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66章 灯谜情缘(下)

第六十六章 灯谜情缘(下)

古砚这才答道:“看你老大这么着急,小弟就告诉你吧,这顾大小姐闺名顾萦菡,乃是当朝天庆帝御赐为国士的国子监博士顾炎文老先生的宝贝孙女,也是国子监今年的新生,这顾小姐不但是文采风流,学富五车,更长得羞花闭月、国色天香,称得上是倾国倾城,京都想与她结交的公子哥儿就是用一百辆大马车也拉不完。只是这顾萦菡向来眼高于顶,平常之辈她连看你一眼都懒得看,更别说是跟你结交了。”

寒晓道:“切,孤芳自赏吧。有什么了不起的,有我的大老婆漂亮吗?”突然想起漏嘴了,忙住口。

但这话古砚这小子却是听见了,嘿嘿笑道:“老大,你有老婆了吗?还大老婆呢,你现在有多少个老婆了?快快从实招来。”

寒晓装愣道:“有吗?我有说过我有老婆吗?我说的是那顾萦菡有大萝卜漂亮吗?是你听错了,你个书呆子,本来我以为你只是脑子有问题,原来你耳朵也有问题呀。”

古砚刚才的确是没有听清楚,见寒晓否认,也真的以为听错了,被寒晓反批了一通,嘿嘿地摸着头傻笑,却不曾细想这大萝卜有什么漂亮的。寒晓也不想与他多纠缠,怕再露出马脚来。

那边这个台的主事者从人群中挤了出来,来到寒晓身边道:“这位公子请了,公子连过顾小姐灯谜三关,按规纪可与顾小姐一晤,不知该怎样与公子联系呢?好等顾小姐安排好了时间在下去通知公子。”

寒晓笑道:“这个么不好说,烦你回去跟顾小姐说一声,就说以文会友何求精,上有上阀,中有中台,下有下阙,不要太过执着了。小可是不会去见她的。他日若是有缘,说不定自会相见。小可先告辞了。”

说罢拉了古砚从人群中挤了过去,与前面的林凌二人汇合,继续游玩去了。只留得那人呆呆地站在原地,一脸的惊愕与迷惘。打死他他也不相信,竟然有人有机会得见顾大小姐一面而放弃,这人也太牛了吧?

但却不由得他不信,寒晓等人早也挤在人群之中,消失在如潮水一般的人流当中。

“这少年究竟是谁?嗯,有意思,是一个怪人。不行,我得赶快回去跟小姐说说。”那人发呆半晌,收拾东西匆匆地走了。

古砚被寒晓拉了走,心里甚是不明白,但寒晓力气大,他根本就没有办法挣脱,挣了两下,只得任由他去。挤出人群,拉着林凌两人一起向前走去。

古砚见挤出了人群,憋了一肚子的疑问冲口而出道:“老大你不是有病吧?有那么好的机会去接近那顾大小姐,你为什么就这么白白放弃了呢?”

“什么?老大不想去见那顾大小姐?不会吧?我瞧瞧,是不是发烧了?”凌丘峰说着伸手去摸寒晓的额头。

“去,我可不是背背山,莫搞这些。”寒晓手指轻轻一弹,将他的手弹了开去。

“背背山?是什么意思。先不说,老大,你快说呀,为什么不去见顾大小姐?这么好的机会,你不去你跟兄弟们说一声呀,把机会让给兄弟们多好呀。”林昆也凑上来道。

寒晓道:“老大我可不想去淌那浑水,那个顾大小姐心理有问题的,我可不敢放你们去给她做了炮筒,到时你们可是死无葬身之地呀,这世上可是没有后悔药吃的啊。”

“炮筒?心理有问题?老大,不会吧,那顾大小姐心理有问题?你听谁说的?”林昆三人均是不解,一时间不知先问哪个问题。

寒晓停下脚步,双手往下一压,道:“好,你们都先不要问,让我来跟你们一一道来,你们就会明白了。”

寒晓找了一个人少的地方,靠在城墙之上,长长的呼了一口气,这才道:“我一个一个地来回答你们的问题。第一,背背山就是断臂之恋,也就是龙阳之癖。第二,炮筒就是出气筒之意。第三,我说这顾小姐心理有问题,是指她这个人心理有个误区,不屑与人相交,又自命清高,孤芳自赏,我想给她一个拒绝反倒更能让她感到你们老大我的特别,这是你们老大我的‘寒氏泡妞**’中的‘欲擒故纵’之法,你们放心,我包管她以后会自动来找我。

“但是我可是不想让你们替我去见他,如果我不去,而是你们任何一个人去,我敢打包票你们以后再也不想见她了。她不把你们整得爬着回来就算不错了。不过不是把你们打回来,而是让你们抬不起头来,无地自容,从此没有面目见人。

“这小妞很厉害的,不是你们这几个不学无识的菜鸟能够应付的。我之所以看得出她心理有问题,是因为她出的那几个灯谜,这妞太前卫了,一旦被她缠上,那铁定是甩不掉的,我现在还不想被人缠住,还想潇洒地多活上几年,你们也不希望你们老大我整天被一个母老虎控制住着,以后再也不能与你们几个去风花雪月了吧?”

“哦,原来如此!”林昆三人恍然大悟,不过还是不大相信寒晓能从几个灯谜中就看出那顾大小姐有心理问题。还想再问,寒晓又道:“可能你们都不相信这顾小姐心理什么问题,这个以后你们就会明白的,嘿嘿,这是一个很有挑战性的事情,这个妞,你们老大我是拿下定的了。辣妹与才女的组合,老子我喜欢。”

三人均是一脸**笑地看着寒晓,又是一个“原来如此”的表情。寒晓耸了耸肩膀,摊了摊双手,道:“再看,再看你们老大我还是这么帅。”说罢转身走了。边走边道:“‘寒氏泡妞**’前十招公开中,想学的跟上啦!”

“我要学,老大教我……”三人一齐向寒晓追去……

与林昆、古砚、凌丘峰等人从太乐居出来时已是深夜。酒也喝了不少。回到元帅府,母亲早已熬有醒酒汤给他,喝了寒晓便回房歇息了。

在榻上行了一回功,感觉功力又有所精进,待神回藏腑之时,寒晓便躺下沉沉睡去。

。大大们看着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