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51章 奇思妙想

第五十一章 奇思妙想

江扬远最为激动,当即抓住寒晓的双肩激动的问道:“寒贤侄,你真的有办法治愈家父么?”他的双手、声音都因激动而微微有些颤抖。

寒晓但觉得江扬远的两手五指之间传来一股强劲的阳刚之气,紧紧地抓着自己的双肩,体内龙阳真气应即而起,顿时将那股气化解。

轻轻地拍了拍江扬远的手,寒晓道:“伯父勿需如此激动,这方法么小侄倒是想到了一个,不过成与不成尚须试过才知晓。”

江扬远此时也知道自己激动得有些过了,忙松开双手,不好意思地道:“叔叔是太高兴了,失礼了,贤侄,弄痛你了吗?”

寒晓轻轻笑道:“没事,小侄皮厚着呢。不过伯父好强劲的‘混元功’,若非小侄修习的内功不同于一般人的功法,想来定然承受不住伯父的这一抓之威。”心道这江伯父内功倒也深厚,不在龙五之下。

而江扬远心中却是暗自吃惊,他虽是在激动之下不经意的一抓,但不知不觉中双手五指已含有他修习了三四十年的“混元真气”在内,若是平常武林人物,怕不被他这一抓捏得肩骨碎裂。

但这一抓到了寒晓身上,却如石沉大海,不见了踪影,连反弹的力道亦未见一点。江扬远心中暗道:这寒贤侄一身修为当真是深不可测。

江扬远讪笑道:“贤侄说笑了。”又道::“贤侄,不知用何法为家父治疗呢?”

寒晓道:“小侄因修习的内功有异于常人,自身真气对于受损的经脉有一种自然的感觉

。先前曾在龙五哥的身上试过。此次在老爷子的身上再次发生此种情形,侍才已得到了徐大夫的证实。

“小侄自从为龙五哥疗过伤之后就一直在想,能不能利用小侄本身的真气为人开通闭塞的经脉呢?经过细思之下,小侄认为有很大的可能性。

“但由于小侄修为尚浅,如若独自一人施运真气为伤者疗治,恐有后力不继而身陷两难的危险之境。今日见了徐大夫精湛的针炙之术,令小侄眼前突然一亮:何不用真气冲脉配合针炙之术为伤者冲开闭塞的经脉呢?

“若与针炙之术配合,一则可适当保留小侄本身的真气、让之少受损耗,二则可借针炙的神奇之术让受伤者减少痛苦,三则可减少危险的成数,四则在施治的过程中与深通医理的大夫交流,能更有效的把握尺度,拿出更为合理的治疗方案。

“如此一想,便深觉此法之可行,于是便大胆地提出了。当然,这需要徐大夫广博的医学知识及精湛的针炙之术的配合。成与不成,尚是未知之数。”

寒晓说完,江扬远细思之下亦感到甚为有理,能够看到治愈久病在榻的父亲的顽疾,这是他长期以来的夙愿,又怎能不让他心动,如何不让他激动难捺呢?

想到这十多年来父亲长卧于榻的痛苦,如今有了治愈再次站起的希望,江扬远看了看江风贤,道:“风贤,你是江家长子,你来表个态吧。”

江风贤听闻寒晓之言,心中也是极为激动,此时见父亲询问于他,便道:“孩儿赞成一试,相信爷爷也会赞成的,毕竟这久卧于床的痛苦也只有身受的他才最深有体会。

“此次治疗不管成与不成,我们都要去做。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只要我们做儿孙的尽了力,相信爷爷也不会怪责。但如果我们明知有机会治愈他而不敢去尝试,那却是于心难安了。”

江扬远道:“那就决定一试,寒贤侄、徐大夫,那就拜托两位了。”

徐大夫道:“治病救人乃是我做大夫的职责,再说有机会行此前所未行的治疗之法来治这顽疾,乃是我辈学医之人一生的追求

。老夫定会全力配合寒公子。”

江扬远道:“那真是太感谢了。”又道:“寒贤侄,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开始实施治疗呢?”

