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134章 日冲秘事

第一三四章 日冲秘事

(喜欢小丁作品的书友们请支持一下小丁的新作《修龙阶》,请大家帮忙收藏一下,谢谢!)

“晓郎……”灵动的双目泪水不禁淆然而下,近一年来的担心、忧虑、相思、委屈,凡属所受的种种苦楚尽在这两个字之间瓦解殆尽。

相思胜千愁,唯有知心解!

寒晓一只手抱着寒长思,另一只手为她拭去了脸上的泪水。然后将她扶起靠在自己的怀里,两人情真意重,轻轻地说起了贴心话来。寒长思这个小家伙似乎也挺识趣,在寒晓与华灵云两人卿卿我我的时候,硬是没有哭喊过一回,安安静静地呆在爹爹妈妈之间,眼睛眨呀眨的,甚是可爱。

外面虽然是雪花纷飞,屋内却是温暖如春,而这一家三口的心更是暖和的。

寒晓问起华灵云别后的情况。知道她为了自己死也不愿说出孩子的父亲是谁,心里又是感动又是内疚,搂着她的手不禁紧了紧,说道:“灵云,你真傻!”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便已道出了他心中说不尽的情意。

寒晓也将自己近一年来的经历,就连与秋若盈和江芷若的事情也跟她坦白了,还有就是与表姐林丽晴之事,他考虑再三,最后还是跟她说了,秋若盈与江芷若之事,华灵云是知道的,她也没有怪他什么,但是听到这林丽晴之事时,却是心里有点酸酸的,但知道木已成舟,再说什么也没有用了。

听完林丽晴之事,华灵云哼了一声道:“晓郎,你以后有多少个妻子我不管,现在就四个了,但是以后谁要想进入我们的队伍,成为我们的姐妹,非得经过我们四人同意不可,不然谁也休想,你可记住了,如果你再乱在外面拈花惹草的,招得那些野草野花回来,看我还理不理你。”

寒晓连连发誓做保证,哄了好久,才哄得她不气了。当寒晓说到华山之上的血战时,华灵云不时的惊叫着,当说到受伤时的情形,她也是吓得不轻,虽然现在寒晓就在她的身边,但是联想到当时的情景,她还是担心不已。直到知道寒晓已经完好无损,她才最终放下心来。

互诉别后相思,郎情妾意之间,时间过得甚快,不知不觉间已然过了一个时辰。

这时那美妇人才走了进来,说道:“贤婿,老祖宗请你过去。”

“好的,麻烦您了岳母大人。”寒晓这才依依不舍地站了起来,将寒长思交给了美妇人。在华灵云的额头上亲了一口,又在寒长思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这才向外行去。

再次看到外面的冰天雪地,此时他的心已然温暖如春,这满天的冰雪此时看来显得无比的美丽。看来人的心情跟景色的美与否有很大的关连。

到了先前那间石屋,这时里面却已挤满了人,前面两个,左右各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左右的椅子后面还各站着两个少年,想必是辈份不够,只有站着的份。

刚才从华灵云的口中他已经知道,这天山绝顶上一共也就二十人,除华灵云的母亲殷语英和华灵云,其余的已经都到齐了。

看这阵势,寒晓知道,此次请他前来,肯定是有大事要宣布。

上前先给华清木和华清林两人见了礼,因为其他人他都不认识,只是向着两边众人抱拳为礼,站着等华清木说话。

华清木待他见完了礼,才缓缓道:“寒公子,本门叫做日冲门,想必你也知道了,其实说来,我日冲门说是一个门派,不如说是一个家族。公子你应该很想知道我家族为何会寄居于这天山绝峰、与世隔绝之地吧?”

寒晓知道他必有下文,便只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只听华清木续道:“三百多年前,中原战乱不断,当时的央国也处于水深火热之中,饱受战火荼毒。这一年,正值五破之年,春瘟夏涝,秋旱冬冰,天灾**不断,许多地方农户粮食颗粒无收,饥民满地,饿孚遍野。当时的明德帝倒也算得上是一代明君,不过他虽果断令朝廷开仓放粮,对灾民实行救助,但耐何灾情实在太严重,待得所有灾情都得到缓制之时,朝廷却也已元气大伤,国库空虚,正所谓是百废待兴,百姓苦不堪言,但是大家都知道朝廷已尽了力,因此虽然民间诸多疾苦事,却也还平稳。

“然央国的苦难并未就此而终,第二年开春之时,西北方的达国铁骑却趁着央国元气大伤之时大举兴兵入侵。值此之时,央国哪里是达国的对手,不到半年,达国铁骑已攻到京都城下,眼见央国便要落入异族手中。

“当时中原有三大家族,分别是华家、虚家和傅家,这三家其实分别为战国时期的华国、虚国和傅国的皇族后裔,虽已亡国,但仍具有相当的势力,三个家族集中居住于南方,自央国建朝之后,对这三大家族倒也礼敬有加,未曾以亡国之奴对之,分别赐封领地,其中三大家族中,尤以傅家的势力最为强大。

