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72章 白雪月星空(下)

第七十二章 白雪月星空(下)

眼见那奇兵“波”的一声响,正正击在寒晓的膻中大穴之上,周围之人无不大吃一惊。一时间惊叫声起,啊啊之声大作,连卓风逸亦不禁冲了上前。

龙五龙六抢先一步冲到了寒晓身边,惊叫道:“少帅,你怎么样了?”样子自是焦急无比。

但结果却是出乎任何人的意料之外,只见寒晓淡淡地回来头答道:“没事,大家都不必惊慌。”

“少帅,你没事?”龙五龙六惊奇地问道。卓风逸见寒晓安然无恙,亦不禁极为不解:以他对知月功力的了解,这凝聚知月全力一击之威,不要说击在膻中要穴之处,便是击中身上的任何一处,亦安有一点事都没有之理?

“真的没事。”奇兵还在穴位之上,寒晓却是若无其事,对那还置在膻中穴之上的枪棍视若无睹,还是淡淡地回答着。

而此时知月之惊却不下于场中任何一人。他那凝聚全身功力的雷霆一击,又是击在寒晓的膻中死穴之上,竟然如入海之石,未激起一点浪花,一瞬间便没有影踪。更为奇异的是,他见一击无功,本欲抽出击在寒晓身上的兵器,但那兵器就似是在寒晓身上生了根一般硬是抽不出,反而是自己的内劲在源源不断地向寒晓身上涌去。若自己内力再如此长泻不已,相信不用半刻,自己便会功竭而殒。

知月知道大事不妙,猛的喝叱一声“嘿喳”,运集全身功力于左手,“拍”的一掌拍在右手握着兵器的手背之上,握着兵器的手突然放开,没有了内力的注入,那兵器似是失去了磁性一般突然“咣铛”一声跌在了地上。

知月趁机身形似风一般飘退,瞬间便退出两丈开外,原本白色的脸庞此时却是白里透着绿,模样甚是阴森恐怖。

“阁下究是何人?”知月想是从未遭遇如此之事,对寒晓既恐且奇。

寒晓淡淡道:“你既到我府,如何不知我是何人?”

知月愕道:“你是寒晓?那神奇的少年?”

寒晓淡淡的道:“神奇那是谬赞寒某了,在下一介草夫,何敢当此神奇之说。”

知月不再说话,双掌合于胸前,似是在默念着什么,突然双目圆睁,大吼一声“呀”,身上白色衣袂无风自开,瞬间飘荡起来。

寒晓在第一回合之中虽是占了上风,此时却也不敢大意,全身气机已是锁定了知月。

知月那荡飞起来的白衣突然“嘭”的一声炸了开来,衣衫之中“咻”地散射出无数的白色花瓣,如漫天雪影一般向寒晓罩将过来。

那花瓣似是轻飘飘而来,实是似缓实疾,只是眨眼之间便

已到达寒晓身周,闻无数“**”声响起,那一朵朵花瓣蓦地突然炸了开来,多如牛毛的细小如丝的银白色小针从一朵朵花瓣中暴射而出,尽数向寒晓包罩过来。

“少帅小心!”龙五高声提醒道。

寒晓双手环抱胸前,各捏法诀,在胸前划了个太极玄天圆圈,一股柔劲自太极玄天圈而起,瞬间在他身周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旋转的气场。

那无数的银针一遇到寒晓胸前柔劲形成的气场,便似是铁针碰到了磁铁一般纷纷被吸了进去,瞬间便在那气场之中融化。寒晓大喝一声“去”,那些被他真气融化的银白色小针变成了无数透亮的小水珠儿蓦地回激,尽数向知月冲去。

知月尖笑一声,身形拔天而起,似幽灵一般悠地便滑出了十数丈之外,只听他的声音从空中传出:“今日且留住天庆的人头,改日再来取了。”身形再一闪,便不见了人影。

而他原先站立之处,那无数的水珠儿早已化为无数的冰粒散落在地,那冰粒却是晶莹剔透,似若水晶。

此时天庆方自在寒成忠、寒老爷子的陪同下自内厅行了出来。老爷子问道:“小晓,你没事吧?”

寒晓笑道:“没事,爷爷。皇上,可曾受了惊吓?”

天庆笑道:“朕岂是如此容易吓到的。寒爱卿原来不但是才华横溢,学富五车,原来这武功却也是如此之高呀,我京国有福矣。”

寒晓笑道:“这些个功夫也上不得大场面,若不是那知月贼人先在卓大哥身上耗了大部分的真力,小臣也没有办法击退于他。”

天庆呵呵笑着,又好奇地问道:“寒爱卿,适才那知月自花瓣内暴射出来的银白之针却是何物,如何在爱卿手中却化作了水晶。”

寒晓答道:“皇上,那些细针其实乃是千年寒冰所制,冰遇火融,小臣的内功属于玄阳一脉,运至极致温热似火,一遇到小臣的真力便即融化。那千年寒冰本为透明之物,想是这知月一路而来风雪兼程,那针便在外层被罩上了一层雪雾。经小臣内力融化之后的寒冰化而为纯浄之水,再次遇冷凝结便成为如水晶般的冰粒了。”

天庆点了点头:“原来如此。只是可惜了,让这知月给跑了。卓统领,这知月是甚么人?”

卓风逸跪下叩首道:“臣等护驾不力,还请皇上降罪。”一时间院中能够活动的龙卫及元帅府的所有护卫尽皆跪了下来。

天庆淡淡地道:“这次事出突然,怪不得诸位,大家都起来吧。”众人这才战兢兢地爬了起来。

卓风逸这才道:“回皇上,那知月乃是雪峰月星门中人。”

天庆问道:“月星门,怎的以前朕从未听闻过有此门派。卓统领,说来听听。”

卓风逸道:“是,这江湖上有这么一句谚言:‘白雪月星空,深天日光冲’说的便是江湖上最为神秘的两个门派。‘白雪月星空’指的是隐在雪峰之巅的月星门,‘深天日光冲’指的是处在天山深处的日光门。”当下便把所知的一些月星门之况向天庆说了出来。

天庆听罢点头道:“这么说来这个月星门极是神秘,却不知此次为何来行刺于朕,卓统领,当把此事尽快给朕查个水落石出。”见卓风逸应了,又问道:“这日光门又是什么门派?”

卓风逸道:“这个卑职也不知,只是听闻是一个更为神秘的门派。极少有人知晓。从未在江湖上露过面,都是以前流传下来的。”

天庆道:“那你顺便把这个门派也给朕打听打听。”

。大大们尽力而为吧!

看書罔小说首发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