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71章 白雪月星空(中)

第七十一章 白雪月星空(中)

卓风逸回头望了身后一眼,只见身后龙五等六个龙卫已分成两排护在厅门之前,未受伤的帅府护卫也都将内厅团团围护住,寒晓就站在龙五龙六人之前。

卓风逸不知道这寒晓的武功如何,见他身置的位置就在自己的下一关卡,甚是有点担心。但此时却没有时间让他多想,他必须要全力应对知月的下一轮进攻。

知月与卓风逸的那一掌对接,虽然并未受伤,但内腑亦是翻涌不止,内心暗自吃惊。暗暗运气于体内环绕一周,见并未受伤,这才放心。

知月也是知道卓风逸一定也不会比他好受多少,此时见厅前聚集的护卫是越来越多,如不尽快拿下卓风逸,则越往后自己成功的机会就会越来越小。当下身形再次无风飘起,围着卓风逸飞快地转起圈来。

卓风逸凝神静气,抱守元一,右手持剑微向前举,左手成掌横于身后。知月倚仗其独特而骇人的轻功在卓风逸的身周奔转寻找下手之机。不时的一枪棍刺出试探,但卓风逸却也是久不久又改变一下守势,但人还在站在原地,未曾有移动出站立的那个圈。

知月奔跑之中突然改变了战法,枪棍一改先前一点即收之击法,一改成为横劈。卓风逸却也不敢与他硬接,长剑一削一带,用缠字诀迎对,长剑似一条灵活的水蛇一般缠绕向知月横劈下来的枪棍。

知月似是下定了决心用此打法,枪棍之势丝毫未变,“嘿”的一声沉叱,手上前击枪棍突然加注真气,枪棍发出了“呼呼”之声响,“嗖嗖”声中,似巨浪叠峰一般压向卓风逸面前之剑守。

卓风逸见了他如此打法,显然是以硬碰之法欲求速战速决。但卓风逸对此却无法,两人若论真正实力实是相距不远,当可说在伯仲之间,知月此时全力以击,卓风逸若想再以巧势相守,却是不能。

卓风逸此时要么是全力迎击,要么是后退闪避。卓风逸未作思索,口中亦是“嘿”的一声,手中之剑一改缠字诀,剑尖一晃,似灵蛇一般向知月的下盘削去,长剑后发先至,瞬间便已点至知月足下足三里处。

知月轻叱一声,左足在右足背上一点,空中的身体突然不可思议地横移半尺,便似有钢丝绳捆着将他横拉过去一般,卓风逸此剑便即落了空,而知月下击之势却是丝毫未变。

卓风逸大骇,心中念头电闪:“这是什么轻身之法,如此情形之下也能在空中移动?”这一念也只不过是在一瞬之间,知月枪棍便已劈将下来。

卓风逸只时已是避无可避,连后退也已不能。藏于后背的左手悠地前击,大喝一声,一记“峰叠浪涌”再次夹着先天罡气击出。

掌棍击实,空气中传出“咕轰”异响,知月“咻”的后退,雪白的脸上现出异绿之色,微有些气喘,胸腹间起伏不已,似是接了这一招也是甚感吃力。

反观卓风逸,两足深陷入院中坚硬的岩石地板之下三寸有余,胸腹急剧起伏,嘴唇紧闭,脸色红如充血,一看之下便知即使是未受重伤也必已有伤。这一次的硬碰硬,显然是卓风逸吃了大亏。

知月虽未受伤,但却也暗自吃惊不小,从表面上,他看不出卓风逸是否已受重伤,他自己在卓风逸的先天罡气的全力一击之下已是气血翻涌,一口甜血似有冲口而出之势。但是他知道此时却是最好的攻击时机,不论这卓风逸是否受伤,错过此机可能就会功败垂成。

知月顾不上再作调息,拼着受伤之危身形再次冲将出去,手中那奇怪的兵器直向卓风逸点去。

此时的卓风逸实已是强驽之末,眼见知月趁着此时攻来,他已提不起功力来接招了。当下刚想拼着最后一口残余的真气硬接下这一轮攻击。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卓大哥,让小弟来会一会他。”

紧跟着只觉得一只手扶着他的肩膀轻轻一推,一股雄厚而暖和的真气经过他的肩膀瞬间周流他的体内全身经脉,适才受知月的那股阴寒之气侵袭而感觉冰冷凝固的经脉,瞬间便如初春阳雪一般融化,阻塞的真气再次运行起来。而他的身体却随着那一推似是装了轨道一般轻灵而迅疾地滑到了厅门前面,所站之处,正是先前寒晓所立之处。抬眼望去,寒晓此时却取代他正对着急攻而至的知月。

卓风逸心下暗暗佩服:“这寒少帅好浑厚的内力,难怪以师尊之能亦与他结成忘年之交。这股内力注入我身内,那感觉就似是阳光普照一般的令人舒服,不知是哪一派的内功心法?”

寒晓迎面正对奇袭而来的知月,内心一片平静,他在观看卓风逸与知月之战时便已以龙阳真气感受过知月的那种阴寒冰冷的内家真气,当属于极阴之气,那种阴寒之气应是取天地的玄阴之地修练而成的,其气阴而纯,是大成之阴,天地之阴。

“白雪皑皑尽自然,烈火冲冲自归还”,寒晓想起龙阳经中提到的这一句口诀,此时他才开始有些明白,这“白雪皑皑”指的竟然有可能是雪峰月星门的玄冰真气,而“烈火冲冲”之说应是应自己龙阳经而为,与卓风逸适才所说的“深天日光冲”这句话所指的“日光门”似有某方面相符相合之外,难道自己的龙阳经还曾得益于日光门的武功?

而此时却不容得他多作考虑,知月虽是见寒晓与卓风逸突然转换了位置,但他见寒晓一个少年人,白面书生一个,就是会个几手花拳绣腿难道还能挡住自己的雷霆一击不成?因此他的招式是丝毫未变,瞬间便已攻至,手中奇兵直指寒晓胸间膻中大穴。奇兵所指之处,一股冰冷之气自棍尖透出,未及身前三尺便已令人感到冰寒之意,瞬间已觉毛孔凝塞。

寒晓心中默念“自然之阴,自然之阳,玄极阴极,全属吾阳,阴阳之会,返归自然”,全身龙阳真气凝聚于胸腹之间,也不闪避,眼睛淡然地盯着知月的一动不动。

而知月初见这少年竟然对自己全力刺出的一棍竟然不躲不闪,心中既喜且惊,手下也不留情,奇兵至他胸前膻中穴前方三寸处突然加力,只听得“噗”的一声闷响,奇兵正正击在寒晓的膻中大穴之上。

。花呀,收藏呀,推荐呀,大大们看着办一下啦!

本书源自看书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