“此时三大家族见异族将要夺下央国江山,这势必会影响到华、虚、傅等三大家族的生存。三家一合计,便各自抽出了三百死士,潜入达国腹地,刺杀达国皇帝赤尔汗,虽然最后成功了,但却也全军覆没。

“达国遭此巨变,又加上三家联合了各地义军,不断配合央军对抗达军,达军不得不撤兵后退,而华、虚、傅三家因立此功,分别被赐为央国附属国,不再是央国的直臣。

“哪知却由此而种下了祸根。十多年后,傅国国势日强,已隐然有强于央国之势。当时的傅国国君为傅尤,此人野心极大,不堪屈居于南方的小片国土之上,于是趁着央国皇帝年纪尚幼,朝廷无可用大将之时挥兵北上,掠夺央国城池领地,不到半年便已占领了中原半壁江山。

“华、虚两家感戴央国礼待之德,面对央国的求救,遂答应合力对抗,四方兵力在长江以南相遇,展开了激烈的拼杀,均伤亡惨重,傅国不得不撤兵归降。

“或许是傅国之举招惹了天怒,就在息战当年,三国境内发生了大地震,地震之时,地动山摇,整片三个国家的国境均凹陷了下去,三个国家的两千万人就此丧生,当央国的救援军队到达之时,已找不到一个生还者。

“所有的人都认为这三国就此灭国了,而且此后这三个国家的人再也没有出现过,但是谁也不知道华国和虚国的皇族的大部分人都被人救走了。

“不过这些人都染上了可怕的疾病,而且两国各不相同,救他们的那些人也不知道是来自何方,但是却有很多的奇人,那些人用药抑制了他们的病情,然后分别将他们置于梅里雪山和天山绝顶之上,并传给了他们赤阳、寒冰、玄阳、玄冰四种神奇的功法,虚家得的是赤阳、玄冰两种功法,而华家得到的是寒冰、玄阳两功。到此你也该知道,这两家人便是我们华家和月星门的虚家。

“我们两家便是靠这几种功法才能生活在极寒之地,又是靠这极寒之地的寒气才能抵制体内的病不让其发作。而且这个病还会遗传,不被遗传的机率很小,这几百年来,我华家才出现了两人,那便是我二弟华清林和灵云那丫头。染了这种病之人不能长久在常温下生活,即使我们身怀玄功,最多也只能在山下的环境中生存几个月,到时便得返回山上,否则便会病发而死。以前也有过不少的华家人不信这个邪,到了山下不回来,过了时间便真的病发而亡,有了数个例子之后,大家才相信了那些人的说法。

“但我们华家门人要生存却也得下山啊,如果光是吃的还好解决,但涉及到传宗接代之事,不下山怎行呢。因此我们便只有需要之时才偶尔下山,山下之人甚少有知道我们存在的。这便是我日冲门的由来,其实这日冲门只是我华家一个弟子下山时有一次碰上江湖中人,不慎起了冲突,便随口捏造出来的,但从此以后我日冲门便在少数江湖人物中传开了。”

寒晓一边听着,一边想着历史之事,他曾看过历朝之史,知道几百年前南方发生过大地震,死伤无数,也提到过有三个小国在这场灾难中亡了国。未曾想到这些人还是有人生存了下来。只是这些人常年生活在这天山绝峰之上,几乎是与世隔绝,却也过得艰难。

听华清木述说完,便问道:“原来老祖宗等人却是华国的皇族后裔,真是失敬。老祖宗,难道就真的没有办法治愈你们的那种怪病吗?”

“有,当年祖宗有遗嘱,说这天山绝顶有一天地至宝,如若寻得,便可让此病断了根。但天地至宝乃是可遇而不可求之物,几百年来,华家几代人苦苦寻觅,但到目前为止,这天地至宝为何物,在何方,却仍是不得而知。”华清木叹道,脸上露出痛苦之情。

寒晓又问道:“祖宗没有说出是什么东西、又没有说出在哪个地方,这茫茫天山,数以千里,却到哪里去寻找?这的确是一个天大的难题啊!”

华清林道:“是啊,老夫因侥幸逃得遗传之苦,自小便立志一定要找到天地至宝,但苦苦追寻了几十年,却是一无所获,说来真是惭愧。看来要得天地至宝,也得讲究缘之一字啊。”

华清木看了寒晓一眼,说道:“其实老夫已经有了一点头绪,那天地至宝便在这天山绝峰之巅。”

“啊!老祖宗,您说的是真的吗?”在场的所有华家人都惊喜不已,均自张大了嘴巴,一脸不相信而又期待的表情。

是啊,几百年了,说来又有几人愿意呆在这无花无草,没有春夏秋,只有冬季、且又终年积雪的天山绝峰之上?试问有谁不想过正常人的生活?尤其是年轻一辈,对于正常生活的憧憬那更是比任何人都多、都强,对于他们来说,可能最为吸引人的便是那书中自有颜如玉了,但这如玉之颜,仅是靠想象就想象得出的吗?

。求花啊!

本書源自看書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