:“这你就不知道了,这西湖之美,当数早晨、黄昏和月夜之时,每一时段,其景之美各自不同。就说这早晨吧,旭日初起之时,水雾弥漫,空气清朗,鱼虾腾跃,湖光山色若隐若现,令人仿似置身仙境之中,好不爽快。

“而到了黄昏之时,日落西山,斯时霞光万丈,整个西湖呈现一片金黄之色,让人如身在一个金黄色的巨大帷帐之中,温暖而遐意。

“到得晚上,月光之夜,西湖映月,波光粼粼,置身天湖两月之间,远处山峦水影绰绰,那是浪漫而富有诗意。许多青年男女最是喜欢于月圆之夜泛舟湖上,谈情说爱,别有一番情趣。寒兄弟你若在杭州多留些时日,当尽领略这西湖三时之美,才不虚此番杭州之行。”

寒晓开玩笑道:“瞧二哥说得这般浪漫而老练,却不知有多少个痴情少女于月圆之夜在这西湖之上坠入二哥的柔情之网了?”

江芷若也跟着起哄:“是呀,二哥,你快快说说看,在这西湖之上你帮小妹找了多少个二嫂了?”

江风行脸不红、心不跳、大言不惭地道:“那还用说,凭你二哥胜赛潘安之貌,当得上是玉树临风、风流倜傥,加上拥有这苏秦之舌,江家二少的身份,在这西湖之上,倒在你二哥怀里的思春少女,不敢说一千,八百之数不在话下。”

寒晓、江芷若转身作呕吐状,秋若盈则是掩嘴大笑不已。

寒晓指着江风行笑得肠胃卷曲:“二哥,小弟对你的敬仰当真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呀,你也太能吹了吧?”

一时间,四位风华少年男女不禁相视大笑起来,轻松之情仿佛也感染了整个西湖。

此时湖面水雾渐渐散去,远处的山峦清影逐渐清晰,早晨的阳光照在人的身上,一阵暖洋洋的,十分舒服。

寒晓抬眼望去,但见晨曦的西湖美如画卷,当真是诗画难表。

这西湖三面环山,一面濒城,山虽不高却逶迤清秀,水虽不广但分割多姿。长堤卧波,湖中有岛,岛中建有湖亭台楼阁点缀其间,峰、园、洞、泉隐现各处,美丽迷人。

这晨曦的西湖给人之美感,果如江风行所说,别具一番美姿。置身其中,端的是令人神清气爽,无尽疏畅。

“好长的堤呀!”寒晓指着一条长达约有三千米的堤坝叹道。

“那是苏堤。”江风行道:“这是前朝诗人苏东坡任杭州知州之时,发动民工开浚西湖,除葑草,挖淤泥,化工20万,筑成的一条从南山到北山横贯湖面长堤。

“苏堤长九百丈,堤上建有石拱桥六座,名曰:映波、锁澜、望山、压堤、东浦、跨虹。

“传说堤成通行时,苏氏无比喜悦,作诗云:‘六桥横绝天汉上,北山始与南山通。忽惊二十五万丈,老葑席卷苍云空!’苏堤风光旖旎,阴、晴、雨、雪各具情趣,四时美景也不尽相同,尤以春天清晨赏景最佳,故有‘苏堤春晓’之美名。

“我国诗人李攀龙有诗赞曰:‘桃红柳绿竞春天,澹点烟波倚岸妍。画舫停桡观翠袖,长堤勒马踏晴烟。花朝曾问西冷浪,谷雨重登锦坞巅。纵目楼台穷眺望,万山争列酒杯前。’说的就是这苏堤春晓之美景。

“可惜寒兄弟你来的不对季节,不然亦可领略一番这骚人墨客诗中之意境了。不过此时也不错,你自个瞧瞧想必已见分晓。”江风行这小子虽说有些不务正业,但对这西湖轶事倒是混个滚瓜烂熟,此时说来,不论是前事或墨诗,竟是如数家珍一般,颇有些骚客之相。

行得片刻,秋若盈道:“二哥,听说杭州西湖灵隐寺的签文甚是灵验,这灵隐寺却不知在哪个方位呢?”

江风行笑道:“二哥就知道,你们两个女孩子出来,必定会去这灵隐寺去求一支姻缘签,二哥这就带你们去。”

又道:“这灵隐寺位于西湖西北面,处于飞来峰与北高峰之间的灵隐山麓中,两峰挟峙,林木耸秀,深山古寺,云烟万状,是一处古朴幽静、景色宜人的游览胜地,亦是江南著名古刹之一。

“灵隐寺因系神话人物济公的出家之处而闻名,相传济颠飞升之时,口中‘呢嘛呢嘛呢呍”的轻念几句咒语,将一股灵气留于人间,便是落在这灵隐古刹之内,因而这灵隐签文向来极为灵验,尤其是这姻缘之签,相传还未有不灵之说。”

江风行一番话说得秋若盈、江芷若两女心动不已,纷纷催促快些去瞧一瞧,求支签来玩玩。

当下舟向西湖西北之向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