“今日太晚了,徐大夫也累了,待小侄认真想一想,明日与徐大夫商量一下拿出一个治疗方案来再定。”寒晓想了想道。

江扬远点了点头,道:“如此甚好,有个周祥的计划,到时也不至于手忙脚乱。”心道这寒贤侄好细腻的心思,果具大将之风。

当下,徐大夫替江老爷子下了针,看着江老爷子服了药之后,见无甚异常这才告辞。江扬远吩咐江风贤送他出去,并嘱咐用车把徐大夫送回家。

待送走了徐大夫,寒晓这才问道:“伯父,爷爷是如何会得此顽疾的?”

江扬远道:“此事说来话长,如若贤侄想听,叔叔就给你慢慢道来。”一顿,徐徐道:“这事还得从十多年前与魔宗的泰山之战说起。当时叔叔正当壮年,你风贤大哥也才十岁。在这正邪相争的当儿,叔叔我也想去参加,为正义之事尽一分力。

“但当时正值战乱之时,我身为江家独子,肩负着挑起江家重任之责,不管叔叔我如何恳求,父亲就是不许我去参加。

“父亲当时已是年过半百,因修习‘混元功’之故,身体甚是硬朗。他聚集了江浙一带数名有名的高手一齐前往泰山助阵。

“那一战当真是惨烈……”当年泰山的正邪之战从江扬远的口中徐徐重现,听得寒晓等人是热血沸腾,激动不已。东问西问个不停,尤其是江芷若问题从未停过。

待江扬远说到江成天江老爷子与魔宗高手之战时这才停下不再问。只听江扬远述道:“在泰山与魔宗之战中,父亲与魔宗护法练格儿独战五百回合,那练格儿一身赤练魔功已修至大成,功力深不可测。

“两人之战可谓是势均力敌,最后父亲虽然终于战胜练格儿,将其毙于掌下,但自己也中了练格儿赤练魔功,身受重伤,全身经脉多处受了极大的损伤。

“当时虽然得到了救治,但奈何受伤太重,回家后不到半年,各处受伤的经脉伤势便再度恶化,虽请了不少名医诊治,均不见大的效果,一年之后便瘫痪了

“如此一躺便是十多年。这十多年来,叔叔我身为人子,看到父亲如此情形,自是心如刀割呀。我一边经营着江家的生意,一边遍寻名医来为父亲医治。

“但这多年来看的名医不下三十人,均不见有人能让父亲恢复如常。叔叔我心里这痛呀,恨不得取而代之,宁愿躺在榻上的是我。

“这十多年来,京国太平,国势日强,江家的生意也是蒸蒸日上,但由于父亲之顽疾,叔叔却是从未有一刻得以心安。后悔当初为何不固执己见随了父亲上泰山,替父亲受了那几掌,也不至于让父亲受了这么多年的苦。”

这段往事,江扬远足足花了大半个时辰才说完。江风贤等三兄妹听得是如痴如醉,显也是第一次听到这段爷爷的英雄事迹。讲到激动处,三人无不情绪高涨,磨拳擦掌跃跃欲试;说到惊险处,又不禁惊叫出声;述到伤心处,无不淆然泪下。

寒晓听得亦不禁时而激动时而黯然,不禁激起了埋藏于心中的英雄气慨。暗道有朝一日定然要将这魔宗迁灭。

听罢江成天的往事,闻罢这泰山之役正派武林人士的英雄事迹,寒晓道:“伯父,你放心,小侄就是拼了性命也要反爷爷治好,让他重新站起来,再次享受人生的乐趣。”

一时间众人把希望完全寄托在寒晓的身上。

次日早上,徐大夫如约而来。给老爷子施完针之后,寒晓将晚上整理出来的思路与他说了,又听取了他的意见,将治疗方案完善,经过一天的研讨两人终于定下了最终的治疗方案,决定第二天便依方案进行施治。

第二天,寒晓与徐大夫做好了施治前的准备。吩咐众人退出厢房,只留江风贤于内协助,以免施治过程中受到干扰。并嘱咐不经传唤任何人不得打扰。然后关上房门开始了医学针炙之术与真气两样配合冲脉的首次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