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109章 京国第一枪

第一0九章 京国第一枪

进得山腹之中,里面有数十个大熔炉,但进去之后并未感觉到很热,天庆皇帝不禁奇怪地问道:“这里地方虽大,但却有几十个大熔炉,为何没有感觉到灼热呢?”

雷淮自是一直随时在等候着他的询问,忙道:“这里的通风排气设备都是按照扶圣王爷给的设计图纸建造的,看上去虽然感觉没有多少排气通风之处,但却起到极好的排气通风作用。”

天庆皇帝赞许的看着寒晓道:“寒将军,还是你来说吧,这可是你的得意之作。”

寒晓道:“是,其实这里并没有什么玄机,小将只是掌握了一个原理,那便是热原理,热空气是比一般的空气要轻得多,因此热气在一般的情况下都是上涌的,小将便是利用了这个原理,在山腹中自熔炉以上设计了连续五层的排气系统,那热气一涌出之后,便被排出了山腹之外,排出量达到了十之**,余下的部分便通过山腹之上的数百个通风采光口排出,而且山腹的后面也设计有通风口,此山腹东西方向,不论是冬季的西北风,还是夏季的东南风,均不能在其中直穿,不会造成回流,因此不论是何时,这山腹之中都不会感到灼热。”

当下寒晓还把排气原理粗略地跟天庆皇帝说了一些,天庆一边听一边点头,当寒晓说了个大概,天庆皇帝道:“为何寒将军说的这些原理的一些用词我以前从未听说过呢。”

寒晓笑道:“老爷你当然没有听过啦,这是小将根据古书籍中的一些秘典整理出来以后自己安的名字。在此之前,只有小将知晓这些名词。不过我京国历史文化悠久,以前早已有人掌握了这些理论,只是在传承的过程中可能出现了断截之处,令这些理论没有得以流传下来。”

天庆皇帝笑道:“寒将军果然奇才也。”寒晓笑道:“老爷您太夸奖小将了。”

雷淮引着天庆皇帝等人把这山腹走了一圈,一边小心的向天庆皇帝解说各道工序及流程,每一处都务求详尽,不敢有一丝疏漏,可说是如履薄冰。

走完一圈,寒晓看了天庆皇帝一眼,随即看向雷淮,问道:“雷御使,月前国子监武器研究中心送过来的东西听说已经造出来第一批了,在哪里呀,有多少数量?”

雷淮见他在天庆皇帝面前丝毫没有一点拘束之象,而且又是姓寒的,心中已是明了,知道此人定然便是这兵工厂的设计人,当朝天子的义子,扶圣王寒晓了。但人家没有表明身份,他也不敢多问。忙道:“回亶将军,已经做出来了第一批,只有十五支,但由于那物事之中含有火药,卑职等从未见过此物,不敢擅动,现已锁在了仓库之中,只等上头来验。”

寒晓道:“不错,十五支,你去提出来,待我看看再说。”雷淮领命而去。

寒晓对着天庆皇帝道:“老爷,我们到外面空旷之处去试新武器去,看是否达到要求。”天庆皇帝呵呵笑道:“好!”说着便在众人的簇拥下向山腹外行去。

行到山腹外,那个先前雷淮留下来陪同的叫农道通的官员领着众人来到了一个空旷的所在,寒晓叫人在两百步外、三百步外、四百步外各做了三个圆形的靶心竖在地上。此时,雷淮已叫人取了几个箱子出来,放到天庆皇帝等人的面前,将之一一打开,只见里面是一堆堆的金属及木质制成之物,有铁管、木柄、铁榍等等数十种零备件,还有一箱装着半箱的金光闪闪的子弹。

天庆皇帝看着寒晓问道:“寒将军,就是这些东西吗?这些就是火枪吗?”

寒晓道:“当然不是这样的,老爷你看了。”说着便自各个箱子里拿了一样样零备件,迅速地拼装起来。不到半盏茶的功夫,在他的手中便出现了一支与近代步枪一样的火枪出来。然后递到天庆皇帝的手中,道:“老爷你看吧,这便是当今京国的第一支火枪了,您看看怎么样?”

天庆皇帝看着寒晓递过来的这支火枪,一向泰山漰于前面不改色的他竟然忍不住手都有点颤抖起来。轻轻抚着这枝长不过五尺的东西,有些不信的说道:“寒将军,这东西真的管用吗?”

寒晓从他的手上接过火枪,笑道:“小将装的这支火枪一定管用,就不知他们弄的子弹怎么样,老爷你请后退几步,让小将试给你看看。”

天庆皇帝等人依言后退了五六步,寒晓从子弹箱中取出了一颗子弹装进了枪膛之中,用力一拉,“咔嚓”一声响,已拉开了保险栓,将这支上了膛的火枪拿在手中,寒晓心中不禁有此感叹起来:“好像有近十七年没有摸过枪了,重生之前的一年,那时还跟着副市长他们去试了一下部队最新装备的ak-47步枪,那威力何其惊人,不知我自己弄出来的步枪威力如何?”

前尘往事,不堪回首。寒晓的感叹也不过是在一瞬之间,拿起火枪来,瞄准了两百步外的中间那个靶标,大声道:“这京国火枪的第一枪,不知威力如何,请大家见证这一刻吧。”

说罢又大声道:“我倒数三声,请大家屏声静气,拭目以待。三——二——一。”“一”字说完,便听得“砰——”的一声响,装膛的子弹已经从火枪之中射了出去,两百步外的靶标猛的晃动了一下。

未待吩咐,便已有人冲了过去将那靶标取了过来放在天庆皇帝等人面前。这是一个用于试箭的靶标,材质十分坚韧,一般的箭并不能将它射穿。但是此时那靶标近中心处,一个细小的洞口在显示,这一枪已经击穿了这个两百步之外的靶标。

在场之人无不瞠目,均想:“两百步外竟能将这靶标击穿,如果打在人身上会怎么样?那不是穿身而过吗?如中要害,那人还不是当场了帐。”却不知这步枪的威力虽大,但却并不一定能将人从前到后的打穿,因为这此人并没有想到人体本身的阻力。但其威力却已是可想而知了。

天庆皇帝兴奋地说道:“好,好,天佑我大京,得此神器,何愁大业不成。”

寒晓笑道:“老爷洪福齐天,自有天佑,让小将试试,这火枪的威力究竟是有多大。”

说完寒晓又上了子弹,一连放了两枪,分别击在了三百步外的靶标和四百步外的靶标之上。叫人取过来一看,依然是穿靶而过。一时间场中所有人都被震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