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83章 父子情

第八十三章 父子情

寒晓问道:“爹爹,孩儿想跟你要二千劣兵。”

寒成忠一愣,问道:“劣兵?为父手下从无劣兵。你说说是怎么回事。”

寒晓把与天庆皇帝先前说的三月之约对父亲说了。寒成忠问道:“晓儿,你真的有把握吗?”寒晓道:“孩儿之能爹爹你还有怀疑的吗?你知道,孩儿从来不做没有把握之事。”

寒成忠道:“好吧,既然你已与圣上说好了,就依你说的办。不过这劣兵之说可不能由为父说的算,还是由兵将们自己来评选吧。朝会之后为父就带你到军营之中,到时由将士们自己来说。”

寒晓点了点头道:“如此甚好,爹爹,孩儿还要向你要一个人,此次进军营,除了龙五龙六,孩儿一共带五个人去。”寒成忠道:“好,一切都依你。说吧,你要谁跟你一起去。”

寒晓道:“虎营‘精’蔚营下的林昆林表哥是要带的,你跟虎营说一声,还有爹爹你帮孩儿修书岳阳岳麓书院,把匡青、杨云、李直、袁尚志给孩儿即刻送到军营来。”

寒晓的要求,寒成忠一一照办了。当即修书一封,以八百里加急送往岳阳。而寒晓则是着手为三天之后的首次朝会作准备。

正月十六,新一年京国首次朝会如期进行。当日天刚黎明之时,寒晓便穿着新制的王子朝服,龙行虎步,神采奕奕的首次踏进了朝堂。在晨光中,有人说他身上闪着夺人心魄的异彩,有人说他的身上隐隐现出一圈金‘色’的光环,就象是佛祖的佛光一般……

朝会之后,寒晓之名震惊朝野,他所提出前面两项改革计划,就象太阳之光一般,照亮了天下,让所有的人都看到了京国的未来,看到了希望。

而关于寒晓在朝会之上舌战群臣,力压保守派太师赵央等大臣的‘精’彩故事更是被有心之人传到百姓之中,一传十,十传百,一个舌战经典经过多次易传之后,在社会上形成了至少五个版本,这五个版本更被茶撩酒肆的说书先生整理汇编,订制在册,流传后世。

但是究竟朝会之上的真实情况如何,只有当事的寒晓和与会的大臣们知晓。那的确是一个舌辩的经典之战,在朝会之上寒晓引经据典,力阵利弊,把保守派赵央等人说得是哑口无言却是真的,只是其中的‘精’彩程度却也没有民间传说的那般玄乎,以寒晓已是皇帝义子的身份,赵央等人却也知道见好就收,尤其是在元帅府上被寒晓将了一军之后的赵央,早已深知此子之利,到最后见无可再辩,干脆来了个顺水推舟,闭口默认了事。

正月二十,寒晓告别母亲和爷爷,与龙五龙六一起,跟随父亲来到了驻扎在京都以北六十里外的京国威武大将军军营。远远看去,军营中清烟缭绕,兵马轰鸣,人还未到,便已感受到军营的那一种‘激’昂之气。

寒晓问道:“爹爹,这就是您的威武大将军军营吗?看上去不错呀。很有气势,远远观之感之便已令人振奋。”

寒成忠笑道:“那是当然,你爹爹我所带之兵,不敢说个个都是英雄豪杰,但肯定没有一个孬种。”

寒晓笑道:“军队训练不光是仅靠英雄气慨的,还要讲究科学的训练和灵活的头脑,以及相互之间合作无间的默契,这样训出来的军队才是战无不胜的军队。”

寒成忠笑道:“纸上谈兵之说何用,为父就看你能够搞出什么名堂来。虽说为父一向相信你的才能,但若说给你三个月的时间你就能训出一支各方面都十分优秀的军队出来却也还是有些不信。为父带兵近三十载,经历战事无数,什么样的兵、什么样的战争未曾见过,若真如晓儿你所说的那样,那岂不是不用三到五年,我京国的军队作战能力将提高两到三倍以上,如此高速的训兵之法,难道真的存在?为父是有点怀疑的。”

寒晓笑道:“那爹爹你就拭目以待吧。”说着一催战马,“驾”的一声喝,向前方军营冲去,并大声道:“龙五龙六哥,你们与爹爹垫后,我先去看看爹爹的大将军营怎样。看是不是有爹爹说的那般好。”战马呼的窜出,如一溜烟一般向前冲去,蹄踏声中,离寒成忠三人逐渐远去。

龙五笑道:“大将军,少帅虽然是智谋过人,人中之龙,却也还是未脱赤子之心。”

寒成忠笑道:“这小子,整天脑子里面都是古里八怪的东西,谁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还好他做事倒是都会适可而止,从来也不让家里人担心,这点倒是最让我欣慰的。”

龙六笑道:“属下倒是最喜欢少帅的这种真‘性’情,看着放心,对着观心,合着欢心,大成之中不失纯真,现今这世上又有多少人能够做得到?”

寒成忠笑道:“龙六呀,你倒是‘挺’了解他的啊。”龙六道:“属下跟随少帅虽不甚久,但少帅的做的每一件事,都让属下佩服,那是心服口服,他处理事情的方法、角度、力度着着皆令人惊叹,让人意想不到,却是更具人‘性’化,处处体现以人为本,实是罕世少有之才。”

寒成忠笑道:“龙六你也太夸他了吧,这小子真有你说的那么好吗?”

龙六肃道:“绝对不夸张,属下所说,只有不及,无有过之。不然,趁着路上无话,属下跟大将军您说说这半年多来少帅的传奇事迹如何?”

寒成忠笑道:“好啊,我倒是想听听这小子这半年来做了什么事情,让你们如此推崇于他。”

龙六于是便把跟随寒晓大半年来之事捡重点的跟寒成忠说了起来。这些事寒成忠自是知道一些,但在细节末梢之上却是未曾听闻,此时听龙六娓娓道来,当真是别有一番不同与感慨,心想:“原来自己的儿子竟然是这么一个人。”

寒成忠与寒晓之间的父子感情前书中也曾提过,因其一年之中呆在府中极少,故而与寒晓相处的时间可说是少得可怜,两父子的感情可说是有些淡,作为父亲,寒成忠有时候也会觉得对儿子有些愧疚心理,虽说这都是为了国事,但毕竟自己十多年来的确是没有尽到一点做父亲的责任,这十多年来对寒晓的培养重任全都落在了年老的父亲和妻子身上,回想起来他的心里也是甚内疚。

今日得闻自己儿子之事,又不禁深觉安慰,自己虽没有尽到教子之责,但自己的儿子还是那么优秀,那么出众,心里也是开心不已,毕竟儿子身体里流的是自己的血脉,他为自己有这样的儿子感到骄傲。

。从下一章起每天两章更新,读者们大力支持呀,‘花’呀收藏呀推荐呀,能帮的快帮一下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