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139章 迷糊的奇遇

第一三九章 迷糊的奇遇

(喜欢小丁作品的书友们请支持一下小丁的新作《修龙阶》,请大家帮忙收藏一下,谢谢!)

匕首在明亮的光线下一闪,但听得“噗”的一响,如入败革,七寸长的匕首已齐根没入了怪物的头顶。刺入处一股黄色的**自刺**迅疾地涌射了出来。

怪物被刺中要害,痛嘶连连,身体的抖动更加剧烈起来,捣得水流如漩涡一般卷动起来。

寒晓见刺到了它的要害,哪里还会轻易放过它,左手紧紧地握住它的老鳍,右手匕首并没有拔出,而是在那伤口之上用力地捣动着,将怪物头顶那碗口粗的地方捣得变成了一个窟窿,黄色的血液自那个窟窿不断地汹涌而出。

怪物吃痛,要害被破,似乎意识都已迷糊,长长的身子在地底的石壁上胡冲乱撞,有好几次寒晓都被它带着撞上了石壁,虽然全身如若电击般的疼痛,但他知道自己一放开就有可能为怪物所伤,甚至会葬身于地底,因此虽然疼痛难忍,兀自不放开,两脚紧紧地夹着怪物的颈部,左手紧抓它的老鳍,随着它在地底石室之中横冲直撞。

这怪物一直闹腾了近半个时辰,动作才越来越慢,又兀自挣扎了良久,才慢慢地瘫倒下去,硕长的身躯如一条被抽了筋的龙一般长摆在地底石室之中。时不时还能动上两动。

寒晓怕它还未死,见它虽然似乎已死,却还不敢大意,一直又等了近一刻钟,见它真的再也没有反应了,这才在内心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他却没有想过,在这深入地腹之处,水温几乎已达到最高点,水压更是大得惊人。适才与这怪物纠缠,所有的精力和全身的功力都提到了极至,犹自没有觉得有甚异样,此时一旦精神和功力一松,一股极热便自他的身周铺天盖地而来,而地底强大的水压压得得身体几欲爆炸开来。

寒晓大惊,忙再次聚起功力相抗,但是适才与怪物搏斗之时他全部的精力都放到了怪物身上,而水底尽皆是极热的能量,不能对他提供补济,此时的他实已是精疲力竭,全力提聚之下,也仅提起了一点细若游丝的真气。

极热、强压,此时他便是处身在水温高达几百度、深度不知有几何的奇异的沸水中,倘若是再提不起足够的真气来,可能在顷刻之间便被煮熟了。

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开始变形,来自深水的压力压得他骨头与皮肉似乎正在分开,外层的皮肉由于得不到龙阳真气的有力保护,正在向熟肉迈进着。

“难道我从异世重生到此,最终的结局竟然是这般死在地底之下?这不可能,既然老天让我重生了一次,就绝不会让我这样死去,我还有灵云要照顾,还有长思在等着我回去,还有若盈、芷若、晴儿她们也在等着我,我怎能就这样死了呢?”他心如电转,思咐逃生之法,但是好像天便是要这样与他开玩笑,他运转残余的真气苦苦支撑了一会,在强大的水压下,他根本就没有一丝逃生的力气。

就在他真气将竭未竭,人也渐入昏迷,眼看便要葬身在这地底深处之时,他的印堂穴处突然生出了一丝阴凉之气,自印堂穴处散发出来,形成了一股阴寒的漩涡,向四周涌去。

便在此时,怪物的身上也发生了奇特的变化,当寒晓身上的那一股阴寒之气自水中涌至那怪物头部之时,只见怪物头部轻轻地颤了一颤,接着便见到一个闪亮的光点自它的头部被寒晓捅破的伤口处轻轻地漂浮了起来。

这是一颗如鸡蛋大小、圆圆的、散发出强烈的金黄色的光茫的珠子,这颗珠子一出现,石室底下瞬时便如被铺上了一层金色的粉末一般,金光闪闪,辉若天堂。

这颗珠子在寒晓印堂穴的那股阴寒之气的吸引下,缓缓地漂移向寒晓,不一时全到了他的头部上方。万千霞光自珠子中射出。

此时,寒晓印堂穴上的那一股阴寒之气形成的漩涡变得更加强劲起来,在他的额头处迅速地转动着。那颗珠子在寒晓的额头处晃悠了良久,最后竟然奇迹般在停在了他的印堂穴之上,慢慢地消失在他的头部,那珠子似乎已经与他合为一体。

便在此时,那条怪物的尸体也突然发生了惊人的变化,在那珠子离开怪物头部的一瞬间,怪物身体开始熔化,它身上的皮肉正一点一点地化成了碎末,渐渐地随着沸腾的水流动。待得那珠子完全融入寒晓身体之后,那怪物便只剩下了一堆黄色的骨头。

寒晓一直过很久之后才醒了过来,他也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也许是一个时辰,也许是一天,也许是三五天,反正当他醒过来的时候,那怪物的骨头也已经差不多熔完了,只剩下几块大骨还残留着一些。他醒来之时,以为那怪物没有死自己跑了,他并不知道自己昏迷之后发生了什么事。

醒来之后,看到自己还是躺在地底水中,但是却已不再惧怕深水强大的水压,而极热的水温并没有对他形成任何的影响。

轻轻地站将起来,起脚向前迈了一步,他又是大吃一惊,原来在水中行走,自然会受到水的阻力,在水下行走的速度和跨度会比在陆地上行走时要小上一些,哪知寒晓的这一跨,在水中竟犹如没有受到任何阻力一般,一步跨去比在陆地上一步跨得还要远上几倍,这一步他竟然跨出了一丈之遥。

“这是怎么回事?现在我不但不怕这水中的高温和深水的压力,而且在水中连阻力也感觉不到了,难道我已经死了或是在做梦?听说死了的人感觉不到痛,让我试试看。”想着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感觉到一阵疼痛传来。“我并没有死,也不是在做梦,但是为什么会有这样奇怪的现象呢?”寒晓百思不得其解。

想不通也没有办法,他并没有忘记自己此行的目的。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只见这是一个地底石室,只不过这个石室是一个被沸腾的水给填满了的石室。一束束耀眼的光茫自一个高约五丈的洞口射出,一边是通向看不见的地方,前方不知还有多远,头顶是自己下来的地方,直通到天山的绝峰之上,也不知这地底如何能有这么大的压力把水压到海拔极高的天山绝峰之上的。

寒晓感受了一下水流,发觉这水是自那边看不到头的地下通道向这边而来的,到达这头以后进到那个发出光线的洞中,然后再慢慢地流出去,那洞中应该是一个死洞,之所以形成回流的原因估计是水的温差形成的。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寒晓沿着通道走了一会,发现从通道过来的水是冷的,而进到那洞口之后,再出来时,那水却是极热,也就是说,水是进到那个洞之后才被加热的,究竟那个洞里有什么奇异的东西?是岩浆?还是其它更为奇怪的东西?那天地至宝是否便在那洞中?

带着一个个疑问,寒晓决定一探此洞,当下不再多想,便起步向那个洞中走去。

看書罔小说首发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