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89章 晓子兵团(四)

第八十九章 晓子兵团(四)

寒晓见收到了预期的效果,心里甚是满意,便接着说道:“以后,我们这个军队就叫做‘晓子兵团’,这将是一个全新的兵团,当然,其实一个团是没有这么多人的,我们姑且叫做加强团。以后大家不要叫我将军,我就是晓子兵团的团长,大家记住,我是林晓团长。

“大家都是从各个军营选出来的,都还没有分队,现在我们按照四百人为一个大队称为一个营,每个大队分成三个中队,每个中队称为一个连,每个中队分成三个小分队,每个小分队称为一个排,每个小分队又分为三个班,班设班长副班长各,排设排长副排长,以此类推,都是一正两副,先由你们自己选出来或自荐或公推,给你人半天的时间。

“不过各营的营长人选我已经有了,目前正在特训之中,估计一两个月以后就能与大家见面。各营只选出两个副营长,一个是第一副,一个是副的。各人是否称职,半个月后考核,合格者续用,不合格者选能者居之,或有更合者替之。至于各长官的职责,大家选出来以后我会一一给大家详细的书面材料。”

众兵士对寒晓所说的营长排长之类的职务虽是不甚明白,但此时各人均是士气正高之时,也不去细问为何如此划分,又为何与以前军中的职务大相径庭。大家皆是兴奋地按寒晓所提的去做了。

寒晓指定龙五龙六做了团级参谋,龙五是参谋长,龙六是副参谋长,未设参谋,两人暂做光杆司令。

到了中午用过午饭之后,各分队对于长官的选推仍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一直到了下午时,各队长官才全都选了出来。当然方法有很多,有公推的,有自荐的,有比试武艺的,各有各法,法不相一。

各营副营长、连长、排长、班长及各队副职全都选出来以后,寒晓这才召集各营按块排列,把相关职位的职责范围、士兵的各种纪律及处分方法等均一一大声宣读了出来,然后分发到各负责长官的手中。就这样,一个现代军队组成模式的加强团在一天之内便给寒晓硬捣挠出来了。

细分到班之后,两千人便被分为了一个个小块,又有了明确的分工和详细的职责和目标,要做起事来便方便得多了。然后寒晓宣布,晓子加强兵团正式运作,明天早上每一个人都要把部队的纪律背熟,背不出者每错或漏一条罚跑校场十圈,班中有一人背不出者班长陪跑一半,有两人以上背不出者班长等罚同跑,有两人以上者不合格该班视为不合格,所受之罚牵连到上面的排长,以此类推。

这处罚之法一出来,各班那还不是象是如临大敌一般各自加紧背组织纪律去了,而作为各分队的长官,人人皆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当天晚上,竟有三分之二的士兵硬是背着部队纪律过了夜。

有了纪律便好办事,第二天考核,寒晓果然是严格按着处罚之法做了,有一小半的人不得不围着校场不停地转圈跑着,不跑完绝不许停,对于自认为已精疲力尽跑不动的,寒晓还是老办法:狼狗追逐法。这招是万试万灵,那些被罚的兵士又不得不强忍着冲过终点。

寒晓的特训之法是十分残忍的,也是十分有效的,他一边用前世的特种部队的训练之法强训着士兵们的体能和技术,又把他自行研制的一套独特的调息行气法教给了两千兵将,并在部队特训的过程中一点一点地运用了上去。

两千士兵虽然是训练极苦,但看到自己一天天地进步,而且是十分的神速,早已忘了苦滋味,心里只想着“劣兵甄选”所带给他们的耻辱,个个都是拼了命地依着寒晓的独特的训练方法练着,到了半个月之后,这队晓子加强兵团的整体操练水平已与初时相差极远,进步之速,可用刮目相看称之。

这里且不表这边士兵的特训情况,且说那边林昆五人的特训之况。他们五人所运用的调息行气之法自又与这两千士兵的不一样,不单单是一种调节呼吸之法,还隐含了龙阳经的高深的自然之理在里面,因而五人的训练期才相对比两千士兵长了许多。

五人本以为他们第一关熬过来了,以后可能会好一些,哪知寒晓给他们的训练任务后面更是变态。比如要背着重一百斤的木头在林幽山路中跑一百里,要他们在一天跑上一座海拔约有两千米的高山,一天要跑二十个来回,一趟之中中途不给停留休息,等等,比之先前的体力潜能测试之时,已不知又强了多少倍。期间五人曾有人动摇过,但大家在共同的训练之中互相勉励着,最后还是咬紧牙关顶了过来。

一个月后,所有的人都基本上适应了寒晓的特殊训练之法,不管是从体能上还是从心理上,都认为那是可以接受的。但寒晓对他们的训练强度仍然是一天大过一天,不过随着众人对他所授的呼吸调气之法的熟练掌握和更深入的领会,他们仍在一天一天地进步着。

这日,一月的初训期满,寒晓吩咐所有的士兵召集到校场之上,朗声道:“为期一个月的体能强化训练今日可说是完成了,但大家的成绩怎么样,呆会自见分晓。”

扫了底下站得整整齐齐的两千士兵一眼,虎目中射出神光,寒晓大声说道:“现在,大家请把绑在你们腿上的五十斤重的沙袋给本团长给解下来。”

原来,从体能训练的第一天起,寒晓便要求每个人的腿上绑上两边共计十五斤重的沙袋,十天以后解下换上三十斤重的,到了二十天后则换上五十斤重的,可以说,这一个月来,士兵们的身上就从来没有离开过沙袋,哪怕是吃饭洗澡睡觉都不能解下,军法处置。

此时两边腿上一取下各重二十五斤的沙袋,众士兵尽皆到全身说不出的轻松遐意,那种如获重释之感让他们感叹不已,但尽皆有些恋恋不舍:对他们来说,这一个月来,这两腿上的沙袋几乎已成为他们身体的一部分了,他们早已习惯了这沙袋在身上的存在,对它们早已有了感情,此时解开,自不免依依恋惜。

寒晓吩咐装上沙漏,在他的一声令下,战鼓“咚咚咚”地擂动起来,对这两千士兵的这一个月来的成绩开始验收了。

。花花呀,你在哪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