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107章 初见雪儿

第一卷 第一0七章 初见雪儿

这时英公公急匆匆地走了进来,下跪亶道:“亶万岁爷,雪儿公主闹着要与您用午膳呢,奴才已经跟她说了万岁爷您有重要朝政要处理,她就是不依,她说已经有一个月没有与万岁爷您用膳了,心里想的紧,奴才无法只能来给万岁爷您说一声。”

天庆皇帝笑道:“这丫头,这么大了还是如此不懂事,你先去回报,就说呆会朕跟扶圣王一起过去,让她耐心稍等一会儿吧。”

英公公恭声应道:“是,奴才这就去回亶,想必雪儿公主听了一定喜出望外。”说完便退了下去。

寒晓笑道:“父皇您这小女儿可是真粘您呀。”天庆皇帝脸上露出慈爱的笑容,说道:“皇儿你不知道,朕就三个女儿,两个大的都已经出嫁了,只有这个雪儿今年只有十四岁,在宫中没有人跟她玩,的确是闷着她了,呆会我带你去见一见她,让她高兴一下,她早就知道朕收你为义子之事,也一直想见你,可惜你整天忙于朝廷大事,哪里有时间呀,今儿有暇,正好圆了她的梦啦。呵呵!”

寒晓笑道:“我这义妹还真是有性格呀,说不得真得要去见见。”

御花园内,荷塘边,一张光滑透亮的大理石桌上,摆着各式各样的精制小菜,以及各种精美的小点心,当真是琳琅满目,美不胜收。

一个绿衣少女倚栏而坐,凝注荷塘中来往翻游的大红鲤鱼,盈盈如露,娇若初莲,宁静似水,清胜虎泉。几位宫女静立她身旁四五尺处,屏息静气,未敢露出一丝杂音。

远观之,犹如出尘仙子,近凝视,又似邻家鲜姝,似远似近,似仙似尘,予人敬仰,予人亲慕。

寒晓远远看见便已被她的绝世风仪所感,心道:“以前听人说出尘之姿,胜仙之容,碧清之境,难道便是这般模样?当真是古人诚不欺我啊,原来还真有这样的美人,这样的情景,真是一幅无比清新宜人的画卷呀!”

寒晓与天庆皇帝相携而来,听见声动,那少女转身回眸,大大的眼睛在远处便已看出射出迷人的喜悦之情,从原地站起,兴奋地向寒晓与天庆皇帝招手道:“父皇!父皇!”声音脆如黄莺,煞是好听,样子说不出的清纯可爱。

天庆皇帝似是甚为高兴,不禁加快了脚步,寒晓紧跟其后,匆匆间,便已到了那石桌之旁,那少女欢叫一声,扑了过来,腻在了天庆皇帝的怀里,撒娇道:“父皇,雪儿好想你呀!”

天庆溺爱般的笑道:“好雪儿,父皇也想你呀!这段时间可乖,那病还经常发作吗?”

雪儿从他的怀中站了起来,笑道:“很久没有发作了,可能是好啦。”那笑容如春花般的灿烂,令人心生怜意。

天庆皇帝轻抚着她的头呵呵笑道:“那就好,没事就好。来,父皇给你介绍一个人,雪儿你不是一直拈记着你的义兄吗,这个就是你的义兄寒晓,你们互相认识一下。”

雪儿笑意盈盈地走上一步,对着寒晓行了一礼道:“小妹如雪见过晓哥哥。”

寒晓笑呵呵地道:“好妹子,哥哥没有什么礼特给你,这个小玩意就当作见面礼吧,你可别嫌哥哥小气啊。”说着从兜里拿了一样东西出来递给了她。

如雪接过一看,原来是一个小小的木制的手工艺品,前方后圆,中间挖空了,上方是平的,靠后方有一个长方形的小孔,后面的圆尾部中间是空的,里面有一颗圆圆的木制的小珠,显是属手工制作,木质非常细腻坚韧,似是老楠木制成。

雪儿看得爱不释手,小心地握在手中,脆声问道:“哥哥,这是什么东西,怎么雪儿从未见过呀?”

天庆一见这东西,也是甚为奇怪,问道:“皇儿,这是何物,朕也是第一次见到。”

寒晓笑道:“没有什么,只不过是儿臣闲时无事做的一个小玩意儿,我们就姑且叫它做‘哨子’吧,这可是这世上独一无一的东西啊,虽然不值钱,但贵在稀有,好妹妹你就将就着收了吧。”

雪儿欢喜地道:“雪儿什么都有,就是没有见过这样奇怪的东西,叫做哨子是吧,这个怎么玩呀?”

寒晓笑道:“你看,前面方的地方不是有一个小方孔吗,你用小嘴对着它吹一下看。”

雪儿听了寒晓的话,便拿着哨子对着自己的小嘴儿轻轻一吹,只听得“呼”一响,便没了动静。寒晓笑道:“不是这样的,把它放进你的小嘴里面,然后再吹。”

雪儿依言放下小嘴之中,然后轻轻一吹,“哨……”的一连串尖声响起,吓了旁人一大跳,宫女们纷纷捂起了耳朵。雪儿则是兴奋地跳了起来,叫道:“这个太好玩啦,谢谢哥哥,我太喜欢这个礼物啦!”说完又吹了一次,然后才珍而重之的收回了怀里。

席间,雪儿却是不象别人说的那样什么食不言之类的,一边吃着一边说着话,一下问天庆皇帝一个问题,一会又问寒晓一个问题,反正她的嘴巴从来就没有停过,活脱脱的一个快乐的小精灵儿,只是寒晓从天庆皇帝的言语神情之间,除了看出溺爱之外,似乎还有一种淡淡的无奈。

与雪儿告别,雪儿十分兴奋地说道:“父皇,以后哥哥有时间你可要让他来跟我玩儿啊,雪儿今天好高兴呀!雪儿好喜欢哥哥!”

天庆皇帝笑道:“好,不过得看你义兄高不高兴来跟你玩啦。”

寒晓摸了摸雪儿的头笑道:“当然高兴啦,哥哥也很喜欢雪儿的,哪天哥哥有空了一定来跟我们的小公主玩,好不好?”

雪儿拍手欢呼道:“太好了,以后有哥哥来跟我玩啦!”

寒晓心道:“这小丫头还真是快乐呀,只是不知父皇为何看着她时有些忧虑和愁绪呢?看父皇的样子,应该是很喜欢这个小丫头的呀?”由于雪儿一直在场,寒晓也不好问天庆皇帝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心想只有留待下次见面时再问了。

与天庆皇帝和如雪公主辞别之后,寒晓便直接回了元帅府。一回到府中,寒晓便叫人把张小刀喊了来。

张小刀在府中已经呆了三个多月了,平时除了研究自己的那些小东西外,便是根据寒晓给他提供的思路为寒晓做一些奇怪的模型和他不知道怎么用的东西,生活甚是平淡,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寒晓了,他只知道寒晓出去了好久没有回来,却不知寒晓去了哪里,但他却并没有烦闷,每日里便是一头钻进他的那一堆小东西里面,有时一天不抬头也很正常,不过闲的时候他还是十分希望寒晓能给他更加重要的任务。

这日听见寒晓传唤,自是喜不自胜,忙放下了手中的活计,直奔前厅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