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124章 血战华山(二)

第一二四章 血战华山(二)

“哈哈,原来又是一个糟老头儿,怎么,华云阁只会用车轮战术吗?不过我盯月也不惧你们,还有谁上来,干脆一起上来省事些。”盯月谑笑道。

上来的这人正是“摩云手”欧阳烈泞,只见他缓缓走上前来,冷冷地说道:“老夫欧阳烈泞,从来不占人家的便宜,要么你下去,换一个人上来,要么老夫让你五招。你自己选吧。”

盯月被他小看,眼睛似要冒出火来,怒道:“就凭你这个老匹夫也配让我,让我看看你们华云阁还有什么能耐没有使出来。”话未说完人已经扑了上去,手中的雪月双刃似风刀一般席卷向欧阳烈泞。

欧阳烈泞冷哼一声,身形微微一侧,便已闪了开去,双手收于后腰之上,道:“这是第一招,还有四招。”

盯月气得哇哇大叫,人刃合一,象发怒的猎豹一般向欧阳烈泞发起了猛烈的攻击。欧阳烈泞左避右闪,连连躲过他风驰电制的四招进攻,这才高声说道:“第五招已过,余下的看我的了。”

言毕,只见他双掌咻地从身后提到前面,右掌呼地向前击出,掌势甫出,便发出了如空谷回音般的“嗡嗡”之声,前方的空气被这一掌的真气带起,犹如静水突然被卷进了汹涌的漩涡中一般,四周的能量尽皆被他这一掌凝聚。

盯月大吼一声,原本轻灵的雪月双刃中的右刃此时却如山岳般地沉重,缓缓地向前递出,迎上了欧阳烈泞正面击来的一掌。

一掌一刃在空中对接,发出了一声浑沉的“波”响,以两人掌刃相接处为中心,一股巨大的能量向外迸击,集中向左方冲去,击在两丈之外的一个石锁之上,又是“波”的一声闷响,那足有两百斤的石锁吃这股力量一击,登时被击得碎裂开来,变成了颗颗小碎石,那股能量兀自没有停留,碎裂的小石再次发生迸射,就象是中间放了一颗大烟花炮突然爆开一样,被激得四处飞散。

这一下发自两人内家真气的对碰,高下立时分了出来。盯月依仗的那雪月双刃的神奇功用被欧阳烈泞自正面将所有的力量形成正正对接,那华云阁极少有人练得成的摩云掌浑厚的掌力透过雪月双刃与盯月的内力对碰。盯月在内力上本就颇不如他,再加上适才与凌周列的一战已耗费了他一些内力,此时与欧阳烈泞蓄意待发的摩云掌对碰,自然不是对手。

盯月只觉得自己掌上传出的掌力被硬生生地逼了回来,似狂涛一般卷进了自己的胸腹之间,但觉得心口一甜,一口鲜血猛地涌了上来,“啵”的一声,鲜血四溅,喷出老远。

这个适才刚击败华云阁一个高手而不可一世的盯月竟然在一合之下便被欧阳烈泞打伤吐血,这是谁也料想不到的结局。

其实若论真正实力,欧阳烈泞比这盯月也只是稍胜一筹,但眼见自己的师门在第一战中便输下阵来,他有心立威,这第一掌便使上了摩云掌中的一招“风卷残云”全力击出。果然盯月在狂怒之下没有考虑到本身内力是否适合硬碰硬,不但被欧阳烈泞十成的“风卷残云”的掌力涌进身体之中,同时由于内力上的差异,他自己迎出的掌力被那风卷残云奇异的真气反噬,两重真气叠加,如同两人的掌力同进加施于他一个人的身上,当即便被击成了重伤。

盯月“登登……”连续被逼退了七八步,方才站稳,期间接连吐出了两口鲜血,白色洁净的衣衫上血红一片,纯白的脸色变得酱黑,白灰的胡须粘满了鲜血。

自有几个月星门的弟子上前将他扶了下去。欧阳烈泞看了对面那个白髯老者一眼,缓缓说道:“道友如果真的要以武力来解决,老夫愿意奉陪。”

那白髯老者淡淡地道:“武力非我等所愿也。但既然方先生不配合我等,我等奉门主之令而来,却是不敢怠慢。说不得老夫要向道友请教一番了。道友请!”

这白髯老者自露面以来一直是淡若清尘,神无杂虑,令人莫测其高深,也不知他在月星门中是何身份。但从应对之情状观之,应是此次率众齐聚华山西峰的主事人之一,似乎除了那少门主,便是他的身份最高了。

欧阳烈泞上前一步,两人相距不过三尺,四目相对,均不作声,此时四周静得只得听见微风吹拂山上树叶的声音,以及山中鸟儿鸣唱之声。

两人对视良久,谁也没有首先出手。欧阳烈泞站在那里,仿似山中的一棵青松,巍然孤傲;那白髯老者淡然而立,全身散发出一股似来自南极冰窟一般的寒意,令人猛打冷颤,便如同一根万年不灭的寒冰。

周围的近一百多人均自屏住了呼吸,谁也不敢发出半点声响,如若不是在场看见之人,可能谁都会认为这里是一座渺无人烟的孤峰。

“叮铛”的一声脆响,不知是谁的兵刃突然不知为何点在了山上的岩石之上,虽是一个小小的声响,却让所有的人在沉寂之中惊醒过来。

此时那白髯老者动了,他的身形似是雪影一样向欧阳烈泞盖去。欧阳烈泞也动了,但动的只是他的手,而他的双足好像在地上生了根,他的上身以他的两足为中心,在原地迅疾地转动起来,那样子便象是一个不倒翁,而且越转越快,与那白髯老者的雪影一般的影子重合在一起,一时之间只见影绰,不见其人,也分不出究竟谁是谁,除了少数几个功力较高的还看得到他们的战况,其他人看到的便是影子。

到得后来,欧阳烈泞也离开了原地,两人便在空中追逐起来。但是十分奇怪地,那就是两人的交战并没有象先前凌周列与盯月交战时迸发出惊人的真气波荡,而似是两人在练着推手一般,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空中两缕轻烟般的人影不停地飘动着,周围的月星门弟子和华云阁弟子神色紧张地看着空中两人的交战,不知结果如何,谁占了上风,谁落了下风?

突然,天空传出了首次真气波动的声音,只听得“波”的一声闷响,两人一分又合,又战在了一起。紧接着便变了样,空中不停地传来真气碰撞的声音,两人分分合合,纠战了近百回合,仍是不见胜负。

本書首发于看書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