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43章 灵隐签缘

第四十三章 灵隐签缘

鹫岭郁岧峣,龙宫锁寂寥。

楼观沧海日,门对浙江潮。

桂子月中落,天香云外飘。

扪萝登塔远,刳木取泉遥。

霜薄花更发,冰轻叶未凋。

夙龄尚遐异,搜对涤烦嚣。

待入天台路,看余度石桥。

这是宋之问游杭州灵隐寺时所写之诗,寒晓等人一路行来,感到这灵隐寺确实深得";隐";字之意趣,整座雄伟寺宇就深隐在西湖群峰密林清泉的一片浓绿之中。寺前有冷泉、飞来峰诸胜。

寒晓等人到得灵隐山麓,沿山路走走歇歇,将近中午之时终于到达了这名闻天下的古刹。

此时灵隐寺中礼佛朝拜之人甚多。天王殿、大雄宝殿、药师殿这灵隐三大殿中人影绰绰,来往之人络绎不绝,热闹非凡。

进得天王殿中,只见正中面朝山门的佛龛供奉着弥勒佛像,袒胸露腹,趺坐蒲团,笑容可掬;背对山门的佛龛供奉的是佛教护法神韦驮雕像,像高约一丈,头戴金盔,身裹甲胄,神采奕奕。这尊雕像以香樟木雕造,甚是稀有。

天王殿两侧是四大天王彩塑像,高各约两丈有余,个个身披重甲。其中两个形态威武,两个神色和善,正是俗称的四大金刚

弥勒佛像佛龛之上,不少人在虔诚膜拜,磕头祈求佛祖保佑。求签之人亦是络绎不绝,但多是女客居多。殿门左进之处,一位老头儿身着文衫摆了一张桌子在那里解签。

寒晓对这些个东东并不居信,找了个借口,留下江风行带着秋若盈、江芷若两人去求签,自个儿溜出观赏风景去了。而龙五龙六则在殿会等候。

寒晓游完大雄宝殿、药王殿出来,见他们还未出来。突然想起传说中那济颠的行为,一时竟然童心大起,专往僻静之处去瞄盯。

寒晓正东张西望之时,江风行几人从天王殿中走了出来。

见他鬼鬼祟祟的模样,江芷若不禁好奇问道:“小寒子,你在干什么呀?”

寒晓神秘地道:“闲着无聊,我在看有没有僧人在寺里偷吃狗肉呀,有的话讨些来吃,好久不吃狗肉了,想得紧了。哎呀,想起都要流口水了。”

江风行等人尽皆莞尔,象看怪物似的看着他。

寒晓嘿嘿笑道:“济颠以前不是一个酒肉和尚吗,他最是爱吃狗肉,最爱说的一句话是‘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我正想瞧瞧他有没有把这个光荣传统留下。”

众人闻言,登时哭笑不得,天下竟有这等涂鸦佛门清静地之

人?

寒晓呵呵笑着转移话题:“怎么样,两位美女,求得什么好签呀?”

江芷若兴奋地道:“我求得一支上上签,签文上说我红鸾星动,姻缘已至,三年之内必会与意中之人成双成对,结百年之约。我觉得好灵呀。”两眼发出了光。

寒晓见秋若盈面露恻恻之情,不禁问道:“若盈,你求的签呢,不好吗?为何这般不愉?”

秋若盈把手中签文轻轻捏在手中,“这求签之事说不得准的,我才不信呢。”脸上却是不甚自然,刚才最先要来求签的是她,如今说不信自是有些自相矛盾。

寒晓笑道:“定是那解签之人只有半吊子的水准,说的不准,你面前便有一个通晓古今、学贯万卷的大博士,你拿来我瞧瞧。”

秋若盈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忍不住将签文递与了他。

寒晓接过一看,共有两张签文,其中第一张是第四十四签“周郎赤壁败曹兵”,签文曰:棋逢敌手要藏机,黑白盘中未决时,到底欲知谁胜负,须教先著相机宜。

于是问道:“这张是求给秋伯父的吧?”见秋若盈点了点头,又问道:“那解签的怎么说?”

秋若盈道:“那解签的说‘本签为棋逢对手之象,凡事吉而后凶,有转恶之嫌,藏有大凶之象,须得小心为之,胜负之分,难以解之,自求天助吧’,解签的说我爹爹将会有一大难,是否得以渡过,实是未知之数。”说罢,甚是担心。

寒晓“切”了一声道:“我就说那解签的是半吊子嘛,一知半解,也敢来给人家解签,这杭州当真无人了吗?”

