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114章 大对抗(五)

第一一四章 大对抗(五)

(喜欢小丁作品的书友们请支持一下小丁的新作《修龙阶》,是一部集都市言情、武侠修真于一体的青春,目前已在本网站签约,请大家帮忙收藏一下,谢谢!)

而云山的另一面却是万丈的深谷,一眼望下去,但见轻烟缭绕,雾氲朦胧,不知深有几何。云山有了这两处天然的屏障,再加上两面有一条深达两三丈的小河流阻隔,当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易守难攻的天险之地。

这云山唯一的通道,便是正中央一座木桥,这座木桥宽不过五尺,只能让一马直过,三人并排都难以通过。

木桥的对面的进云山路口处早已被威武大将军营的军兵筑起了坚固的防守屏障,只要敌方一进入木桥的对面,对面云山上的守兵便能让敌军落入箭翎强驽的射程之下,高低难抵,无有漏位。小河延边,均有守兵把守,可以说此时的云山已是固若金汤,威武大将军这边已是胜卷在握了。

瞭望台上的众臣见此等情景,无不摇头,纷纷议论。一个老官员对着另一个道:“此等险要之处,还只是以两千兵力攻击守兵五倍之数的云山,这胜负之分,已是显而易见,我看这仗哪里还用打,已可判定这晓子兵团必输无疑了。”

另一个官员说道:“姑且不说这天险之地,仅以兵力一对五而论,已是必败之局,便是给这晓子兵团攻上云山,难道他们个个都象昨日的那些兵一般可以一对五么?这个我可不大相信。”当然还有各种各样的说法,几乎没有一个人是站在晓子兵团这边的,每个人都认为这一阵晓子兵团必败无疑。

就连本是信心满满的天庆皇帝,亦是不禁有些动摇起来:“如此天险之地,又有重兵把守着,兵力悬殊,皇儿真的能取下这块阵地吗?”内心惴惴,有些不安。

随着战鼓擂响,号角吹起,攻山掠地之战便即隆重拉开。

威武大将军军队的一万守兵亦自不相信晓子兵团能以两千之众可攻克他们一万守兵坚守的天险之地。战鼓擂响之后,外围的守兵们对着小河对面挑衅起来,喊叫声不断,战旗摇曳,兵刃相击,吼声震天,气势磅礴,威风凛凛。

反观晓子兵团这边,兀自按兵不动。在周围的一片片树林、草纵之中,大家竟坐在地上,三三两两的聊起天来,而队伍却也是分散未聚,这里一拔人,那里又一群,他们好像并不是来这里搞对抗的,反倒象是来这里春游闲乐一般,让人惊惑至极,百思不得其解。

天庆皇帝在瞭望台上看到此等情景,也是甚为不解,不禁向周围的群臣说道:“众位爱卿,你们有谁能猜出这晓子兵团此举的用意吗?”

太师赵央首先说道:“以微臣愚见,这晓子兵团当是在故弄玄虚,让对面守兵麻痹大意,以寻可趁之机。”这太师赵央已知道这天庆皇帝甚喜晓子兵团,因此不再对其砰击。

天庆皇帝道:“有一定的道理。还有谁有别的看法?”

文渊阁大学士古藤鳞说道:“以微臣所见,这晓子兵团似是在等,皇上您瞧,这前面的士兵虽是悠闲之样,但个个都是兵不离刃,而且最应该引起注意的,便是他们表面上故作分散,实则早已调走了四分之一的兵力。这里停着的兵士,也不过是一千多众,别外的那部分士兵去了哪里?臣猜想,他们应该是在寻找另外的进攻之路,而这一千多士兵在此的作用有三。”

古藤鳞的这一番见解有其事实根据,而且分析得极有道理,不同于太师赵央的空泛之谈,不禁引起了天庆皇帝极大的兴趣,便说道:“古爱卿,那你说说看,这一千余士兵在这里作用有哪三个呢,还有那另寻别径的士兵他们又能从哪里进攻呢?紫薇山上?还是悬崖之下?”

在场众臣亦是对古藤鳞的话来了兴趣,纷纷等着听他说下文。古藤鳞接着说道:“这一千多士兵在此的作用,第一便是适才赵太师所说的,他们是有一点故弄玄虚之说,他们此举便是想让对方摸不着头脑,因为我们是在后方观战,对他们的兵力布署之况可以一目了然,但是云山之上的守兵,却是不能看到这晓子兵团的士兵究竟有多少人还在这里。此其一。

“其二便是他们在这里等待另外的突击队伍的信号,一旦那突击队伍发出信号,他们便会在这边作策应,配合突击队伍的攻击,到时两边同时攻击,可分散对方的兵力。

“其三便是他们在扰乱对方的视线,这一点微臣也想不明白,不过相信不久便可见分晓。”

晓子兵团这边的奇异表现却引起了威武大将军军营中兵将的极度猜疑,此次主帅这一万大军驻守云山的是骁骑尉司徒云流,他是威武大将军寒成礼手下的得力大将,经历战事无数,少有败绩,是一个有勇有谋的人物,此次由他主帅这一万大军作为守方驻守云山,乃是经过大将军营里详加讨论推选出来的。

云山帅营中,一干将领此时被召集了起来,司徒云流虎目一扫底下的十多位主将,说道:“晓子兵团的这等奇怪举动,各位将军有何看法?而我方又如何应对才是最佳之法?”

一位青年将领上前一步道:“禀将军,末将以为这晓子兵团是在故意挠乱我们的视线,末将猜想,他们可能不会从正面进攻,而是由另外的地方寻径突袭,正前方的兵将只不过是在掩人耳目,等待时机,侍机而动,以作策应。主攻方向应在悬崖方,因此末将认为我军应向南方的悬崖方向增派兵马,以作防范。”

司徒云流点点头道:“王将军所言有理,但那悬崖深达千丈,实是险凶之极,他们又如何能从那一方进攻呢?难道他们有通天的本领,能从悬崖之下爬将上来不成?”

王将军道:“不错,悬崖方向极为险凶,平常之人确是难以从那里上来,但那晓子兵团乃是林晓将军特训出来的兵,将军当还记得当初林将军刚入我大军军营之时的事吧?”

司徒云流道;“不错,那林晓林将军确是有非同一般的本领,当时他就能从高山之上越过而潜入我们威武大将军的军营。难保他不能从这悬崖之下攀上来。但是王将军为何不认为他们从神山之上下来呢?以林将军之能,他要从神山之上下来也不是难事。”

王将军说道:“这神山太过高陡,而且延绵极长,他们要从山上攻下,耗时极长,实是不易。如此便只剩下悬崖一径,因此末将有此猜想。”

司徒云流看了一下帐下众将,问道:“众将官以为如何?”

众将商协了一会,最后赞成那王将军的看法,最后决定向南方悬崖方向加派了两千兵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