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74章 我见犹怜

第七十四章 我见犹怜

见着寒晓呆呆模样,顾炎文却是似已习以为常,非但没有不悦之色,反而似乎有些心喜,右手手肘轻轻一碰寒晓,笑道:“不错,这位乃是元帅府的寒晓寒公子,萦菡你当与寒公子多多亲近。”

顾萦菡微微躲身一揖,轻声见礼道:“寒公子有礼了。”寒晓经顾炎文手肘一碰也知失态,忙还礼:“顾小姐有礼。”

顾炎文笑道:“我这孙女自小便体弱多病,因而生得甚是纤弱,寒公子还请莫在意。”寒晓心道:“她体弱多病关我甚事,为什么要我莫在意,这顾老不会是有心搓合我与她孙女吧。”

他却不曾想顾炎文却是正有此意。顾萦菡虽自小体弱多病,但却是极为聪惠,许是自小受顾炎文的熏陶,性好舞文弄墨、诗词歌赋,记心又是极好,豆蔻之年,已是满腹经伦,才华高溢,平常的公子哥儿她是正眼也不瞧上一眼。因此这顾萦菡年纪虽还轻,却一直是顾家担心嫁不出去的姑娘。顾炎文在岳阳得遇寒晓,对这少年的丰仪、才识、能力、为行无不欣佩,若得这少年做自己的孙女婿,那自是他求之不得之事。

三人分宾主就坐,顾炎文笑问道:“寒公子如此俊俏儿郎,才华横溢之人,不知将来谁有此福份与公子能携手百年之好。”说着大有深意的瞥了顾萦菡一眼。

寒晓心道:“这顾老头果然有此意,不过这顾萦菡倒是甚惹人怜爱,只不知她心中却作何想。观她那谜中意境,甚为高傲,不知她这孤芳自赏之病竟到何种程度。我且试她一试。”

遂道:“小可现在可是有几个心仪之人了,不知顾小姐可曾有心仪之男子?要不要小可帮你物色一个。”

那顾萦菡虽是与寒晓见了礼,实是未曾抬头看过他一眼,其心中对这少年先前倒是有一些好奇,却也不怎么放在心上,此时一听这少年竟说已有几个心仪之女子,不免心生厌恶,心道:“原来又是一个自命风流的公子哥儿。”

见寒晓初见之下便问她此等问题,内心极是厌恶,轻声道:“世上男子皆薄幸,不是才华平庸的草包,便是自命风流的花心之辈,思之犹觉令人生厌,见之更让人作呕,如此男儿,小女子那是万万配之不上的,就当是小女子命薄吧。”

寒晓心道:“果然是个自命清高,孤芳自赏的一个病西施。”

寒晓笑道:“不错,世上薄幸之男子甚多,但也不尽然,顾小姐又怎可一棍子打死一船人呢?难道这世上当真没有一个男子能让顾小姐心动的么?”

顾萦菡似是想到了什么,轻道:“也许有吧,但云深未知处。怨小女子福薄。”寒晓笑笑不语。

三人用过午膳,寒晓便起身告辞,此间却也未再瞥上那顾萦菡一眼。待得顾炎文将他送出顾府,寒晓附在顾炎文耳边低语了几句,便即坐上顾府早已准备好的马车返回府中了。

顾炎文摇了摇头,返回府中。顾萦菡问道:“爷爷,那姓寒的走了么?”

顾炎文道:“走了,萦菡,你看这寒公子人怎样?”说着认真地注视着她,且看她如何看待这寒晓。

顾萦菡轻道:“也许他十分有才华,学识也极渊博,但却不是一个好男子,不过是花心公子哥儿一个尔。这京城中象他这样之人应也不少吧?”

顾炎文严肃地道:“萦菡,你错了,据爷爷我所了解的寒公子绝非象你所说的那样是一个好色花心的男子,他绝对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好男儿,不错他十分有才华,也是学富五车,同时他更有一颗悲天悯人之心,是一个善良、热情、具有侠义心肠的少年。刚才他为何故意表现出那种样子,言语似也是有意为之,不知他有何深意。”

顾萦菡抿嘴轻笑道:“爷爷,天下哪有您说的那么好的男儿,孙女看您是中了那寒姓少年的毒了吧。”

顾炎文道:“爷爷所言句句属实,绝无虚言,要不要把他的事迹说给你听上一回?”

顾萦菡笑道:“他的事迹菡儿也听过,那只不过是传闻罢了,当不得真的,爷爷你太过认真了吧。爷爷,不说了,菡儿累了,回房歇息一下。”说着便盈盈转身欲去。

顾炎文叫住她道:“萦菡你等一下,那寒公子还有几句话要爷爷转达给你,那几句话甚是奇怪,爷爷可听不懂你们年轻人打的什么哑谜。”

顾萦菡慢慢转过身来,愕道:“他还有话要对菡儿说?不会吧,这人还能说出什么好话来,爷爷你且说来听听。”

顾炎文道:“寒公子要我对你说:‘以文会友何求精,上有上阀,中有中台,下有下阙,不要太过持着了’,他说了萦菡你一听便知道是什么意思了。爷爷听了这见尾不知首的话,哪里知道寒公子究竟想说的是什么呀。”顾炎文自顾还在说个不停,抬眼一望,但见顾萦菡却似是呆了一般,象个泥人儿呆呆地站在那里一动未动,目光呆滞无神,似已神游太虚,灵魂不在躯壳。

顾炎文大是诧异,轻轻问道:“萦菡,你这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了。”

连问了几声,方见顾萦菡回来神来,轻道:“爷爷,菡儿没事,爷爷,这句话真的是那寒公子说的吗?”顾炎文道:“不错,确是寒公子说的。”

顾萦菡眼神再次露出神往之情,喃喃道:“原来竟是他。”发了一会呆,这才转身回房去了。

却说寒晓出了顾府,回到元帅府,见还有时间,而他的改革计划已全部完成,只要再花上两三天稍作修改便可面呈天庆皇帝,心下高兴,便也不在家中闷呆了,知会了家人,直往林昆家而去,心想也该给舅舅舅母拜个晚年了。

不一刻,便到了林府。林府属皇族亲系,因此离元帅府也并不很远,寒晓为了方便,这次是自己骑了马来,从家里叫管家准备了一些送给舅舅舅母的小礼物,马不停蹄,到得林府之时不过未时。

因是老表关系,两家人都是常有来往的,因此林府家丁也都认得寒晓,见他来了,都甚是热情,一个家丁过来帮他牵了马,笑道:“表少爷来了,小人可是好久不见表少爷您了。”

寒晓笑道:“林六呀,你们少爷在家吗?”

林六笑道:“回表少爷,少爷他在家,小姐也回来了。”

寒晓眉头一皱,暗道:“这小丫头也回来了,这次可有得烦的了。”

在家丁的引路下,寒晓行进了林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