又道:“这前面所说,这解签的固是说的有些道理,但后一部分他却没有领悟‘到底欲知谁胜负,须教先著相机宜’之意,这句说的是决定胜负之时莫迟疑,认为可行瞅准时机则应当机立断,毫不犹豫决定即可。

“尤自应和者。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示人早知觉悟多作善,方能有善报这签名不是‘周郎赤壁败曹兵’吗,其过程虽是颇为艰难险阻,但最终结果仍是周郎胜了,这有何难解的,这不过是一张中签。若盈,你就放心吧,没事的,就算有天大之事,不还有我吗?”

听了寒晓的解签之说,秋若盈这才稍稍放心,但却还是忧心,不知父亲将会出什么事情。

寒晓拿起第二张签文,见是第五十四签“吕仙枕黄梁未熟”,签文曰:梦中得宝醒来无,应说巫山只是虚。苦问婚姻并病讼,别寻生路得相宜。

知是秋若盈求姻缘之签,又问道:“那半吊子解签的又怎来解的此签?”知这签并非好签,于是乎先给那解签的定了个“半吊子”以让秋若盈宽心,意即那解签人所解之签言不可尽信。

秋若盈懊恼的道:“这签从字面上看就不好了,那还有什么好话可说的,他说我此时若有喜欢之人,劝我莫痴迷,尽早另觅人家的好,否则到头来是空欢喜一场,黄梁一梦而已。你说气不气人,晓弟,难道我真的与你无缘吗?”说罢凄凄戚戚,泪珠盈眶。

寒晓听罢勃然大怒:“哪里来的狗屁解签人,呆会让我去揪他出来问问,他这是从哪里学来的解签之法,当真放他娘的狗屁。”一张脸儿气得都紫了。

二女从未见他发过这么大的气,连粗口话都出来了。不禁问道:“这解签的又解的不对吗?”

寒晓愤道:“何止不对,简直是大大的不对,素来求签占卜之事,无有其一棒子打死之说,就是极凶之卦,极下之签,也有否极泰来、绝处逢生之机,这解签的竟然连这都不知,如何能给人解签,当真是气死我了。”

寒晓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长长的呼出,内心才渐渐平复,道:“这一签本来是一个下下之签,但于解签之时,唯一的生路便是那签文的最后一句‘别寻生路得相宜’,这一句其实是有多解。所谓‘别寻生路’,这个半吊子解签的把它解成叫你另觅他人的吧?”说着眼睛望向秋若盈。

秋若盈道:“不错,那老先生是这样解的。”

寒晓道:“这就是了,其实这一句话应是这样解释:别寻意即另外寻找,后面的几个字是倒过来的,应是‘得相宜生路’,则这一句变成‘别寻得相宜生路’。

“这里应是重相宜而轻生路,意即是说另外寻找还能相宜之路而生,此签之解,于古人而言,实是要求求签者在修阴骘方面多下功夫,则可爰之,如此必有转机,前程亦方可远大。如此一解,则此签不过中下签罢了,有何担忧的。”

又道:“大不了以后我们多做善事,即是修阴骘了,如若你相信签文之说,以后照此做就行了。谁要把我们分开,老子遇神杀神,遇佛杀佛,我管他天皇老子。”

说着轻轻的握着秋若盈的小手,但觉那小手冰冰凉凉的,还在微微颤抖,寒晓的手一握住了她,这才停下。寒晓又是心疼又是气愤,那半吊子解签的老头当真是害人不浅呀。

江风行佩服的道:“寒兄弟,你好厉害呀,这么难的签文你都会解,以二哥看,你如果将来混不下去了,不如到这灵隐寺来做个解签的如何?二哥在旁帮你点收银两,不亦乐乎。你觉得这个主意行吧?”

寒晓嘿嘿笑道:“好啊,那你先帮我在这里耗个位子,明天你就找一张桌子来这里坐。”

江风行讪讪笑道:“再想想,再想想。”

众人则想下山去,这时一个年约二十四五岁的和尚向他们走了过来,行至面前宣了一声佛号,对寒晓道:“小施主请了,鄙寺方丈大师想与施主一唔,还请赏光。”

看书罓小说首发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