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77章 初进皇宫

第七十七章 初进皇宫

三人于虎门街口分别,离别之时,林丽晴甚是依依,含情脉脉地看着寒晓道:“晓表弟,你有空可得来找我玩呀。”

寒晓被她的眼神电得甚是迷呼,不过还是不敢太过于去招惹于她,敷衍道:“好的,有时间我一定去看你。”

告别了林昆两兄妹,寒晓径向元帅府返回。这一日虽然是不幸被林丽晴烦了半日,但是碰到张小刀这样的人才却也让寒晓有所收获。

此次回府之后,寒晓便把全副的身心投入到改革计划的修改之中,花了三天的时间终于把计划全部整编出来。而张小刀也如约于第三天到元帅府报了到,寒晓着人给他安排了住处,并给他提供了一大批供他研究的东西,吩咐说会在近几个月内为他安排真正要做的事。末了还给了他一些前世见过的特种部队的装备的图纸,让他给弄出来。

看着整整齐齐堆成一堆的计划书,寒晓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也该是去见皇帝的时候了。”

当天晚上,寒晓把自己的想法跟老爷子说了,老爷子点了点头道:“你自己把握吧,这个计划书一递呈圣上,你以后可就没有那么时间再想去玩了。”

寒晓道:“大丈夫立于天地之间,当有所作为,现在的局势也不容孙儿再休闲自得下去了,自当早作打算。不过不知此次的改革计划能否顺利实施,爷爷你有何看法?”

老爷子道:“想来问题不大,只要圣上接受了你的计划,其他人谅也不至于敢明里反对,就怕在金銮殿上赵太师会给你阻力,你可得早作准备才是。”

寒晓道:“赵太师虽是为人有些小气,但在大节上还是可以的,对他孙儿早就做好了准备,他说不过孙儿的。”

老爷子笑道:“这就好,这赵老儿平时在朝中自诩苏秦,看你此次却怎样说服于他,他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人。”

寒晓笑道:“孙儿自有办法。”说着便自回房去了。老爷子看着这个集天下大智于一身的孙子出去的身影,不禁抚须长笑,老怀安慰。

次日,寒晓将计划书装好,换了新衣新靴新帽,坐上老爷子朝会专用的马车直向皇宫而去。

坐在车上,寒晓心中也是有些激动,虽说到这个世界已经有十六年了,但是还是第一次下定决心去做一件事,以前的那些被世人流传的所谓三大举措,在他眼里只不过是如小孩子游戏一般。只有自己手上的这些计划书,才是惊天动地的大举措,一但得以实施,这个世界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也是自己实现伟大理想的第一步,这一步走好了,于自己以后的路将极为有利。因此,如果说此时他的心里不紧张那是骗人的,他也怕此事的进行会碰到什么阻碍。

到得皇宫外朝,看到那高达三丈三的城墙,寒晓不禁心生感慨:这就是象征着古代最高统治者居住和处理天下大事的地方了。抬头望去,只见城门之上写着几个气势磅礴的三个黑字“紫禁城”。

城墙之外一条十多丈的护城河淌过,城的四角各有一座角楼,风格独特,自下而望,予人高高在上之感。

过了护城河,自有守门的侍卫将马车拦下,问道:“车中可是寒阁老么?”

寒晓伸出头来将那天庆皇帝御赐的金牌递上,那侍卫一见,当即下跪叩头,连忙放行。

进得紫禁城,视野一下开阔起来,只见外朝以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为中心,文华殿居东,武英殿居西,这些都是皇帝行使统治权力和举行盛大典礼的主要场所。观之感到其气势之威宏,建筑之雄伟。因寒晓是要去晋见皇帝,此时还未开朝,须得往后廷晋见。

后廷在外朝之后,到了后廷须得下车步行。自有宫中太监为他安放马车。

在一个主事太监的指引下,寒晓走了老大一会这才到了皇帝的寝宫——乾清宫。乾清宫外自有服侍太监于外,见了寒晓前来,问到姓名,验了金牌,这才入内禀报天庆皇帝。

过得半晌,一个年约五十岁上下的太监出来迎接,笑呵呵地道:“哎哟,这位想必就是近来盛传的我大京国的风云人物寒晓寒少帅了,长得可是一表人才呀,杂家梁公英,是在万岁爷身边侍奉的奴才,奉万岁爷口诣前来迎接寒少帅。”

寒晓忙抱手一揖道:“原来是梁公公,小可正是寒晓,有劳梁公公了。”说着递了一个十两银了元宝给他道:“这是小可的一点小小心意,还请公公不要嫌弃。”

梁公公忙自推辞道:“哎哟,这可不敢当,寒少帅有功于大京国,又是万岁爷整天叨念着要见的人,杂家可是不敢收寒少帅的银两。寒少帅还是收回了吧。”

寒晓只好收回了银两。梁公公又道:“万岁爷着杂家领寒少帅到尚书房候驾。”寒晓道:“那烦请梁公公前面带路。”梁公公道:“寒少帅请跟杂家来。”说着便在前面引跟,前行尚书房。

不一会,到了尚书房,梁公公道:“寒少帅请在此稍歇等候,万岁爷呆会就到。”寒晓道了声谢。这才站在那里等着天庆皇帝的到来。心想:“这见皇帝果然是一件苦差事,这梁公公说得好听,所谓‘稍歇等候’却还得站着等呀,如果碰到一位隋懒一些的昏君,过上半天才来,那岂不是要站着等上半天?唉,原来做大臣也不是那么好做的呀。

不过还好这天庆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有道明君,寒晓在此尚书房里等了不到一刻钟,便听到外面喊道:“皇上驾到!”

寒晓只好跪下迎接。心里却已暗暗叫苦:“以后要做大事,难道便要这般日日给人下跪吗?这也太亏了吧?”过得半晌,只听得天庆皇帝的声音传来:“寒爱卿不必行此大礼,快快平身了吧。”

寒晓这才爬了起来。只见天庆笔笑着说道:“寒爱卿,以后这俗礼若非在金銮殿之上,寒爱卿可不必行这跪拜之礼。”寒晓恭声道:“谢皇上厚爱。小臣感激不尽。”

天庆笑道:“寒爱卿有大功德于天下万民,乃是帮了朕的大忙,朕仅与此回礼却已算怠懈,爱卿不必在意。”

说着行到书案就坐,吩咐道:“英公公,快快给寒爱卿赐座,以后若是寒爱卿来了,你可不能再让他站着在那等朕了。不然朕可不依你。”

“奴才不敢,一定记住万岁爷的话,不敢稍有遗忘。”说完连忙给寒晓拿来椅子。心道:“这万岁爷对这寒公子果然是非同一般的好,杂家以后可要侍候着点。”

寒晓忙谢恩。心道:“这还差不多,丫的,这天庆皇帝好像是我肚子里面的蛔虫一般,老子刚刚想到这些个东东,他立马给我给解决了,嘿嘿,还是挺爽的。以后不用一见他便要下跪叩头了。”

。大大们尽力支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