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137章 等待之痛

第一三七章 等待之痛

(注:广告不算字数。喜欢小丁作品的书友们请支持一下小丁的新作《修龙阶》,请大家帮忙收藏一下,谢谢!)

却说华清木、华清林两人在寒冰玄阳室中等待着寒晓的消息。华清林手中一直抓着那跟系连着寒晓的金蚕丝绳。

“大哥,你看,金蚕丝绳浮上来了!”在寒晓下池后约一刻钟,他只觉得手中一轻,便见金蚕丝绳如水下浮標一般飞快地卷浮上来,不禁惊叫起来。

华清木古井不波的脸上亦不禁动容,稍作沉思,缓缓说道:“想必是丝绳不够长,那小子把它解下来了。他应该没有什么事。”

话虽如此,但他的内心还是有些忐忑,丝绳自浮上来,不外乎有两种可能,一是丝绳不够长,寒晓要继续下潜,则就必须将之解下;二是寒晓已然遭遇不测,丝绳离开了他的身体,自行上浮。当然,在他的内心深处,他还是宁愿选择前者。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华清木将浮上来的丝绳仔细端详了一番,脸上露出了微笑:“二弟你看,这绳头系人为的解开,没有强力牵扯断开的痕迹,这说明是这小子自行解开的,这一点可以肯定。”

华清林仔细一看,果然如华清木所言,原先绑在寒晓身上的绳头整整齐齐,没有被强行拉扯过的痕迹。不禁点点头道:“不错,确是人为解开的,不过大哥,这条金蚕丝绳长达二十丈,竟然还没有到底,这水池究竟有多深?再往下潜,这小子的身体即使抵受得这灼热的地底之水,但是否承受得住深水下越来越强大的水的压迫之力?这点很是令人堪忧啊!”

华清木又何偿没有想到这一点,遂道:“二弟所虑甚是,只是这小子身具龙阳功,一身龙阳真气已臻大成之境,体质非一般人可比,况且如果他承受不住,他应该会自行上来的。”

“但愿如此,小弟只担心这小子牛劲犯了,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硬撑着不上来,那可不大妙!”华清林不无担忧的道。

“我们在上面猜测也没有用,也帮不了他什么,这一切都看他自己的造化了,还是静观其变吧!”华清木叹道。

过了半天,华清林又突然脸色一变,急道:“大哥快看,这水如何会急剧的翻腾起来了?”

华清木凝目一看,果然见到原本只是不断沸腾、冒着气泡的水池此时却如有千万条鱼在水下急窜一般,水池的水在剧烈的翻腾着。

略一思索,华清木不禁色变:“不好,这小子在水底遭到攻击!”

华清林惊呼道:“受到攻击?难道如此灼热的沸水下还有生物不成?这怎么可能?”

华清木也不答他,急急说了声“我下去看看”便一纵身“噗通”一声跳入水池之中,水没入顶,顷刻之间便不见了他的踪影。

“大哥你要小心啊!”华清林一句话说完,华清木已经潜入了灼热的水中,想来这句话他也没有听见了。华清林紧张地看着兀自不断翻腾的水面,担心不已。

过得良久,只见水池的水一阵晃动,紧接着“哗啦”一声响,浑身湿漉漉的华清木自水中跃了上来,衣衫上热气腾腾,一张原本老白的脸此时已是红如赤阳。

华清林抢上一步扶住他,惊问道:“大哥,你没事吧?”

华清木未作声,一上来便跨到池中平台之上,盘膝坐下,运起玄阳功来。身上热气更浓了,片刻之间,他身上的衣衫便已被烤干,又过得一会儿,脸上的红潮方才退却,现出了原来的老白之色。

过了半晌,华清木缓缓站起,轻轻一跨,人已站在了池边华清林的身旁,叹道:“越往下潜水温越高,我只潜下大约二三十丈便受不住那赤热,不得不返回,真不知那小子如何受得了。也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说着脸上露出了戚然之情。

“唉,看来一切都只能靠他自己了。”华清林亦叹道。

“水面没有动静了,也不知这小子是生是死?”两位老人紧张的看着水池,约过得一个时辰之后,看到已趋于平静的水面,喃喃道,脸上尽是忧虑之色。

又过了几个时辰,水面未再发生任何变化,两人对于寒晓生还的寄望也越来越小。

两天过去了,两人对寒晓生还的可能已经不抱任何的希望,在第二天时,华家的男人们都聚到了寒冰玄阳室中。由于池边温度太高,他们只好站离水池三四丈之外,焦急地等待着。

到第二天傍晚之时,华灵云经受不住对寒晓的担心忧虑之情,亦拖着产后虚弱的身体跑了上来。看到室中情景,这个天仙般的玉人儿不禁跪在地上号然大哭起来,哭声惨然。众人无不深感悲戚。

哭罢,她站了起来,伸手一拭脸上的泪水,转身返回石屋,抱着寒长思呆然而坐,目光呆滞,一言不发。小家伙似乎也感受到了母亲的悲伤之情,竟然也不哭不闹,睁着大眼睛不时的望着她的妈妈,乖得不得了。

到了第三天,华家所有的人都完全绝望了,他们都知道,寒晓此去定然已是十死无生,只怕连尸骨都已沉在了这深不知几何的地底水下,一个年轻有为的青年,一个前途无量的京国扶圣王,竟然为了他们华家几百年的梦想献出了他的生命。

所有的华家男人,除了华清木、华清林两位老人之外,全都对着水池跪了下去,男儿们的泪水亦竟淆然而落,寒冰玄阳室中一片悲戚,华清木、华清林两人也象是一下子老了十岁,脸上露出了苍桑之色。

到了第四天时,华家两位硕果仅存的老人对望了一眼,均从对方的眼中读出了各自之意:“完了,这小子一定葬身池底了,还有没有必要再等下去?”

回头看了一眼室中犹自跪在冰冷的地上的十名华家男丁,华清木暗叹一声,说道:“大家都起来吧,寒公子大概是没有生还之望了。”

其实谁都知道这个结果,只是没有一个人愿去承认这个近乎事实的事实,所以一直没有一个人说出来。此时从华清木的口中说出,大家又是一片凄然。

华家男人已经在地上跪了两天一夜,所有的人脚都麻木了。但是这些身体上的麻木相比他们的心痛而言,却已没有任何的意义。十人不约而同地对着水池拜了三拜,这才缓缓地站了起来。仿似没有感觉到脚上的麻木。对着华清木两人行了一礼,转身缓缓退出。

华清林回望平静的水池,心里凄然,暗道:“小子,你为什么要那样呈强呢?我华家人就是没有那天地至宝也还能活得下去,至多是不入尘世。但是你却为此而付出了生命。我华家欠你的,几世才还得清啊!”

这个昔日在武林中名动一时的老人,此时亦不禁再次淌下了泪水。

微微一叹,便欲转身离去,眼睛又扫了水池一眼,突然脸上露出了惊喜之色,大叫道:“大哥,水面又有动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