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62章 离别依依

第六十二章 离别依依

寒晓顿了一顿继续说道:“不过有一点若盈你要记住,助人要适得其法,要从根源上为他们谋划,我们是扶与助,而不仅光是救济,要通过扶助,让有需要的人在我们的帮助下走出困境,从而过上新的生活;让我们所扶助的事业发挥积极效用,将来能帮到更多的需要帮助的人,那才是我们行善求安的最终目标。”

秋若盈已与他确定了关系,也就差个还未拜堂成亲而已,因而在父母面前也不掩饰,闻听爱郎的临别依依之言,知道爱郎担心自己灵隐寺求签之事,交待之事皆是让她多修功德,减轻自己内心之忧,不禁大为感动,轻轻偎于寒晓胸前,热泪盈眶,真是:粉面桃花涕零颜,道不尽的依依离别情绪。

寒晓轻拍她的香肩,替她拭去脸上的泪水,柔声道:“若盈你勿须难过,暂时的离别是为了日后能长厢斯守,你放心,晓弟一定会想着你的,每时每刻都会想着你,最多这样,我吃饭的时候想着你,睡觉的时候想着你,走路的时候想着你,就算上茅厕的时候也想着你,这总行了吧?”

秋若盈“噗嗤”一声笑了,嗔道:“我才不要你上茅厕时想着我呢,那可臭死了。”泪痕之中的笑颜,犹若春天烂漫盛开的幽谷兰花,甚是惹人怜爱。

寒晓见她笑了,怜爱地道:“好了好了,你看你笑起来多好看呀,不要整天愁眉苦脸的,眼角也容易长出鱼尾纹来,那就不漂亮啦。”

秋若盈不自觉的摸了摸两边眼角,似是担心自己真的长出鱼尾纹来。嗔道:“才不会呢,我就是老到掉了牙齿也不会给它长出来,我要永远都那么年轻漂亮,若盈要晓弟你永远都那样爱我、疼我、怜我惜我。”

寒晓温柔地道:“秋大小姐有令,寒晓莫敢不从,不过就是大小姐不说,小弟我也会一辈子爱护你、疼惜你,你是我的心肝小宝贝,是我最亲最亲的人,这一辈子,不,是下一辈子,再下辈子,再下下辈子,你都是有最亲最爱的人儿,生生不熄,永世不忘。”

绵绵情话入耳,知心爱意进心,秋若盈内心充满了幸福之感。秋若盈在瞬时之间陶醉在这浓浓的离别柔情之中。

过得好大一会,秋若盈方自迷醉中醒来,突然“哼”了一声道:“你别以为说了这么几句话我就轻易放过你了,我可警告你,我不在你身边了你可别趁机到处去拈花惹草啊,你要把云姐姐给我们找回来,我好想云姐姐呀。”

寒晓嘿嘿笑道:“怎会呢,我可是天底下第一老实之人,保证绝对不会随便去拈花惹草的,怕就怕我这人太优秀了,那些花草来拈惹我怎么办,那可大大的不妙。”心道:“我不‘随便’去拈花惹草,我要‘随便’去年拈惹,这总对了吧?”

秋若盈小嘴一厥,道:“哼,她们敢吗?我叫云姐姐来收拾她们,总之就是不许你主动去招惹她们。”

寒晓忙信誓旦旦的拍胸脯保证,一定听她的话。心道:“老子不去拈花惹草,但老子去拈草惹花行了吧。你老公我可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你们三个都不在身边,我不去拈拈草,惹惹花,这日子可怎么打发呀。最多是答应你们尽量少拈一些,这总行了吧。”

秋千山夫妇见他们的小儿女状,老怀甚慰,笑呵呵地在旁边看着他们两人打情骂俏,仿佛看到了自己年轻时候的影子,不禁想起当年两人热恋之时那花前月下之盟、湖光山色之誓,一时间竟然痴了。

与秋若盈依依惜别,寒晓三人驱马直奔京城。日行夜宿,一路风尘,到得京都之日已是农历腊月二十八了。

此时已是深冬季节,京都的天空下起了皑皑白雪,鹅绒般的雪花和着凛励的寒风飘落到脸上,感到一阵透心透骨的寒意。

寒晓拭去衣衫上的斑斑雪花,看着京城外到处白茫茫的一片雪地,积雪深达一尺,哈了一口气,整了整衣衫,大笑道:“京城,我又回来了。”声响直震得不远处树上的积雪簌簌而落,远处有几个行人不禁回过头来看了一眼,想是甚为奇怪这少年人无端笑的什么。

想起此次返京的目的,一时间热血沸腾,豪气干云,对着龙五龙六道:“龙五龙六哥,小弟过完年准备投入军营,干一番大事业,你们两个有没有兴趣跟随我去呢?”

龙五龙六与相处日久,对他已是打从内心敬佩。此时见问,齐声道:“我们两兄弟愿随少帅,不论是刀山火海,誓死相随。”

寒晓大笑道:“好,我们兄弟三人齐投军营,来日金戈铁马,驰骋沙场,建功立业,方不负生就这七尺男儿身躯。你们放心,有小弟在,一定让你们有大展拳脚的机会。”

想到以后有机会跟随少帅驰骋缰场、挥刀杀敌的场景,龙五龙六两颗年轻的心亦不禁激活起来,热血沸腾,内心的豪气亦冲脑而出。一时之间三个都觉得那深冬的刺骨寒意再也不算什么,有的是无尽的**和美好的憧憬。

“走,进城。”寒晓一声令下,三人三骑冲了出去,“踏刷”之声霎时便消失在城门之外。

寒晓三人的归来,自是让整个元帅府热闹起来。林氏抓着儿子左摸右捏,似是生怕儿子哪里少了块肉一般。见到儿子又长高了许多,但显见消瘦了不少,心中又是欢喜又是心疼,搂着寒晓久久不舍放开。

老爷子依然红光满面,祖母看着孙子更是爱怜有加,笑不拢嘴,加上过得两天便到年三十了,府中张灯结彩,一片喜洋洋的气氛,更是给元帅府带来了无穷的欢庆之气。

到了除夕夜,寒成忠也从军营赶回来了,一家团聚,自是其乐融融。

寒晓问了老爷子晋见皇帝之事,老爷子笑道:“那是小事一桩,圣上听闻你决定出山了,并想晋见龙颜,甚是欢喜,说道你若是想见他,随时都可以,他不是赐了你一块金牌吗,圣上说了,你若想进宫,只需持那金牌晋见,皇宫侍卫没有谁敢拦阻于你。不过要过年了,你还是过完年再进宫面圣吧。”

寒晓这才放心,心想:“我得及早把计划书准备好在此,过完了年好拿去面见皇帝。”于是便自去书房撰写改革大计去了。

。大大们,该给朵花了吧!

本書首发于看書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