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118章 雪儿之疾

第一一八章 雪儿之疾

(喜欢小丁作品的朋友们请支持一下小丁的新作《修龙阶》,请大家帮忙收藏一下,谢谢!)

与晓子兵团的战士们挥泪告别之后,当晚寒晓也参加了天庆皇帝在太和殿设请的筵席。筵席之上,觥斟交错,马屁连天,自不待言。翌日的朝会上,寒晓提出的后面的几项改革计划自然而然地也得到了文武百官的支持和拥戴,京国大改革的浪潮自此也全面拉开了序幕,这里也不再一一言表。

却说寒晓经过这几个月的奔波,终于把他酝酿了数年的改革计划如愿付诸实施,心里也放下了一块大石,后面的事却不是他一个人能够包揽的了,改革是一件大事,是全京国所有官员、百姓的事,改革的成果如何、进展如何,细节如何推进,可不是他一个人能够操心得完的。以后的事,只有慢慢的来,慢慢的在实践中由国人去摸索。

而关于他要建立特种部队之事,由于国子监马上就要放夏假了,所以现在也急不来,他要等到国子监开学之时才能进到里面去物色那些具有特殊能力的人才,其他的事他只能交给天庆皇帝着人去做了,而特种部队所需的装备他也早已交由张小刀去操心,此时的寒晓是真正的最为轻松的时候。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轻松过了,也从来没有象此时那么有闲暇的时间去想自己的问题。

这天,寒晓用过晚膳,独自一人把自己关在房间之中。想了想自己这一年来所做的事,感慨万千。也只有此时,他才真正的有时间想自己的事来。

一年来的种种象过电影一般在他的脑海里面飘过,岳麓书院、方南雨、慕容啸天、华灵云、江芷若、秋若盈等等人的脸孔从他的脑海之中闪过,往事如风,缱绻软语,胶花面容,犹如便在昨日。

“不知道灵云现在在哪里?不知道芷若现在在干什么呢?不知道若盈的公司办得怎么样了?她们会想我吗?”想到这里,寒晓不禁一脸的幸福。又想:“芷若和若盈是一定会想我的,但灵云呢?她会想我吗?她究竟在哪里?会不会回了华云阁?”

这段时间以来,寒晓感觉到自己龙阳真气好像已经在突破第二阶段的奕道篇而准备进入第三阶段的造化自然这一阶段。尤其是在最后与林丽晴结合后的这一段时间里面,那种欲破之势更为强烈。但由于这一段时间以来他一直在忙碌奔波,为着晓子兵团之事,为着改革大计之事,一刻也没有闲过,根本就没有时间去考虑自己的事情,龙阳经的修习也就一直处在欲破未破的边缘。

寒晓感觉到,他修习龙阳经的第二阶段奕道篇的瓶颈似乎已经来临了。这个重要的关口,以他修习龙阳真气十多年的经验,他感觉到这一关不好过,不是自己关在房中闭关修炼就能成事的,龙阳真气讲究的是自然与和谐,要求的是一切顺其自然,合乎天道,合乎天地万物阴阳交替的道理。因此,一切还得在自然中去体验、去寻求突破。

于是,寒晓作了一个决定,便是想到处去走一走,一是为了寻找华灵云,二是为了放松心情,从世间百态之中去领悟破阶的关键。

翌日早上,寒晓到皇宫晋见了天庆皇帝,跟他说了自己想到处游历一下的想法。天庆皇帝此时心里正是龙颜大悦之时,而且他知道这个义子是个非常之人,反正此时一切都已有了计划,所有的改革只要按计划一步一步实施即可,因此对于他提出的这个要求也不反对,只是说道:“皇儿,你的想法父皇是支持的,但这个时间可不能太久啊,你答应父皇要组建特种部队的事还没有着落呢。”

寒晓道:“此事却是急不来,一是装备未曾做好,二是国子监很快便要放假了,儿臣去那里也没有用,正好利用这两三个月的时间好好想一下。不过父皇您放心,儿臣答应您的事是一定会做到做好的。”

天庆皇帝问道:“那此次出外游历你打算去多久呢?”寒晓道:“也许一个月,也许两个月,看情况吧。不过父皇您放心,最迟三个月,不管怎么样,儿臣都会回来的。”

天庆皇帝叹道:“又是几个月呀,父皇心里可是有点着急啊!”

寒晓道:“改革不是一时半会的事,它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所以父皇您不要太过于着急,顺其自然的好。”

天庆皇帝道:“随你吧,不过要记得给父皇传些你的消息,以免牵挂。”

寒晓道:“儿臣记下了。”

走之前,寒晓问道:“父皇,儿臣一直想问您一个问题,是关于雪儿妹妹的事情。”

天庆皇帝叹道:“你是想问雪儿得的是什么病吗?其实她得的是先天阴脉绝堵,导致内里五腑失调,这是一个绝症,没有办法医治的。父皇已经把全京国最好的名医都找来给她看过了,他们对此都毫无办法。大夫们预测,雪儿恐怕活不过二十岁。”说着,天庆皇帝脸上露出了极为阴沉的神情。

寒晓问道:“难道真的就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医治了吗?”

天庆皇帝道:“以目前来说,确是没有办法。这是一种非常罕见的病,据说千百年来也没有几例,在医书中记载有的都是凤毛鳞角,疗治之法从未有人知晓。”

寒晓从皇宫出来之时,心里也是堵得慌,出来之前他去见了一下雪儿公主,雪儿对于他的来访自是高兴不已。

但寒晓看到那么一个鲜花一般、活泼开朗的玉人儿竟然有可能活不到二十岁,寒晓内心有着说不出的感伤。他想起前世中的爱滋病,想起前世中许许多多无法治愈的绝症,心中颇感对这生命之脆弱的遗憾。

回到元帅府之后,寒晓自行翻阅了一些古典医书,想从中找到一些关于先天阴脉绝堵的描述,可惜他失望了,在他们家现存的那些书中,根本就没有提到过这种绝症哪怕是一丁一点的讲述。

合上最后一本医书,寒晓感叹良久,这才放下那本医书,返回自己的房间歇息去了。

“光明寺?这里难道就是光明寺?”寒晓看着眼前这一个毫不起眼的寺院,不禁心中嘀咕。这是他第二天按着别人的指点找到华灵云所说的光明寺时的第一反应。

这是一间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寺院:

一间庙堂从中坐,一间小舍立旁边,庙堂之中一佛像,不似如来不似僧!

这便是这光明寺详尽的描述。

寒晓迷糊了,他不敢相信灵云竟是要他到这个地方来找她,难道她是故意的?然看到她当时的真挚之情,毫无一点做作,要说她是故意的,打死寒晓他也不会相信。

然而看着空无一人的光明寺,寒晓黯然神伤,悠悠离去,眼中充满了无奈和思念。

本書首发于看書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