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87章 晓子兵团(二)

第八十七章 晓子兵团(二)[今天第二更]

寒晓当下便把练习的口诀及要领跟林昆等五人说了,并从旁边给他们指导,用自身的龙阳真气从他们的后背神台穴注入,一个个地给他们顺气引导,为他们冲破最初的调气阻碍,直到每一个人都能以新的练气行功口诀运气环行为止。

杨云、李直、匡青、袁尚志四人都没有修习过内功,这行气导引之法他们学起来倒是甚快便已上手,在寒晓龙阳真气的指引下,很快便能让寒晓注入体内的那股真气在自己的体内运行起来。而林昆却碰到了麻烦。林昆自小便已修习家传的内功心法,对这新的练气导引之法感觉甚为别扭,颇让寒晓费了一番功夫。

寒晓的这套练气引导之法有别于一般的内功修练之法,他不是以练内功为目的,而是以开发人体最基本的潜能为目标,有别于其它那种越练到后来内力越深厚的那种内功心法。这套练气引导之法是通过行气之法解决人体平时运动过程中产生的继力屏障,让之能够连续起来,不再出现体力难继、透支的情况,而且还有保持平衡的作用,从而达到尽量发挥人体潜能的目的。这是寒晓经过十多年来修习龙阳真气之后,通过不断的吸收自然能量,不断过滤转化成为自身真气的过程中总结领悟出来的,能让人与自然界很好地融合在一起。

这晚上林昆五人便在练气引导之中渡过。不过由于有了寒晓注入的那股龙阳真气,引发了五人各自周围的自然之气,并与之融合,五人的身体的各种感官与自然界已能够联系在了一起,虽然还是一种朦胧而未曾清晰的感觉,但却已是让他们受用匪浅了。

到得第二天林昆五人收功之后,均感神清气爽,全身感到说不出的舒坦,前几天地狱式训练带来的疲惫竟然一扫而光。众人尽皆暗暗称奇不已。

如此又过了两天。这两天里寒晓主要就是指导五人修习这练气引导之法。

到了第六天早上,寒晓要他们按着平时的训练,在运动的过程之中依着运气法测调节呼吸,五人竟然奇迹般地提前半个时辰完成了往日的训练项目,而且末了还没有了往日训练之后那种疲惫得想死的感觉。

寒晓道:“今天的训练就暂时到此为止,估计军营那边的精训名单应该出来了,我要去那边把他们带过来,你们今天就搬到后山那边去住,明天起的训练就不是这个样了,你们都要做好心理准备,还是会很辛苦、很变态的,希望你们都受得了接下来的训练。”

林昆等五人经过早晨的训练之后已是信心大增,有了这套练气引导之法,就是再重再苦的训练他们此时都坚信自己能够应付得过来,毕竟三天地狱式的训练他们也都挺过来了,难道还有什么困难能难得倒他们不成?当下遵了寒晓之令,拿着各自的应用物品去往后山。

寒晓来到军营大帐,问了父亲寒成忠关于“劣兵甄选”情况,果然如他所料,已经全部选出来了,二千所谓的“劣兵”均已整装待发,由龙五龙六两人带着,就待寒晓一声令下,便可向训练营开拔。

见一切都已准备妥当,寒晓对着父亲寒成忠开玩笑道:“三月之约后天便开始了,大帅,小将的试训之法,三月之后便显成效,大帅可也要加紧练兵啊,不要到了那时,小将的特训军队与大帅的军队两军对阵之时,被小将的特训军队打个落花流水,那可就大大不妙,可是要大大地折了大帅的威信的啊。”

应破寇心道:“这位林少将军也不知是什么来头,没听说过哪一个王公大臣有这么一个公子呀,面对威武大将军的虎威亦敢侃侃而谈,面不改色,似乎一点都不把威武大将军的厉害放在眼里,哼,一个毛头小子,难道还有什么惊人本事不成,我看三个月后你能做出什么成绩来,凭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难道还能带出击败我们这些久经沙场的大将带出来的兵不成?”

但见寒成忠似乎却是一点也没有不愉,反倒是一脸的笑意,哈哈笑道:“拭目以待,本将军还真是多年未尝败绩了,希望林少将军能给本将军带来惊喜,让本将军再历败之滋味。应将军,李中军,你们几个可都是听见了,到时可别给本将军丢脸了。”

应破寇、李中顺以及左右军将领均大声道:“大帅请放心,末将等一定加紧操练,到时与少将军的神兵决一雌雄,分个高下。”

寒晓朗声笑道:“好,三月之后,与各位将军校场上见了。”说罢便在李中顺的引领下头也不回的向帐外大步行去。

到得点兵场,只见两千兵士虽是衣甲整齐的整装待发之样,但是却可以看出每一人的脸上都有一些阻丧,想是还对自己被“劣兵甄选”之法挑选出来而耿耿于怀。

寒晓此时却也不予点破,任由他们闹情绪,对着龙五龙六一挥手,下令向训练营地进发。龙五手一挥,两千士兵便有些垂头丧气的向外走去。在他们的心里,此去好似不是去训练,而是去领受耻辱一般。

李中顺看着那些个个都象发瘟鸡一般的两千“劣兵”缓缓而去,心里暗道:“如此士气低下的兵士,没有一丝一毫的斗气,难道真的在训练之后变成一支精锐的军队吗?”此时连他亦不禁对寒晓的试训持怀疑起来。

寒成忠与应破寇在远处自也看见了士兵们的这种低落情绪,寒成忠笑道:“应将军,你认为如何,这林少将军能在三个月这内把这些人带成一支精锐之师吗?”

应破寇应道:“如果是由末将来带,一年之内或许尚有可能,但这三人月似乎太短了些,末将说句心里话,我看希望不大。”

寒成忠笑道:“但我观林少将军可是信心百倍之样,兴许他真有办法也不一定。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两千大兵行走,七八里的路程也只不过是花了半个时辰的时间。到得刚建好的训练营地,两千大兵列队站好,一个个就象是发瘟鸡一般垂头丧气地站着,也不说话,估计是心里难受,憋得慌着呢。

寒晓走上点将台,炯炯目光一扫,众兵士只觉得他的眼睛就象是黑夜里的星星一般明亮,但那目光却是那么的冷,冷得两千士兵齐都打了个冷颤。一时间个个都挺起了胸膛,目视前方,不敢稍有分心。

寒晓甚觉满意,又扫了这两千兵士一眼,这才缓缓道:“或许你们都觉得心里窝得紧是吧,但我林晓在此告诉大家,你们,这两千士兵,三个月之后,你们就是全京国最为精锐的军队。”声音似是轻轻说了,但予人之感却是铿锵有力,似是一阵激鼓一般落入校场中两千士兵的耳中。

。新年求朵花,读者们有的请赐一朵吧!

本書源自看書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