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96章 伊人之变

第九十六章 伊人之变

“顾萦菡?这么巧?”寒晓一见来人,不禁大为惊愕。只见面前一人,一身米黄色小缎裙袄,身材纤细若柳,弱不禁风之样,不是京都第一才女顾大小姐顾萦菡还有谁来?

“你是寒……”顾萦菡话未说完,寒晓便即打岔道:“不错,我是林晓呀,那天与寒公子前去顾国士府时曾与你有过一面之缘的林晓。在下现在是国子监军事学院武器研究中心顾问,两月不见顾小姐,顾小姐面色好多啦。”

“你不是寒……”顾萦菡话未说完,寒晓又道:“是呀,我是寒公子的朋友,近来接了皇上的一个任务,所以已有两个月不在京都了,顾小姐是想问寒公子的情况吗?”

“你们两人认识的?”苏洛此时才有机会插话问道。

寒晓笑道:“两个月前林某曾有幸到过顾国士府一回,更有幸曾与顾大小姐有过一面之缘。原来苏洛小姐说的那个好姐妹就是顾大上姐呀,真是巧了,这是不是叫做有缘千里来相会呢?”

顾萦菡见他两次打断自己的话,本来心里有些不快,但听了他第二次打断自己说话时说的话,知道他乃是奉了当今天子之命在做一件什么事,不便暴露了身份,这才释然。方才轻声说道:“与林公子有缘萦菡倒不敢说,但林公子的高识萦菡倒是钦佩得紧。”

寒晓嘿嘿笑道:“好说好说,顾小姐太看得起林某了。”心道:“她听了顾老传达的那几句话,自是已知道我就是那个破她灯谜的人了。”

顾萦菡轻声问道:“林公子,我能坐下来吗?”苏洛一把拉着她坐在自己身边,说道:“菡姐姐跟他这么客气干什么,今晚可是我请客,我是主他是客,哪里用去问他啦。”

寒晓嘿嘿笑道:“那是,那是,顾小姐随便坐。”心想:“怎的感觉这顾萦菡好像变了个人似的,难道性子改了?就因为我的那几句话?”心里不禁有些得意起来。

苏洛看着他笑得有点奸,不禁斥道:“喂,我说林大顾问,你脑子里面在想些什么龌龊之事,笑得那般奸诈?”

寒晓笑道:“没有啦,林某是高兴呀,今日能与两位大美女在此相会,不知要羡煞多少年轻的公子哥儿。一时想将起来,不禁暗暗自得一番。呵呵!”

“噗哧”一响,顾萦菡突然抿嘴轻笑出声来,当真是一笑百媚生千态。寒晓与苏洛两人不禁大为愕然:寒晓想的是这顾萦菡原来也是这么一个爱笑的女孩子,并没有先前所见所闻的那般孤高独芳,似乎改变甚大;而苏洛所想的侧是自己这个姐妹从来就没有在别的年轻男子面前如此笑过,这真是芝麻开花——头一回了,当真是奇怪之极。

顾萦菡见两人似是看怪物一般的看着自己,轻笑道:“怎么,未见我笑过吗?或是我脸上长花啦?”

苏洛突然站了起来,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打量着她,奇怪地问道:“你真的是萦菡姐姐吗?怎么感觉怪怪的,我从来没有见过姐姐在陌生男子面前如此笑过。”

顾萦菡笑道:“难道姐姐就不会笑吗?瞧你这丫头,把姐姐说成什么啦。”

而寒晓却是一脸惊愕的在旁边盯着顾萦菡看,心中血液沸腾:“我的妈呀,这小妞原来笑起来是如此的颠倒众生呀,以前听古人说的那句‘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之说竟然是真的,原来真的有这样的人,惨了惨了,这小妞我又要上了。”

顾萦菡见他那呆样,不禁又羞又气,嗔道:“呆子,看什么呀,没见过美女吗?”

“我倒,这是京都第一才女讲的话吗?”寒晓与苏洛两人同时汗倒。

苏洛上前捉住顾萦菡的小手左摸摸右捏捏,问道:“你真的是顾萦菡姐姐吗?”满脸的疑虑,满脸的不信之情。

“不是我还有谁来?洛丫头,别乱想了,只是姐姐这段时间想通了,心情自然开朗了,你看,姐姐这个样子不好吗?”顾萦菡笑道。

苏洛忙道:“好,真是太好啦,我最喜欢姐姐这个样子啦,林顾问,你说是不是?”苏洛此时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去问寒晓这个问题了。

寒晓笑道:“极是极是!”笑得却是有些奇怪。

顾萦菡道:“以前姐姐是太执着了,一心只想着自己才华盖人,无人可比,哪知这天外还有天,一山还有一山高,突然之间觉得自己好似井底之蛙一般,思之深感惭愧,与其郁郁一生,不如抛开心怀,开开心心过它一生来得痛快,于是便如此了。”

寒晓笑道:“如此甚好,如此甚好!”苏洛见寒晓的样子越来越奇怪,不禁问道:“林顾问,怎的你来来去去就说两句话呀,你们究竟有什么古怪呀?”

寒晓笑道:“哪有什么古怪,只是高兴,高兴而且。无它,无它。”

苏洛嗔道:“不是,你们两人一定有事瞒着我。”

顾萦菡笑道:“他不敢说,我便告诉你吧,他就是先前我跟你说过的破了我三大灯谜的人。”

苏洛“哦”了一声恍然大悟,说道:“原来如此,原来是才子佳人一场戏呀,怪不得,怪不得!”话说了出来,却感觉心里有一丝酸溜溜之感,连她自己也说不出是何原因。

“什么才子佳从一场戏?我看你是满脑子的相公原理才对。我只是敬佩林公子的才学,哪有他意?”顾萦菡斥笑道。

苏洛笑道:“没有他意?相公原理?呵呵,这句话当真经典呀,我信了你才怪呢!以前可是听谁说过什么‘天下的男子皆薄幸’,又说什么‘草包男子何其多’,又是谁这多年以来对追求她的公子哥儿连正眼都不曾瞧过一眼,如今却变得如此称赞一个男子来了?”

寒晓见她越扯越远,笑道:“以前我曾有人说过这么两句经典的话。”苏洛听他说话,倒也不再说别的,很感兴趣地问道:“两句什么经典的话?”顾萦菡亦是目光移向他。

寒晓嘿嘿笑道:“第一句是这么说的,说是‘三个女孩一条街’,看你们两人一见面便唧唧喳喳个不停,我看得改成‘两个女孩一条街’了;还有一句是这么说的,说‘男人,千万别跟女人斗,否则焦头烂额骷髅头’,以我看来,这两句话说得都相当不错。”

顾萦菡又是“噗哧”一笑,抿嘴笑着道:“洛丫头,林公子把我们当成乌鸦嘴儿猛兽蛇了。”

苏洛仔细一想,果然真是如此,嗔道:“我说林大顾问,我们两人哪里得罪你了?竟然如此来作喻于我们?”

寒晓突然道:“哇,菜来啦,先吃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