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106章 三月之约

第一0六章 三月之约

转眼间三个月的精训结束了。经过三个月的地狱般的特殊训练,这两千士兵已经被磨得犹如钢枪一般锐利,象钢铁一般强壮,古铜色的皮肤上散发强大的气息。每一个人的眼中都充满了自信与坚毅,从他们的眼光中可以读出,此刻的他们,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任何一件事情可以难倒他们。

三月之约即将进行,在精训结束之时,寒晓进行了一次总结,进行了阅兵式,并举行了誓师大典,他那激昂的话语再一次激起了两千兵将们内心的豪气和斗气,士气高涨至巅峰。

誓师大典之后,寒晓到威武大将军营与父亲寒成忠相商之后立时驱马赶回京都晋见天庆皇帝,商量三月之约军事大对抗之事。

尚书房中,天庆皇帝听罢寒晓对这最后一个月特训的汇报,哈哈大笑道:“皇儿,干得好呀,既然你如此有信心,那父皇就择日看看你们的军队大对抗了。今日是京国历五月初二,那就定在五月初六进行如何?四天之后在京郊东北五里之处的皇家校兵狩猎场,那里有山有水有树林,正是最好的对抗之地,皇儿你意下如何?”

寒晓道:“一切全凭父皇安排,儿臣听父皇的。”

“好,就这么定了,我即刻下旨,传军中各地将领一起来观摩,让他们看看皇儿你花三个月特训出来的精锐之师的厉害。皇儿,你可得要让他们心服口服啊,不然父皇面上可不大好看。虽然军中兵将不知你的身份,但这朝中大臣们哪个不认得你,只要你一亮相,相信不到半日之间便传遍全京城,到时全京国知道你之人相信用不到半个月。”天庆皇帝似乎有些忧虑。

寒晓道:“父皇您但请放心,儿臣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再说此次大对抗儿臣并不上阵露面,只是在幕后操作,相信如果那些大臣们看不到儿臣,也不会知道是儿臣在操作此事,待得儿臣的精兵大胜之时,父皇您只需说出这支精锐的部队乃是按儿臣的方法,从二十万军队之中甄选出两千劣兵,经过对他们三个月的特训训出来的即可,这个应该已经极有说服力了。”

天庆皇帝笑道:“好,那一切就依你所言。这几天就着有点时间,明日朕带你去兵工厂瞧瞧,看是否合乎皇儿你的要求。”

寒晓喜道:“父皇,兵工厂弄好了吗?”天庆皇帝笑道:“不但是兵工厂弄好了,而且武器研究中心已经根据你提供的火枪图纸做出了第一代火枪,就等着你回来试枪呢。”

寒晓大喜道:“真的吗?那太好了,儿臣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好,父皇,明日儿臣跟你去兵工厂瞧上一下。”顿了一顿又道:“父皇,你是大驾巡视吗?”

天庆皇帝笑道:“不,那多麻烦,朕微服过去。带上卓统领等几人同往就行,再说不是还有皇儿你这个高手在吗,朕怕什么呀。”

寒晓笑道:“儿臣哪里算是什么高手呀,自从见到那月星空门下知月的武功之后,儿臣方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呀,那天若不是那知月修习的内功刚好与儿臣的内功相反,而儿臣修习的内功又异于一般的功法,否则儿臣也不是那知月的对手,若光以内功修为而论,儿臣与他的内力相差应该不大。观之知月也只不过是月星门下的一个门徒罢了,但已经具有如此厉害的武功修为,则其门内上一层高手武功之高可想而知,还有那不知在何方的日冲门,这些人的武功究竟有多高,儿臣还真想象不出啊。”

寒晓接着又问道:“父皇,前几个月你着卓统领查那月星空门及日冲门之事,不知现在可有结果吗?”

天庆皇帝叹道:“那梅里雪山山陡岩松,纵观所有大内高手,竟无一人可上得,原来传说竟然是真的,这梅里雪山当真是一座不可逾越的绝峰。而那日冲门世传位于天山之上,更是云深不知处,朕派出了大量的探子,均是无功而返。”

寒晓道:“父皇您也不必忧心,管他武功多高,难道还能刀枪不入不成?只要父皇您的兵工厂把为枪做得出来,不管他是铜皮铁骨,还是龙筋鹤胳,都强不过这无坚不摧的火器。”

天庆皇帝哈哈大笑道:“不错,他有过人艺,我有摧人器,怕他何来,听那周游列国的异人说过,他们行走红毛鬼国家之时,就从没有见过象我们中原地区能够高来高去的人,想来这武功还是我们中原的特产来着,在红毛鬼国家,比的是谁的武器精良谁就是王者。以后我京国也有了火器,朕还怕谁来着?”

寒晓笑道:“那就先恭喜父皇贺喜父皇了,祝父皇早日一统天下,令亿万民臣伏,造福亿亿万万的天下百姓。”

天庆皇帝笑道:“要有此盛世京国,难道还离得开皇儿你的扶助吗?朕封你为扶圣王,便是此意。”

寒晓笑道:“儿臣知道,那是父皇对儿臣的厚爱。儿臣一定竭尽所能,为父皇打造盛世京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天庆皇帝笑斥道:“说什么死不死的,多难听,以后不可再说,古来将相皆寂寞,一将功成万骨枯,但若连皇儿你都去了,这天下以后由谁来传承?”

寒晓大惊道:“父皇万万不可有此想法。儿臣从来未想过要担当此任。”

天庆皇帝见他吓得脸都青了,不禁奇怪,问道:“皇儿难道不喜欢做皇帝吗?这可是天下人人想做之事啊!”

寒晓道:“儿臣从来没有想过,儿臣虽有鸿浩之志,但那只是想百姓之事,只想着能造福一方百姓,让天下万民皆能安居乐业,这样也好让儿臣可以开开心心的游历天下,玩尽天下美景,尽尝人间珍味,赏尽天下绝色,饮尽天下佳酿,这些才是儿臣的最终之愿。”

天庆皇帝笑道:“原来皇儿志在于这些呀,那也容易得紧,哪天你帮朕实现了朕的理想,朕一定如你所愿,让你笑傲江湖,四海遨游,天下美酒、美味,呵呵,还有天下绝色佳人任你选赏,这总行了吧?”

寒晓笑道:“但愿父皇到时不要食言才好。”天庆皇帝笑道:“此事此时说来还言之过早,但愿有那么一天吧,朕听到你的这些愿望,也是心向往之呀,可惜朕老了,不能象皇儿你一样再有此机会了。”

寒晓笑道:“父皇您一点都不老,正当壮年呢,怎能说‘老’之一字,若有那么一天,儿臣定邀父皇你一起去遨游一番,让父皇您也放松一下。”

天庆皇帝笑道:“好,就这么说定了。唉,真向往那么一天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