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68章 天庆(下)

第六十八章 天庆(下)

天庆皇帝道:“这事朕知道你们都很关心,所以朕是昨天一得消息便来告知于阁老你们呀,当然,主要是想来看看我们的神奇少年,顺便给你们全家人拜个年。在座的都是朕所倚重的大臣,朕对你们都是寄予厚望呀,希望你们能够在新的一年里再立奇功,为京国的强大再次立下汗马功劳呀。”

老爷子及寒成忠均誓言万死不辞。寒晓道:“圣上,那帮西域魔教来京国欲对小臣不利却不知是受了哪国的唆摆?”

天庆皇帝笑道:“看来爱卿还是有所悟呀,不错,据探子打探回来的消息,确认上次袭击爱卿之事确是那西域魔教受了大食国那军师第五科昱的唆摆,说道寒爱卿你乃是魔星转世,你的出现会给西域诸国带来巨大的灾难,尤其是对魔教更会带来灭顶之灾。也不知是那第五科昱是如何说动的魔教教主霍拉堤,竟令得那霍拉堤信以为真,便出动了教中近半数高手来京国捉你回西域,捉不到也要将你给杀了。”

“原来是大食国所为,他们又是怎知有小臣此人的呢?”寒晓惑道。

天庆道:“这事还得从大半年前说起,顾炎文国士你认得的吧?”寒晓点点头道:“顾老乃是圣上赐封的国士,小臣曾与顾老有过一晤。”

天庆道:“当时朕着顾老先生办的事不知是如何给事先泄漏了出去,传到西域诸国的耳中,突厥、大宛、大食等国对我京国一直都是虎视眈眈,这事大家都是知晓的,此三个国家之所以十几年来不敢轻掳我京国虎须,皆因有寒爱卿十多年前议施的那三大举措,令得我京国这十多年来国势日强,他们对我们京国是又怕又恨。

“现得知原来这十多年来阻碍他们狼子野心得以发泄的竟是寒爱卿你这个在别人眼中还是黄口小儿的少年郎,怎不让他们恨之入骨?自要想方设法把你解决了,但他们对寒爱卿是又是好奇又是愤恨,既想拿你回去研究一番又怕你再翻起什么大浪来,于是便找到了智谋最为厉害的大食**师第五科昱,由第五科昱想办法对付于你。但要想深入我京国腹地对付于你,那是难于上青天,于是第五科昱便想到了在西域素以实力最为强大著称的西域魔教来。”

寒晓道:“那这么说这不单是那大食国国师第五科昱的主意了,而是大宛、大食、突厥等三国共同谋划的阴谋?”

天庆道:“据朕派出的探子探回来的消息确是如此。而且据探子回报,这几个国家这两年来都在加紧招兵买马,强练军兵,似有蠢蠢欲动之势,如若只是一个国家,我京国兵强马壮,倒也不惧怕于他,但若是这三国联合出兵攻打我国,我京国则岌岌可危矣,这三个都有精兵强将二十万以上,若三国同时出兵,六十万军队同时攻打我国,以我国目前的兵力而言,恐怕难以抵挡。因此朕也是甚为忧心呀。”

寒晓问道:“依圣上所见,如若这三国要形成联合出兵攻掠我国之势,估计要多少时日?”

天庆皇帝道:“以目前形势看,他们要做好充分的准备,估计二年之内未能成事。”

寒晓道:“有二年时间足够我们准备了。”

天庆皇帝喜道:“难道寒爱卿已有应对之法?”

寒晓道:“此事小臣这几日正在筹划之中,请圣上再给小臣几日时间,小臣定会给圣上一个惊喜。不过此次小臣提请的事项恐怕太多,涉及极广,圣上可要做好心理准备啊。”

天庆皇帝笑道:“你这小子,总爱留个悬念给朕,能不能先说说看,给朕透露一点消息?”

寒晓道:“此事涉及到经济、教育、军事,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军事,待小臣整理出来以后,先给圣上审阅如何?”

天庆皇帝笑道:“听来果然是大动作,朕甚是期待呀。好,就这么说定了,朕可是等着你的好消息。对了,年前爱卿处理的那桩钱庄之事如何了。”

寒晓道:“此事还多亏了皇上支持,不然小臣也不会那么快就解决了此事。”于是便把秋记钱庄之事捡重点之处给天庆说了一遍。

天庆听到他的处置之法,亦是甚感兴趣,边听还边问了一些关于集团公司的情况,对这新生的事物充满了好奇。待得基本上了解了这集团公司的运作程序,天庆皇帝不禁很是喜欢,笑道:“寒爱卿呀,你这个法子不错,具有推广的意义。只是这集团公司万一做得太大,会不会对朝廷形成威胁呢?”

寒晓道:“请皇上放心,这个一定不会,所小臣建议皇上在这方面上也多出台一些政策,既能形成以后对这些大集团公司在政策上进行扶持,又能有效的对他们进行控制,使这些集团公司以后在朝廷的正确引导下得以健康有序的发展下去。”

接着寒晓又跟天庆皇帝说了一些集团公司可能会出现的一些情况以及拟可应对之法,说得天庆皇帝连连点头不已。

这一个中午,天庆皇帝与寒晓虽是第一次见面,但却是言谈甚欢,天庆抛开了天子的身份与他交谈,而寒晓在天庆皇帝的面前也没有感到一丝的拘束,两人之间的交谈就好似是两个久不见面的老朋友一般时而相视大笑,时而拍肩拉背,如果不是有老爷子及寒晓的父亲寒成忠不时的说上两句,两人都忘记了还有君臣的存在。

随着与天庆皇帝言谈的不断深入,寒晓心道:“原来这天庆皇帝果如传闻一般的一代明君,如果不是我亲眼看见、亲自与他接触,实是很难相信竟然有这样一个皇帝,这是据我所知的历史上从未有过一个皇帝,其性格、言谈、举止等等完全是一个前世见过的国家领导人的那种气势,如果不是听了他对这世界的认识的局限性,老子差点以为他也是从前世转世重生过来的呢。”

寒晓看了一眼一直站在天庆皇帝身边未说过一句话的卓风逸(他是这样认为,虽然皇帝也没有介绍过),对天庆皇帝道:“皇上,这位大哥怎么称呼呀,我日前听华云阁阁主方老哥说过,说他有一个大徒弟卓风逸卓大哥一直在你身边任龙卫统领之职,是不是这位大哥呢?”与皇帝混得熟了,他说起话来早已没有了初时的噤谨。

天庆笑道:“爱卿原来还与方大侠结了忘年之交呀,不错,这位卓统领确是华山华云阁的大弟子,卓统领,你也来与寒爱卿认识一下。”

卓风逸上前一步,对着寒晓行了一礼道:“卓风逸见过小师叔。不知恩师可好?”

本书源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