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128章 日冲门

第一二八章 日冲门

那老者叹道:“这真的是我日冲门的不幸啊,为了此事,我曾经大发过雷霆,也曾逼问过灵云这丫头,但是她死不说出那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这丫头是自小便与月星门的少主虚弄月订了娃娃亲,我们日冲门一直以来与月星门关系都不错,但是为了此事,可能以后两家就要闹翻了。

“我们华虚两家因为一个不得已的原因,这几百年来都未出过江湖,若不是你五十年前在梅里雪山下偶遇那月星门弟子,我还不知道原来他们寄居于梅里雪山之上。这五十年来我们两家才互有了一些往来。灵云与弄月的这门亲事还是十五年前虚家家主带他的儿子弄月来访之时定下的,我们两家人因为不得已的原因而与世无争,能够成为一家人,何偿不是一件好事呢。想不到那时一时心软,怕灵支也跟我们一样长居于这冰天雪地的天山绝峰之上,便放了这丫头去跟你学艺,竟然惹出如此之事来,真是悔不当初啊。我华清木真是愧对虚家啊。”

顿了一顿又道:“清林,你提这件事做什么,难道与这少年还有什么关系不成?”

那老者说到这里,似乎有所悟,一惊道:“清林,难道灵云这丫头肚子里的孩子竟然是这个叫寒晓的少年的?”

原来这老者叫华清木,乃是日冲门的老祖宗,而那白须老者乃是华云阁的前阁主华清林,两人是亲亲两兄弟,他们口中的灵云丫头正是华灵云。

华灵云自去年在岳阳与寒晓有过一夕之缘后竟然珠胎暗结。她自知自己早已许人之事,虽然她对寒晓甚是喜欢,但却不能跟他有什么瓜葛,她无法对他交待,也无法对天山上的家族交待。因此她离开寒晓之后便直接回到了天山绝峰之上。但她未料到与寒晓仅仅一夕之欢,竟然便怀上了寒晓的孩子。她本来也没有发现,待得发现之时,孩子已经有三个月了。

开始时她不敢给家里人知道,但纸哪里包得住火,随着她的异常反应不断,她母亲,也就是屋中的那名中年美妇人不久便发现了她怀孕之事,家里自然掀起了大波,华清木虽然最疼这个小曾孙女,但知道之后还是又惊又怒,然追问之下,华灵云就是不说出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而且那时孩子在肚子里都已经有四五个月大了。最终闹了一阵之后,华清木见她为了此事日益憔悴,心疼之下便任由她去。只好差人到月星门那边去退亲。

但此事却哪有这般容易解决,月星门多次追问之下,华清木不得不说出了华灵云已有了身孕之事,这下月星门之人自是大怒,认为这是奇耻大辱之事,不但与日冲门翻了脸,还一再追问孩子的父亲是谁。但华清木虽然对月星门内心有愧,却也不会对他们低头,况且连他都不知道之事,他又怎么告诉别人?以他的性格,就是知道也不会说。

两个神秘的门派便这样起了隔陔。由于两个门派之间相隔甚远,这几次闹腾之间,几个月便过去了。而华灵云的肚子一天天的大起来,待到华清林带着寒晓上到天山之时,华灵云已经到了预产期。

关于月星门集聚华山华云阁之事,原来却是不知是月星门的哪个弟子探知华云阁阁主方南雨知道此事的真相,这才引出月星门少主带人围攻华云阁,要方南雨交人之事,孰料寒晓却在那时出现在华云阁之上。

后来知月赶来,原来他已探知了华灵云在岳阳时与寒晓之事,他们已猜知华灵云肚子里的孩子必定是寒晓的。于是便引出了月星门少主虚弄月一定要置寒晓于死地之战。

寒晓重伤昏迷之后,华清林刚好破关而出,以他的武功及虎威,在他以无上玄功数招之内击败空月和飞若奎之后,虚弄月倒也不敢再放肆,自咐寒晓受他这一重击,即使不死也变成废人了,这才下令退下了华山。

在华清林的询问之下,方南雨道出了事情的原委,华清林试着为寒晓疗伤,哪知寒晓内力奇特,所受之伤又极重,华清林在细思之下,知道也只有日冲门家主独传的玄阳功才有可能治得好他,于是他一边以奇药和内力镇住了寒晓的伤势,一边带着他急赶天山绝峰日冲门居住,要求他哥哥华清木拿出玄阳功为寒晓疗伤。于是便出现了前面的一幕。

华清林见到他大哥吃惊之样,便说道:“不错,这个叫寒晓的少年便是灵云这丫头肚子里的孩子的爹。”当下便把寒晓与华灵云相识的经过以及发生关系之事说了出来。

华清木听罢不禁唏嘘不已,沉吟半晌才说道:“真是一段孽缘啊,此事却也怪灵云这丫头不得,一切在冥冥之中似已有了天意。好吧,看在那还未出世的孩子的份上,这事我就尽量试试看,成与不成还得看他的造化。不过此事现在不宜让灵云那丫头知晓,以免影响到她的临盆。我要带着寒晓这小子进到密室之中疗伤,中意,语英,你们要给我照顾好灵云那丫头,不要让她有任何闪失。清林,你就帮我守关吧。”

中意、语英分别是华灵云的父母,叫华中意,殷语英。华中意道:“爷爷您老人家就放心吧,我们一定照顾好灵云的,您老人家就安心为寒晓这少年疗伤吧。”殷语英道:“爷爷,您老放心,灵云是我的心头肉,我不会让她有什么事的。”

华清木又交待了一些事,这才抱起寒晓向后山走去。

后山一道峭壁之上,有一个半台,那半台离山下石屋的水平大约还高上三十丈许,甚少有可蹬踏之处。华清木抱着寒晓从底下一跃而起,两个起落之间,便已到了那半台之上。

平台之上有一个冰壁,华清木在那扇冰壁之上运起内力来用力一推,便听见“轰轰”声中,那冰壁缓缓打了开来。

看書罓小说首发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