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131章 当爹了?

第一三一章 当爹了?

但两天之后,这种奇异之象便消失了,现在又过了一天,究竟密室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是好是坏,这是华清林此时所担心的,若是好事,那还罢了,但若是坏事,那里面的两人必定会出现危险。

星夜之中,凝望着寒风之下的茫茫冰川白雪,天地一片茫茫然,与华清林此时的心情如出一辙。

有些焦急地在两丈之地来回踱了数次,华清林似乎下定了决心,转过身来便想向上纵去。

便在此时,冰山下的一个石屋中,也发生了一件重大的事情。

“哇——”,平静的雪夜里突然传来了一声悠长的婴儿啼哭之声,犹如平地一雷,击碎了华清林内心的不安,他知道,这应该是华灵云诞下麟儿孩子的第一声啼哭声,他心里是又喜又忧,心想:“这孩子来的也真对时候,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这个关键时候降世,也不知是福是祸?但愿寒晓这小子福大命大,能渡过这一劫,也算是这小家伙降生的一份大礼吧。”

孩子的出生也打破了华清林要冲上去看一看的念头,心想:“每一个人的命运从一生下来便早已注定,我又何必强求呢?一切冥冥之中自有天定,我这样是太过于着相了。”想到这里,华清林便停下了脚步,再次坐了下来,宝相再一次变得庄严起来,片刻之间,便已入定。

天将破晓之时,那个封闭了近十四天的千年寒冰门终于打开了。而华清林的心也突然被吊了起来,虽说他先前已然自认看透,但事到临头,还是抑制不住内心的紧张。这便是人心!

凝目望去,只见从那平台之上突然传来了一声浑厚绵长的长啸,啸声犹如九天传来的天雷一般响彻云天,震得天山绝峰上的冰雪“哗哗”作响,不远处的一座雪峰当即被震成雪崩,“轰隆隆—”声中,千百年来厚积的冰雪似是遭受了地震一般如翻江倒海似地崩了下去,卷起了漫天雪屑,冰雪滚滚而下,气势极为壮观。

华清林所立之处,感到地底寒冰一阵振动,脚下站立之处一阵阵摇晃。那啸声穿透了天宇和绝峰内层,久久不绝,可知这发出啸声之人的绝高功力。听那声音,应该是年轻人发出的,而在上面的只有两人,一个是华清木,一个便是寒晓,这啸声不属华清木,则必定是寒晓无疑,听到这个绵长雄厚的啸声,华清林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他知道此次疗伤定然已是大功告成了。

果然,啸声过后,那平台之上飘下了两条人影,两条人影似天上的雪花一般轻轻地飘落在地上,没有带起一点雪尘,正是华清木和寒晓两人。

凝目看去,只见寒晓双目神光内敛,皮肤晶莹似玉,一举一动之间,身上流露出自然舒爽的莹光,不知他的武功已经达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境界。而华清木则是显得有些憔悴,应该是功力消耗过度所致。

华清木轻轻飘落于地,眼光微扫之间,却仍是精光闪烁,淡淡地问道:“二弟,这十数天来可有甚事情发生吗?”

“别的没有,就是丫头已于今天早上生了,听那声音哄亮,应该母子平安。”华清林恭声应道。

华清木眼中精光一闪,旋即平复,淡淡的道:“嗯,这就好,我们先回去再说吧。”说罢当先向山腰石屋行去。看他虽是在一步一步走去,但三五步之间,人却已在三四丈之外,用的竟是缩地成寸的轻功身法。

华清林紧跟其后,目光一瞥身旁同行的寒晓,但见他亦步亦趋,跟得轻松自然,一点也不显着力,心中不禁暗惊:“这小子难道十多日之间,武功修为已经达到三花聚顶、五气朝元之境,已趋于窥天道之境?这怎么可能,以我所知,就连大哥也只在这一阶段,难道这小子另有奇遇不成?”

他却不知,寒晓在这最后的几天里,不仅吸收了华清木注入他体内的玄阳真气,而且将之融合,并没有如原先华清木所想的那般被同化,从而使体内的真气走玄阳功法路径,而是使之变成了龙阳真气的一部分,并最终进入龙阳功的第三阶段的造化自然篇,而后借助千年寒冰与那池中奇异的天地极阳之气吸收了大量的天地至阴至阳的自然之气,成就了龙阳经的大成,其修为相比于已有近百年修为的华清木,也不见得有呈多让之势。

当然,这些华清林是不甚清楚的,就是作为当时身处现场的华清木也不是很清楚。当时他全力抵抗寒晓在吸收寒冰与池中天地间极阳之气的时候形成的那一股如惊涛骇浪一般的气流,根本就无暇顾及去探索寒晓为何会形成如此怪象。不过他至少明白,自己最后欲以日冲门的不传之秘玄阳功同化其体内真气的治疗不但没有成功,而且似乎还让传入寒晓体内的玄阳真气变成了寒晓体内真气的一部分,这当真是不可思议。

寒晓此次出关前,心里已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灵识之下,竟然能感受到天地之间的一切微妙的变化:他能感觉到万年寒冰之下有那微小的生物在其中轻微蠕动着,也能感受到厚厚的冰山外那白雪轻轻飘落的声音。

他醒来之时,也曾问过华清木,想问他自己身在何方以及华山之战的最后战况,但华清木当时只跟他说了一句:“有什么事出了寒冰玄阳室再说。”便带着他出了那间寒冰玄阳室。

但是寒晓还有一种更为奇怪的感觉,那就是他似乎听到了某个人在召唤着他,他不知是谁,但能感觉得那是一个与他十分亲近之人,也许是他的爱人,也许是与他有着血缘关系之人,或许还有可能是他的知交朋友。

而这种感觉随着他不断靠近那数十间石室之时越来越强烈了。

“哇——”的一声婴儿啼声突然传来,打破了这静谧的夜,此时他们三人距那前面石室约三十丈左右。

这个婴儿的啼声,是那样的令人亲切,令人感到欢欣,予人鼓舞。寒晓对这声音却感到说不出的撩绕着他的心,这声音仿佛他自己的心脏跳动的声音,是那样的熟悉、那样的和弦,那声音就象是发自他的内心深处。

寒晓不禁暗觉奇怪,心道:“为什么这个婴儿的啼哭的声音对我造成如此的震撼?这个婴儿究竟是什么人呢?”

寒晓对那婴儿的哭声越来越感到内心一阵冲动,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不禁向身旁的华清林问道:“这位前辈,这是谁的哭声啊,为什么令我感到那样的亲切?”

他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也不知道身边的华清林和前面的华清木姓甚名谁,对于自己所经历的一切,存在他脑中的记忆便是与月星门少主虚弄月的那一战,那一战对于他来说是一个耻辱,那是他重生以来所受到的最大的挫折。虽然自己最后全力发出的龙阳真气应该也让那月星门少主伤得不轻,但毕竟自己已经输了,而且输得很惨。不过他相信,如果此时再与他一战,要蠃应该是轻而易举之事,而自己这段时间以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却没有一丝记忆。

“那是灵云那丫头跟你所生孩的哭声。”华清林淡淡地说道。

“我和灵云所生的孩子?”脑子突然轰的一声响,寒晓一时之间呆住了。

先是脑子一片空白,及后是激动、欢喜、不信……如此种种复杂的心情交织在一起,而他快速前进的身子也已然停了下来。

站在那里呆呆的看着这天山绝峰满山的冰川白雪,此时他的心,是如这满山的冰雪一般的冰冷,还是如寒冰玄阳室里的那平台中可化水为汽一般的赤热?这也只有身在其中的他自己才能够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