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129章 造化自然(上)

第一二九章 造化自然(上)

这是一片处在方圆约有五六丈的平台之上的冰壁。平台底下是一层厚厚的、不知几何的千年冰川,应该是经过数千年冰雪凝结累积而成。冰壁高约八丈,冰壁之上是险峻陡峭的冰山,此处距离山顶恐怕还有两三百丈。

刺骨的寒风“呼呼—呼呼—”地狂啸着,此时还下着绵花似的风雪,予人透骨刺心的寒意。

这是一个宽高仅容一人直入的冰门,约有两尺来厚,晶莹剔透的千年寒冰映射出刺眼的寒芒。

日冲门的老祖宗华清木抱着寒晓微低着头走进了这冰门之中。然后那冰门缓缓关上。里面是一条宽高仅可容一人穿过的寒冰过道,一丝微弱的光线不知为何竟然从里面射来。

难道这里面还通往另一头,而光线就是从另一头传来的?或是里面有类似于夜明珠一类能发光的异宝?

华清木抱着寒晓前行了约有二三十丈,前面的通道越来越亮,一股淡红色的光芒隐隐闪现。

又前行了约有三四丈,转了一个弯道,眼前便豁然开朗。这冰山山腹之中竟然是一个巨大的冰室,不,应该说是一个处于温室与冰室之间的冰火室,因为当华清木步入此室之后,里面竟然有一股温暖的气流。

这是一个宽约二十多丈,高约三十丈的巨大冰火室,室中央有一个直径约有五丈的池子,池子中正冒出蒸蒸热气。行至近处,只见池子中的水正剧烈地沸腾着,冒出咕噜咕噜的气泡,到距池一丈之外,已感到异常的炎热。

池子中央凸起一个长约八尺、宽约五尺的平台,也不知是什么物质,整个平台通体透红,迸射出混沌如氲氤般的光芒。

华清木抱着寒晓轻轻一跃,便已上了那平台中央。甫一到上面,他手中的寒晓脸色瞬时红如醉酒,额头上豆大的汗珠簌簌而落,滴在平台之上,“嗤嗤”声中,那汗水便已化作蒸气,眨眼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看来,这个平台是一块灼热无比的怪石。

而华清木站立于这块平台之上,身上没有受到一丝的变化,就连他脚上的布鞋也没有一点变化,仿佛这平台上可化水为汽的巨热对他未造成丝毫的影响。

静立半晌,华清木微眯的双眼突然圆睁,“咕—”的吐气开声之中,寒晓身上的衣物忽然呼地离体,缓缓飞向十丈之外的冰室地面。

接着华清木飞快地在寒晓的身上拍打起来。寒晓在他的双掌拍打之下,光溜溜的身体就象是一个真人似的布娃娃一般上下翻飞着。

远远看去,只见华清木双掌犹如烧红的烙铁一般赤红,每一掌拍到寒晓的身上,寒晓的身体便发出红色的雾气。而华清木的周身在不断拍打寒晓身上穴位的过程之中,逐渐被一层氤氲的雾气所罩。那雾气越来越浓,半个时辰之后,便只见氤氲之气,不见其人。

对寒晓不间断地连续拍打了两个时辰之后,寒晓的身体已逐渐变成了淡红色,全身散发出淡淡的氤芒。

华清木双掌继续上下翻飞着,又过了半刻钟时间,他突然把寒晓放下,置于那灼热的平台之上,令他盘膝坐着,而他本人却呼地脚下头上倒立起来,身体平平飘起,头顶百会穴与寒晓的头顶百会穴相接,瞬时之间两人便如钉子一般成为一个整体,牢牢地钉在那平台之上。氤氲赤红的雾气将两人严密地包裹起来。

此时冰火室之中寂静无声,仿佛天地忽然之间停止了运动,哪怕是两人的呼吸之声亦未曾听闻,两人身上那团氤氲之气就象是天地混沌初开时便已形成在了那里。

华清林静坐于冰山之下,双眼微闭,身上发出淡淡的毫光,宝相庄严。他的头须尽白,脸虽显苍老却不予人垂暮之感。天上绵花般盈盈飘落的皑皑白雪,到了他身体五尺之外便向旁滑落,仿佛他的周围五尺之内正罩着一个透明的气罩,在这冰天雪地的天山绝峰之上,显得那样的奇特,那样的肃穆。

算来华清林已经是一个近百岁的老人了,六十年前,因兴趣及特别的原因,他孤身下了天山绝地,到处去采药,在华山之上偶遇华云阁前任阁主苏风文,当时华清林正当壮年,由于兴趣只在医术之上,武功在当时的武林之中虽然说得上是极高,但在日冲门之中却是一个排不上号的人,他的武功相比于他的大哥华清木简直不可以同日而语。

与苏风文的一翻倾谈,他突然间顿悟,对于苏风文的风灵系武学甚是倾慕,于是毅然拜了苏风文为师,由于他本身的武功在当时的武林中已算极高,加上他顿悟之后对风灵系武学的不懈追求,不到五年他便学全了苏风文的全身所学,而后接掌华云阁,成为数百年来第一个从日冲门走出来的日冲门弟子。

数十年来对武学的领悟让他感触甚深,精研风灵系武学之后,他知道华云阁风灵系的武学在当今的武林之中算得上是登峰造极之学,但是相比于他们日冲门的玄奥的祖传秘学,却是颇有不及之处。尤其是日冲门的家主独传绝学玄阳功,可说是参天之造化,功能动天撼地,御寒署若无物,视水火如清空,那已是极高境界的金钢不坏之化身,实是世间最为精妙的秘学。而这秘学也只有他大哥作为日冲门华家家主华清木一个人学全。而后传下来的这门武学因为体质所限,华家之后辈家主竟无一人能一窥此玄学全貌,能用之的不过十之六七。

华清林十年闭关精修所悟,虽然把风灵系武学带到了一个更高的境界,但相距这玄阳功的秘学,却还是思之不透,那能参天地造化的玄阳功究竟是怎样的一门武学?华清林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他只知道,玄阳功是一门能吸纳天地灵气的玄门武学,修至致深境界,就是万物归宗之境,天地万物都会成为修习之人的应用体,尤其是极阳极阴之源,乃是真正的天地之间的致纯之物,皆可为修习者应用。

时间在一天一天的过去了,华清林一直也没有动过,微闭着双眼,似已入定。象他这样的修为,已达到了避谷之境,就是十几二十天不吃不喝也不会对他造成任何的影响,除非是需要耗费体力。

转眼之间,华清木和寒晓进入那冰门之中已经有十三天了。

在这十三天里,华清林一直都没有动过。

而在这十三天里,冰门里的冰火室之中,却发生了惊天的变化。

拍活寒晓体内滞流的经脉之后,华清木将修习了近百年的玄阳真气注入寒晓的体内。初时并没有什么不妥,纳自天地之间纯阳之气而修成的玄阳真气很顺利地在寒晓的经脉内缓缓运行起来,一处一处地冲开了寒晓被虚弄月击伤后几乎被冰冻掉的经脉,一个是极阴之气凝结的伤势,一个极阳之气在造融化之功,两者本是天生的克星,又是相生相容的共同体,不到两天时间,寒晓全身凝结的经脉已然全部冲开。

本书源自看书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