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88章 晓子兵团(三)

第八十八章 晓子兵团(三)1更

寒晓话声一落,底下便传来一阵唏声,想是不甚相信他的说话。

寒晓早料到他们会有此反应,续道:“众位是否都不相信呢?”又道:“或是你们都不相信我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能够给你们带来那么大的变化?”

见两千士兵尽皆沉默不语,似是在默认了他的说话,寒晓续道:“人在什么情况之下才能发挥出身体的最大潜能?人的潜能究竟有多大?”见没有人敢出来说话,寒晓突然大声道:“你们是不是男人?是男人的就出来一个给老子放一个屁。”

那声音宛若平地的一声雷,随着寒晓的龙阳真气威势,轰的一声,猛地灌进了校场上两千士兵的耳中,两千士兵似是被人施了妖术一般突然间尽皆往上行进了一步。他们都被寒晓的这一声惊雷般的叱喝给吓着了。

男人,尤其是当兵的男人们,他们都是一些热血男儿,都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他们最怕的是什么?最怕便是被人称为孬种,此时被寒晓这一喝,自是有人隐忍不住,当下便有人大

声应道:“禀将军,我们都是男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寒晓道:“好,这样才对,我们是男人,是男子汉,就应该挺起胸膛来做人,不要他娘的整天象夹着一条尾巴似的,有屁不敢放一个,那还是汉子吗,不如给老子去投胎做个娘们算了。”

“轰”,底下传来了一阵轰笑声,两千兵士皆被寒晓这粗话连篇的说话给逗乐了,均想:“这少年将军倒也不错,说话甚对人的味口。”

寒晓的几句粗口话一下子便把自己的心与士兵们拉近了不少。其实寒晓是知道的,这些个士兵都是喜欢直来直去的男儿汉,与他们说些文绉绉的话,可能他们会把你当放屁,唯有首先从语言上与他们打成一片,才能让他们认可你,亲近你,这样才能做好他们的工作。

寒晓又道:“人在什么情况之下才能发挥出最大的潜能,人的潜能究竟有多大,这两个问题对你们来说可能是十分深奥的,但你们可以想想看,为什么一个几岁小孩在火灾发生之时能够背起一个重他数倍的大人冲出火海?为什么一个年迈的老太太在火海之中能够背出几百斤重的物件……

“这些种种说明了什么?这说明了人的潜能是无限的,我们一般人的潜能在平常之时,运用还十不到一。一般情况下,人只有在绝境之中才会发挥出本身的最大潜能,才能做出不可思议的举动来。因此,我们要想取得成功,首先必须得把自己的潜能挖掘出来,

“本将军就刚好有一种办法让大家的身体潜能很好的发挥出来,既简单而又有效。只要你们能够很好的配合本将军,相信不用三个月,你们就会成为军中出类拔萃的人物,不要说先前在比拼中胜了你们的同伴,就是军中的精兵亦是不能与你们相比。”

寒晓说完,扫视了全场一眼,但见两千士兵似是有些怀疑,不信的占了大半部分。于是吩咐人拿了一根老竹出来,对着对大家说到:“人的身体跟天地间的万物都是一样的,有其纹路脉理,你们相不相信我能赤手把这根老竹切开,就象是这竹子本身原来就是如此一样?切过之后看不出一丝痕迹?”

众兵哗然,更是不信,俗话说刀过留痕,就是切豆腐都会看出痕迹来,何况是竹子。至于说一掌切断老竹,他们却是不觉得奇怪,就是校场上的两千兵士之中亦是有人能够做得到。

寒晓也不再言语,拿起那竹子,气运右手掌尖,一丝丝龙阳真气透过老竹传入竹身,意识亦随着浸入竹子的纹路之中,意念到处,突然手起掌落,斜切在那根老竹之上,老竹应势而断,却是不发出一点声音,就如同刀切在豆腐之上一般。

自有士兵将那断竹取了来,连同寒晓手上那一截拿去给下面的兵士传阅,众人一看,无不震惊:但见那两截断竹被切之处,没有一丝断筋残络之痕,好似那根竹子本来就是这般生成一般,这少将军究竟是怎样做到的呢?不解、敬佩、折服,这就是这些士兵们此时的心情。

寒晓见众人皆服了,这才道:“大家可能都不知道这个是什么原理,我说一个简单的故事,大家应该知道,你们都听过鲍丁解牛的故事吧?”见士兵们尽皆点头,道:“那你们应该知道,这是怎样一个道理?鲍丁为什么能够把一头牛就象是拆解一个机械一般剖得干干净净?那是因为熟能生巧。同样的道理,我们之所以不能在正常情形之下发挥我们自身的潜能,便是因为我们对之不认识,可以说,在今日之前,可能你们大部人都还未听闻过人的潜能为何物?”

见众人又是点头,寒晓又道:“人对自己的身体都不了解,又如何能够去挖掘它呢?而我却极为了解人体的机构,以及潜于体内的种种经络脉路,以及这些与人的身体潜能的运用的关系,我不敢说如古人鲍丁对牛的身体那般了解,但十之三四却是有的。本将军此法,不敢说能让你们把全身的潜能挖掘完全,但我敢保证一定比你们现在能够利用的潜能增加一倍以上,你们自己想想,如果现在你们的能力突然增强了一倍,那你们会怎么样?”

众兵士一想,一时之间不禁兴奋起来:“如果自己的能力突然之间增强了一倍,那么自己还会在‘劣兵甄选’之中中选吗?”想想都觉得振奋了,对此次的训练不禁充满期待起来。

寒晓见收到了预期的效果,这才道:“不过你们也不要高兴得太早,要想得到,那必定要有付出,不经过努力,不经过无数汗水的洗礼,你们想达成理想那是不可能的,这次的训练将是一次比你们平时在军营的操练苦十倍不止的训练,本将军在此问你们一句,你们有信心撑下去吗?如果没有,本将军也不阻拦,你可以直接捡包袱回家了,回家做你一辈子的宿头乌龟去;如果有,那就挺起你们的胸膛来,气沉丹田,大声给本将军回答一声。”

“有,有,有……”校场下两千兵士齐声呼应,声震四方,周边的冬树枯叶被震得簌簌而落,呼应声传飘山峰之上,在谷中回荡,久久不绝,而两千兵士们的士气一下便被提到了致高顶点。

。有花堪给直须给,莫待清零空叹悲!大大们,给了吧!

本書首发于看書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