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84章 初入军营

第八十四章 初入军营(新年第一章)

寒成忠、龙五、龙六三人到得军营之前,瞭望台上早有守兵远远望见,示意底下士兵将大木栏门打开,将三人迎进营中。众将官齐来迎接。

寒成忠对着一个年约四五十岁的将军问道:“应将军,这段时间我不在军营,辛苦你们了,近来军中可一切如常?”那应将军乃是定远将军、轻骥都尉应破寇,寒成忠不在军营之时由他暂代统帅三军,主持日常军务。

应破寇向寒成忠抱手亶道:“回禀大帅,末将为国效力,替皇上分忧,替大帅分忧,哪会辛苦,倒时大帅来回奔波辛苦了。”又道:“这段时间军中一切如常,将士们均按常操练,无敢懈怠。”

寒成忠点点头道:“这就好。”又转首对着一位三四十岁的将领问道:“李中军,可见一年经人前来军营?”他顾盼之间不见寒晓,故有此一问。

那李中军姓李名中顺,乃是大军中军,日常无战事之时专司接待之职。李中顺忙应道:“回禀大帅,末将未曾看见。”又问道:“大帅问的是何人?与大帅一道来的吗?”

寒成忠笑道:“不错,是一个少年将军,皇上派他来此主事试训之事。他叫林晓,十六七岁年纪,他已先我们三人一步前来,怎么你们都未曾见他么?”说着扫了众将官一眼,眼见众人尽皆摇头,心下不禁暗暗称奇:“这小子跑哪里去了?”

寒成忠来此之前寒晓便与他说好了,此次精训之举应皇帝之命,不得以寒晓的身份进行,否则恐多有不便。因此寒晓便改名林晓,以此身份进入军营。

众将官我看看你,你望望我,尽皆惊奇不已,心想:“一个才十六七岁的少年将军?皇帝派他来做什么?又能有多大本事,竟要他来主持试训之事?这试训又是如何个训法?”心中均是甚为不解。

“寒大帅,小将在此呢!”寒晓突然笑吟吟地从一座帐营之后闪了出来。到得寒成忠面前抱手一礼:“小将林晓见过寒大帅。”然后又对着众将官抱手为礼。

应破寇等将官面面相觑,均不知这少年将军是何时进的军营,以军营守卫之严,竟然没有一人发现,众人均是又是奇怪又是汗颜,心想:“这下可糗大了!”均想若这少年将军是敌非友,被他这么无声无息地潜入军营之中,那岂不是危险之极?

寒成忠亦是暗自惊讶不已。他知道儿子武功极高,又是甚为精明之人,但若说能于白日之间无声无息地潜入军营之中而不被发现,他亦是有所不信。然事实就摆在眼前,却又由不得他不信。遂道:“林少将军,你是如何进的军营?怎的能躲过守卫兵将的耳目呢?”

寒晓笑道:“小将先大帅一步而来,在军营外围转了一圈,觉得大帅的军营守卫挺严密,便想看看是不是没有一丝疏漏,找了一会,发现那边靠山壁处守卫较少,于是小将便从那边潜了下来。不过有好几次都差点被守巡的兵士发现了。”

众人应着他的手指所向望过去,发现那是军营北面靠着的一面峭壁,既高且陡,直若直角,猿猴难攀,却不知这少年将军是如何下的来。一时之间心中又是惊奇又是钦佩。

寒晓见父亲寒成忠似又想问,便道:“至于小将是如何从那山壁天险之处下的来,现在却是不能让大帅及众将官知晓,日后待时机成熟之时自会如实跟大帅据报。不过小将倒是有一个建议要跟大帅提一下。”

寒成忠见他不说出下山壁之法,自也无法。听他有建议要说,遂道:“可是关于那山壁之上守卫之事?林少将军请说。”

寒晓笑道:“大帅果然精明,一猜就中。此面峭壁虽是依靠天险而成为一个屏障,但却是最易为敌人可乘之漏,若敌人有小将之能,要通过此天然屏障实是容易之极,大帅以后还是在这一面加强一下守卫为妙。”

寒成忠点点头道:“林少将军所言甚是,以前倒是本将军疏忽了。我会尽快解决此事。”

众人进得元帅大帐之中,寒成忠将试训之事与众将官说了,说是要从二十万大军之中挑两千劣兵出来交给寒晓训练。众将官一听,又再次面面相觑,一脸不解,却又甚感为难。

寒晓道:“众位将军请了。此次试训,乃是应皇上之旨而行,至于挑选劣兵之说,那是为了看看此次试训的成果,看在三个月之内,小将能不能把这些军事技能各方面都较差的士兵带成一支精锐的军队来。小将知道各位将军都是身经百战、战功显赫的大将,俗话说‘强将手下无弱兵’,各位将军的手下兵将自皆是骁勇善战的英勇之师,劣兵之说甚是不妥。

“倘若如此来说,各位将军或许能够接受吧。众将军在各自的手下兵将之中挑出那些相对较差的兵将出来给小将带。俗话说,行有两人,自有强弱;三人成行,必有一师。每一个队伍之中有强有弱那是一定的。众位将军以为如何?”

寒成忠问道:“林少将军,这又如何挑法呢?在军中,士气最为重要,又有哪些兵会自承自己差的?”

寒晓笑道:“这个不难解决,大帅在左、中、右三军中,在内部进行一场军事小比拼,以每一小分队为为一个小组,只在小组之中进行小范围的比赛,最后一名者,即拔归小将便行。”

寒成忠道:“如此倒应是可行,这样就不用大家兴师动众地弄得大变动,众将官,你们认为如何?林少将军的提议是否可以采纳?”

应破寇首先应道:“末将以为此法可行。”其他将官一想,也觉唯有此法最为合理。应破寇又向寒晓提出了一个问题:“林少将军,本将想问一个问题,这内部比拼,拼的是哪些内容呢?”

寒晓道:“简单一些,就比耐力跟武艺即可,如此优劣较易分清。”

众将官商议之下,最后形成了决定:内部比拼之选于两日之后开始进行。此事便这样定了下来。

商定之后,寒晓对父亲寒成忠道:“大帅,劳烦借您的前锋营五千精兵一用。”

寒成忠问道:“少将军要前锋营精兵何用?”

寒晓笑道:“小将来军营之前在右方七八里处看中了一处林地,决定在那里安营扎寨,以那里作为试训之地。请先锋营的将士们客串一下建筑工人。”

寒成忠笑道:“既如此,就依你所请。李中军,你去安排吧。”李中顺领命而去。

本書源自看書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