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64章 灯谜情缘(上)

第六十四章 灯谜情缘(上)

寒晓四人一路嘻闹,到得长城之时已是近暮时分。此时的长城周围却是热闹非凡,人潮涌动,喧嚣不止。小孩们在花岗岩铺成的广场上追赶嘻闹,放着烟花炮竹,玩着风筝陀螺,好不开心。年轻的公子哥儿、美眉俏姐儿娇靥带笑,粉面含春,上上下下络绎不绝,看得四人眼都直了,林昆更是不断地对着擦肩而过的年轻美媚频吹口哨,猛打招呼,口水不时溢下,整一个色狼本色。

四人在路边吃了一点东西,这才登上长城。

站在长城之上,顺着城墙一眼望去,前方四五百丈都摆满了灯谜诗联的摊点,每一个摊点前面都挤满了人,大家都在兴趣勃勃的猜着灯谜,领着礼物,热闹非凡。

除了灯谜这一最大亮点之外,还有玩杂耍的、会诗友的、摆对联的等等,千奇百怪,无所不有,看得四人兴奋不已。林昆不时地凑过去去猜那些灯谜,但奈何这小子胸无点墨,吹吹牛还行,往往弄出不少笑话,最后只得求助于寒晓三人。寒晓有时不想扫他的兴,随口答出,无不准确无比,倒是领得了不少礼物。而凌古二人均不理他,说答那些灯谜太浅,不想回答,留给别人答,弄得林昆这小子极是汗颜。

走走停停,一路玩耍,四人均是兴趣不减,到得一个转弯处,古砚突然指着前方不远处道:“前面有个官办的灯谜展台,我们去看看。”

几人凝目望去,果然见到前面不远处搭了一个大台,台前围满了人,台上搭着一简易的棚栏,挂满了琳琅满目的灯谜。

行至近前,只见围着的众人均是眉头深锁,盯着一个灯谜在沉思。寒晓等人凝目看去,只见上面写着“临去秋波那一转”,是个字谜。寒晓心道:“这也不难,不知有没有人答得出来。”

台上的主事之人是一个中年人,显得甚是老练,只听他朗声道:“本台所有灯谜均出自于我国京国第一才女顾大小姐的智囊团,玄妙之处自不待言,大家想必已知晓,其中有三大灯谜是顾大小姐亲自出的,若有谁答得出来,便可与顾大小姐一晤,这可是个人人羡慕的好事,多少年轻的公子哥儿、富家小姐都以一见顾大小姐为荣,这大好机会,各位才子佳人可千万不要错过啊。当然,要想见顾大小姐,还得拿出你们的真材实学才行。”

古砚、凌丘峰两人看了一会那众人皆凝视的那道灯谜,亦是眉头深锁,不得甚解。过得半晌,古砚突然恍然大悟,喜道:“这是一个‘罢’字对吧?”

那主事人高兴地说道:“这位公子真是才思敏捷,答对了,正是一个‘罢’字。”说着捧过来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递给了他。接着道:“这道关卡是必须要过的。下面还有四道灯谜,众位如果都答得出来了,那顾大小姐的灯谜也将亮相。”说着从后面抽过四个小灯笼来,挂在台前棚亭上方。

寒晓等人凝目望去,见这四个灯谜分别是一个常用语和三个诗词谜。字谜是“落红满径”,诗词谜分别是“仃”、“一朝被蛇咬”和“阴”。一时间周围之人便有的沉思、有的在窃窃私语起来。

过得半晌,未见有人回答。林昆用手肘一碰凌丘峰道:“山贼,平时你不是自诩才比老大吗?你来答一个。”这凌丘峰名字之中又是丘又是峰的,平日里他们几人在一起时便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山贼”,倒也甚是贴切。

凌丘峰眉头皱了老大一会,道:“我只是猜得出一个,也不知对也不对。这些灯谜也太难了些。老大,你全都猜得出吗?”说着看着寒晓。

寒晓微笑道:“那还不简单,你也不看看你们老大是什么人来着。你先猜,猜不出我再来。”

凌丘峰“切”了一声道:“你可先别吹牛,呆会你若是答不出来那可是要再加一餐的啊。”

寒晓嘿嘿奸笑道:“好啊,但若我猜得出来,那就太乐居减少一天如何?”

古砚在旁忙道:“那还是算了,谁不知老大你的能耐。山贼,快快答来。”

凌丘峰上前一步,指着那“阴”字灯谜道:“我来猜这一个,应是一句‘也无风雨也无晴’可对?”

那主事之人一愕笑道:“公子好心思,待我打开谜底来瞧瞧。”打开一看,果然是一句“也无风雨也无晴”。

凌丘峰得意洋洋地扫了四周一圈,甚是嚣张。但是余下的灯谜他却是再也猜不出。

又等了一会儿,见无人再猜得出,古砚催道:“老大,还是你来猜吧,我们都想沾你的光一睹顾大小姐的绝世芳容呢。今日全靠你了。拜托拜托啦!”

寒晓见众人尽皆期盼的眼神,这才装着勉为其难地道:“好吧,这是你们要我猜的,可不是我自愿猜的,过后可别赖我贪恋顾大小姐美色而以之来要协我啊!”心道:“就怕将来你们几个臭小子在我老婆面前告状说我主动去拈花惹草,虽然后果不会很严重,但麻烦肯定不会少,先找个替身放着。”林昆三人忙道:“依你依你,快快去答来。”三人哪知他的花花肠子里面想着什么,只想快些见到那京都第一才女顾大小姐,看她长得漂不漂亮。

寒晓叫那主事的中年人取了纸笔来,毫不思索,提笔一挥而就,然后交给那主事,道:“先生请对谜底,看是否有误。”

那主事拿过去一对,大喜道:“公子果然高才,三道题全都答对了,一丝不误。”众人均催他快些念出谜底。

主事人拿下那“落红满径”道:“这题是一个常用语谜题,谜底是‘道谢’。”说着对众人解释了一番。众人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落红指的是落花,而非有些人想歪的处女落红之类的,落花即是花儿凋“谢”,径即是道,合起来不就是“道谢”了么?

这灯谜之事说来就是这么回事,在谜底未揭之前,都显得神神秘秘的,但谜底一旦揭开,人人又都觉得实是简单之极,暗怪自己为何就想不到如此去解。

主事人又把后面两个谜底念了出来:“这个‘仃’字指的是‘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一句,这‘一朝被蛇咬’说的是‘几年离索’一句,相信大家都是才子佳人,一听这谜底应该都知道是为何如此解的了吧?”

。大大们求花求收藏呀!!

本书源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