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123章 血战华山(一)

第一二三章 血战华山(一)

方南雨沉吟半晌,才淡淡地道:“老夫细思之下,确是想不起来我那女弟子有甚不雅之举,此事恐怕老夫帮不了贵门的忙了。”

那白须老者叫道:“喂,我说方老儿,你这是故作推诿的吧,既然你不承认,那我们就在手上见真章吧。”

“青云剑”凌周列人同其名,列字同“烈”,本就是一个火爆脾气之人,一听那老者哇哇乱叫,心中便气不过冲了上来,大声叫道:“兀你个老鬼,鬼叫什么,有种咱们来单挑,看我不把你打的爬下。”

那白须老者哈哈笑道:“大言不惭,你放马过来,让我盯月把你踢下华山去,一滚一滚的象个肉球滚下,那当真是再好玩不过。”

凌周列大怒,也不请示方南雨,反手拔出腰间长剑,人已冲了出去。那长剑在他手中象是变魔术一般,人方冲出两步,已变成正握前刺,第三步之后他的身形已跃在空中,黝黑的剑身发出似蛇鸣一般的尖哨声,前方的空气在他的剑气挠动之下,霎时之间便掀起了狂涛骇浪,但见飞沙走石,周围空气好似突然遭遇了龙卷风一般急剧旋动起来,空中传来了“轰轰”如天雷劈空的声音。

“哈哈,天雷剑,原来是这般模样的!”那自称盯月的白须老者犹自不后退,猛地从腰间取出一样武器来,那武器长不过两尺,通身灰白,似曲非曲,似直非直,握在他的手上,便如一弯明月,又似一支笔尺,那武器在他手上突然之间便变成了两支,他左右各握一支,在手中“吱吱”两响,转了几个圈圈儿,身形突然向前窜出,迎上了正向他冲去的凌周列。得动之间,迅若闪电,无痕可寻。

那明月形的武器在他的手上不断地旋动着,越旋越快,在前进中发出了尖锐的梢声,周围功力稍弱之人感到耳中似被刺破一般,纷纷捂上耳朵不敢倾听。而他身前的空气在他行进当中发出了犹如破冰时发出的礳砺声,“吱吱”作响,让人全身都冒起了鸡皮疙瘩,浑身不禁打冷战。

两人冲出的速度都极快,在众人一眨眼之时,两人三样兵刃便已交接在了一起,“叮叮”两声如针刺耳般的响声过后,两人便已战在了一起。交战处,方圆三丈之内的范围内飞沙走石,真气激荡。

凌周列手中的天雷剑有时直刺,有时横劈,有时平削,有时反撩,行动之间,犹若风雷树威,猛不可挡。而反观那盯月,一对月形兵刃便只在他那手掌方寸之间旋转不停,似是在玩着杂耍一般,将自身护得严严密密,不露一丝破绽。

华云阁众人见那盯月将那月形兵刃舞得象是毫无一丝重量一般,不禁大为惊叹。而只有场中打斗的凌周列才知道这兵刃的厉害。外人看来那轻若无物的兵刃,与凌周列手中的天雷剑撞在一起的时候,凌周列只觉得那兵刃上传来一股巨大的力量,好像他手上执的不是一件小兵刃,而是一把巨型大刀一般,从上面传来厚重的力道。

凌周列大惊,心道:“这若是一件轻兵刃,绝对不能发出如此石破天惊的超人力道,这绝对是一件重兵器,难道这小小一对兵器竟重若百斤重兵?这怎么可能?”

斯时两人已交手不下四十回合,由于两人均是以快打快,招式快似疾星闪电,往往都是一触即分,但实际两人之间已经数不清多少次在一触之中比拼了内力。

凌周列多次试图以长剑的优势挑去他手上的兵刃,攻击那盯月一寸短一寸险的短处,但无奈那对月形兵刃好似在那白须者手上生了根一样,随着那盯月的旋动,灵蛇吐信,变幻莫测。而最主要的是在每一次两样兵刃接触之间,凌周列均有手被震得发麻之感。

又斗得半晌,盯月突然冲上一步,左手兵刃旋转着攻向凌周列下盘,右手兵刃斜着自右上向左下削去。那如旋风一般的劲气刮得凌周列面部疼痛。

凌周列忙身体微侧,低头避过。便在此时,盯月右手上的兵刃突然脱手而出,呼啸声中飞向了凌周列的身后,而右手却是猛地收回,凌周列身形已向后退去了两步,堪堪躲过盯月那下盘方向的一击。

凌周列突然看到盯月眼中闪过了一丝狡黠的眼神,同时便感到身后一阵波动,似有兵刃破空之声。未及回头,便已知是他的兵刃可以回旋攻击敌人了。

未及细想,凌周列只能使了个铁板桥,身体猛地往后仰去,后面飞回来的兵刃便“嗖”的一声从他鼻子上刮过,凌周列只感到鼻子一阵刺辣辣的痛,想来已经被那兵刃刮伤了。

凌周列身体未起,盯月已接住那飞回的兵刃,同时双腿突然连环踢出,攻向凌周列腹胸之处,虽是在突然之间起脚,但仍是发出了呼呼的真气激荡之声。

此时凌周列招式已经用老,要闪避已经来不及了,在失却重心之下,他手中长剑猛的一挑,迎向盯月连环攻来的双足,同时双足向后一蹬,身形突然向后窜出。但此时却已晚了一步,盯月手中双刃往下一压,左腿去势不变,“嘭”的一响,踢在凌周列的胸腹之间,凌周列虽然避闪及时,避去了这一腿大部分的劲力,但还是被盯月那一腿踢出了一丈开外,“砰嘭”两响,平平仰摔地上。

凌周列借助着后跃之势生受了这一脚,却并没有受到很重的伤,但是输便是输了,他老脸一红,翻身爬起,羞愧地退了下去。

那盯月虽是侥幸获胜,但却是扯高气昂之极,大声说道:“哈哈,天雷剑,不过如此,又怎能敌得过老子手中的这一对雪月双刃。”原来他的这对兵刃叫做雪月双刃,想来是他们雪峰独有的兵刃,别人是听都未曾听过。

盯月又大声说道:“看来名闻天下的华云阁也不过如此,当真是闻名不如见面,独有虚名罢了。我盯月只不过是月星门下一个三流的角色,你们刚才的那个应该是阁中的长辈吧?哈哈,还不是伤在我盯月的手上。看来我们月星门应该出来统率中原武林了,不然中原武林在你们这些独具虚名的人的手上,真是明珠暗投啊!”这盯月一点也不在乎他自己是如何以诡计取胜的,兀自在那里大言不惭。

他的话声刚落,华云阁这边便跃出一个人来。

看書網小说首发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