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63章 再见林昆

第六十三章 再见林昆

(大大们支持一下小丁的新作《修龙阶》,谢谢!)

转眼间便到了晚上,除夕之夜,京都自是一片热闹之象,烟花飞舞,炮仗轰鸣,欢歌热舞,灯红彩炫,举国欢腾。

但寒晓却并不轻松。别人是欢天喜地、高高兴兴过年,他却是整天呆在书房之中半步不出。

在元帅府,过年之时什么都不是很讲究,府中丫鬟家丁都可小赌娱情,那自是热闹非凡。寒晓除了年初一时出来给父母家人请了安讨了压岁钱,平日里整天就呆在书房之中,撰写即将拿之晋见天庆皇帝的改革方案。林氏固是心疼儿子,数番劝他出去找朋友耍玩,寒晓都是一笑置之。

到得年初五,这日寒晓正呆在书房拟撰改革方案的最后一项。突然府中婢女来报说林昆林少爷来找他。寒晓一听,这才放下手中纸笔,粗略收拾一下便直往前厅冲去。

林昆是他自小玩到大的好兄弟,他谁都可以不见,唯独这个好兄弟却是非得见不可。一边走一边想道:“这小子也有两年不见了,不知他在军营混得怎么样?”

到得前厅,只见一个身着军服,身材魁梧、方面大耳的青年正在厅中焦急等候,不时东张西望,状甚激动。一见寒晓进来,立时冲了上来,一把将他抱住,欢呼道:“老大,我可想死你了,今日我返回府中,听说你年前回来了,我是兵不解甲,立时赶过来见你了。”

寒晓将他推开,给了他一捶,笑道:“什么兵不解甲,我看你是想让我看看你的拉风模样吧。你这小子,两年不见了,还是老样子,死性不改,长得高高大大的,却象个娘们。怎样,这两年在军营中混出什么名堂没有?有没有给你老大我丢脸,有没有给我脸上抹黑呀?”

林昆笑道:“老大,你能不能哔哩叭啦的说那么多行不,你也知道兄弟我记性不好的,哪记得那么多?”不过说归说,林昆还是立即摆了一个拉风的军姿,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高声道:“禀报老大,兄弟现在是虎军精蔚手下的一名百夫长,绝对不会给老大你丢脸。”璇即又嘻嘻笑道:“老大,你真是小弟肚子里面的蛔虫呀,你怎么知道小弟是故意穿这身衣服来见你的?”

寒晓笑道:“你小子屁股一撅我就知道你想放什么屁,少跟我来这一套。不过你小子也行啊,和平年代,两年时间就混了个百夫长,不错不错,没有给你老大我丢脸儿,怎样,这次回家,可逗留多少天,有何打算?”

林昆笑道:“小弟只获批了半个月的假,过完元宵便得折返军营了。可逗留的时间不过十来天。回来了当然是跟老大你去狂耍一番,听听曲儿,逛逛花巷,泡泡马子。两年未再听闻老大你的教诲了,这回不狠狠听个够怎么得了。”这小子当真是寒晓打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兄弟,也是寒晓的铁杆粉丝,对寒晓的一些新鲜名词却是知道不少。

寒晓笑斥道:“什么狠狠听我的教诲,我看你是想狠狠的敲老子的竹杠吧。”

林昆嘿嘿笑道:“小弟是一个无比纯洁的青年,怎么会有那种想法呢。不会不会,老大你想歪了。”

寒晓心道:“这小子还是这么厚脸皮,想来这个百夫长的位子也有这个原因在内里吧?”笑道:“看你还想着我这个老大的份上,就依你,你先回去换一件衣衫再来,你现在这个打扮我可是不敢跟你走出去,你是拉风了,但我可不想被别人拿鸡蛋来砸我。”

林昆嘿嘿笑道:“那好,老大今天带小弟去哪里玩儿?”

寒晓道:“今日我们游长城去,听说这几天长城上面都好热闹,一连几天的游园活动,今天还有灯谜呢,从早上到晚上都有,可是有很多美女去那游玩的啊!”

林昆一听,眼珠都快要突得跳出来了。叫道:“美女耶,我喜欢,奶奶的,两年未闻过胭脂味了,肝火旺极,再不沾沾女人,小弟可要憋出病来了。小弟这就回去换衣裳,老大你可得在家等我呀。”说完便转身出去。

走到门口,林昆又转过身来道:“老大,要不要叫上几个兄弟一起去,这样热闹一些?”

寒晓笑道:“当然,人多热闹一些,随便你了,由你安排,我就在府中等你,你搞定了就来叫我。”林昆便高高兴兴地回去了。

到得中午,寒晓用过午膳,府中婢女这才来报,说林少爷已在外面等候。寒晓午膳之时已跟母亲说了这事,母亲自是欢喜,劝他与林昆等人多玩些时候,玩得开心些。她自己劝不动儿子出去玩耍,又见儿子整日里呆在家中,甚怕闷坏了他,这时见他竟主动要出去,自是极力支持了。

出得府来,只见林昆与另外两个少年在外等候,都是他认识的,也是以前常玩在一起的好朋友。一个是户部侍郎的公子凌丘峰,一个是当朝文渊阁大学士古藤鳞之孙古砚,两人均是与寒晓从小玩到大的好伙伴。

寒晓一见两人,当即笑道:“凌兄古兄,半年不见,两位更显风流俊朗了,小弟自愧不如呀,今日不知又有多少思春少女被两位勾了魂儿了。”

凌丘峰是一个高高瘦的少年,闻言笑斥道:“好你个神童少年呀,搞得那般神秘,竟然瞒了我等十多年,书呆子,你看我们应该怎样罚这小子才好?”

书呆子就是那古砚,其实他并非真正的书呆子,只是名字中有一个砚字,读书人常说“笔墨纸砚”,他取了这么一个读书人文房四宝之一做名字,于是便被玩伴戏称书呆子。

古砚整了整衣冠,清了清噪子,故作严肃地道:“小生是个读书人,讲究知书达礼,修心养性,推己及人,是从不刻意隐瞒事情的,这寒晓兄作为一个读书人将此事瞒了我等十多年,罪不容恕,这么吧,就罚他‘**’诗一百首,外加太乐居一餐酒席,酒菜任叫,不得异议。如何?”凌林两人均是拍手叫好。

寒晓笑骂道:“好你个书呆子,一见面就来宰你们老大我,小心老子把你们全都阄了抓进宫去侍候老太监去。”

三人齐叫道:“靠,老大,你也太狠了,至少也给侍候一个贵妃太后之类的美人儿吧,你却要我们去侍候老太监,也太不近人情了?我们严重抗议,提议将酒席改为三天,以酒醉饭足为止。”

寒晓见他们三人站在同一阵线上,只好装着无奈地道:“怕了你们了,三天就三天,我要你们三人天天醉在太乐居,嘿嘿,老子再叫几个老妓女来陪陪你们,让你们尝尝小牛吃老草的滋味。”

“哇靠,老大你找死。”三人一齐冲了过来,寒晓早就跑得远了。四人便在追逐之中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