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138章 地底怪物

第一三八章 地底怪物

(读者朋友们若是想知道最新的更新时间,还请加入本书的群,小丁会在第一时间发出公告,)

却说寒晓突然感到一水中一阵波动,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向他这边方向冲了过来。不禁心中大惊:“难道如此高温的水下竟然还有生物不成?”

不过此时却不容得他多想。水中的波动已越来越明显,他已经明显的感受到水波冲击自己皮肤的感觉。想必向这边冲来之物离他已经很近了。

寒晓此时不敢乱动,因为他目前尚不知道这水下的情况,而且此时虽然有一丝微弱的光线,但是能见度还是很低,隐隐约约间只能看到前面五六尺距离。

水波动之感越来越大,只在两三次眨眼间的功夫,便见到了前方出现了一个黑影,虽然看不清楚,但从影子的大小来看,这东西应该不小!

那黑影似乎是嗅到了生人的味道,在水中迅速地向寒晓这边游来,那速度迅疾之极。就在寒晓想着这是什么东西之时,那影子便已到了他前面半丈之外,透过水中微弱的光线,他看到一条长长的长得象黄鳝一样火红色的怪物正向他冲了过来。

这个怪物的样子以前寒晓从来就没有见过,哪怕是在前世的玄幻小说中,也没有看到哪个小说家有描述过这样的怪物。

这怪物的头甚大,看上去就象是一个狮头,头上长满了金黄色的像狮毛一样的鳍,但却不象狮毛一样是卷的,它是直直的,在它迅速的移动之下,那些长鳍在水中象水藻一样飞快地晃动着。一双眼睛象是两只红色小灯泡一般,发诡异的光芒。

此时这怪物正张着血盆大口,嘴里露出血红的牙齿,身体宛若利箭一般直向寒晓扑来。

寒晓此时的惊愕当真是无以比拟,在这高温的水下他又要以本身的龙阳真气转化热量,又要运功抵抑深水带来的压力,在水中活动又不比在陆地上方便,再看这怪物身体长得都看不清楚,估计也有一两丈以上,自己如何与它搏斗?先前他下来之时只是想到如何抵制这深水的高温和水压,从未曾料想到如此高的温度下竟然还有生物的存在,此时他身上除了一把匕首之外就什么武器也没有了。

见这怪物向自己冲来,却也没有办法,他早已将那匕首握在手中,待得那怪物冲到他面前之时,突然用脚一蹲水下的岩石,身体“咻”的一声向前窜去,避开了怪物的正面,一刀向怪物的颈勃处刺去。

他的这把匕首乃是张小刀特制的,端的锋利无比,在龙阳真气的催动下,匕首刺出的速度与在陆地上的速度并未差了多少,匕首“咻”地一声便已刺在了怪物的颈勃之上,寒晓但感手中一滑,这锋利无比的匕首竟然刺不进怪物的身体,微弱的光线下,他仿佛看到匕首只在那怪物的颈勃上划出了一道白色的刀痕。

寒晓大惊,心想:“想不到这怪物皮肉象黄鳝一样,却是这么坚硬,难道还是刀枪不入不成?这下可麻烦了。”

此时却不容得他多想,他的这一刀虽然没有刺入怪物体内,但在他龙阳真气的催动下,这一刺却是力大无比,怪物吃痛,愤怒地尖嘶一声,那声音就象是平时我们拿着指甲刮竹皮的声音,寒晓一听之下,只感到全身一阵酥麻,不禁浑身打了个寒颤。

怪物一嘶之下,血盆大口已经转了过来直向寒晓咬去。

寒晓见它身体坚硬无比,不知道它的弱点在哪里,心念电转之间,想起前世看过的小说之中说的大多数这样的怪物的弱点多在腹下或是七寸之处,当下不作细想,身形一闪,便向前窜去,一下之间便冲过了怪物的嘴巴,到了它的腹下位置,对着它的腹部动足全身力量一刀划了下去。

哪知这些前世小说的知识却是对这怪物全无作用,这一刀仍然没有进入怪物体内,仍然只是一划而过,在怪物的身上留下了一道白色的刀痕。

怪物再次吃痛,怒嘶一声,尾部突然回卷,只听得“啪”的一声响,寒晓便已被他突然甩过来的尾巴击中背部,全身真气一阵激荡,被这一击之力打出了五六尺远。

那怪物见一击成功,似是十分兴奋,象是得报了仇一样兴奋地嘶鸣一声,血盆大口再次向寒晓咬来。

寒晓此时也有点慌了,这怪物刀若是刀枪不入,自己最后只有成为它腹中早餐的份,自己小命难保。此时他的心中已经闪过了无数的念头,想了许多办法,但是均觉得没有一个办法行得通。

那怪物却不容得他多想,顷刻之间血盆大口已经到了他的面前,血红尖锐的牙齿已向他咬了过来。

寒晓脚一蹲,身体向旁边迅速地移动,但还是晚了一步,左边肩膀即被它的牙齿咬中,一挣之下,只听得“嘶”的一声,肩膀上连肉带衣被它撕下了一块,鲜血顺着伤口流了出来,赤红的鲜血染红了沸腾的水。

怪物闻到血腥的味道,更是兴奋,又是一声嘶鸣,尾巴再次扫了过来。

寒晓与它交战良久,已知这怪物身长足有近两三丈,身体粗如水桶,皮硬如石,且又滑腻无比,利刃难刺。它最善长的便是首尾联合攻击,令人难防。知道再攻它中部已难对它造成伤害,当下双足猛蹲,身体呼地往上窜,已越过了怪物身体,到了它的上方,脚一甩,便已骑在了怪物的头上,手一捞,将它头上长长的鳍抓在手中,打了两卷,握紧在手不放。

怪物被他抓住头上的老鳍,不禁大怒,身体剧烈地摆动,想把他甩下来。寒晓领教过它的厉害,哪里肯放手,死死地抓住它的老鳍就是不放。

怪物猛甩了数十下见甩不下他,身形突然挺直,呼地向水深处冲下。那速度就象离弦之箭一般快疾。

寒晓只觉得身边的水象是坐着快艇一样飞快地往后掠过,但是身上的感觉却是截然不同,深水处强大的水压,加上飞快运动的水流,刮得他肌肉阵阵作痛,但此时他哪敢放手,紧紧的拽住怪物的老鳍,任它向下冲去。

越往下面水温越高,光线也越来越足,水域越来越广,而寒晓也是感到越来越难受。但是不久他便看到底下不足五丈之处便是一片平地,此时一束耀眼的光线正从一个大大的洞口中透射出来。

那怪物见冲到底部还是未能把头上的寒晓甩下,便在这平地上方快速地翻腾起来。

见到了平地,寒晓此时虽然极为难受,却也不再那么惧怕于它,此时的光线已经照得这里亮如白昼,在怪物飞快的翻腾之中,寒晓看到怪物的头中央有一个微微凸起的地方,约有大碗口那么大,此时正一起一伏地动着,心念一动,暗道:“难道这怪物的弱点便在此处?”当下不再犹豫,左手抓紧怪物的老鳍,右手执匕首运起全身的功力,猛地向那凸起的地方刺去。

本書首发于看書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