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141章 龙珠

第一四一章 龙珠

却说华清林惊喜地叫了一声:“大哥,水面又有动静了!”转身准备离去的华清木和已走到门口的华家众人尽皆激动地迅速返回。

水池的水此时已然静了下来,原本沸腾冒着气泡的水面此时犹如处于大火之上已烧开的水锅,至水沸腾之时锅底突然间熄火,沸腾的水池突然平息了下来。由于没有了水池中散发出的热量的补充,室内的空气迅速冷却,温度正在急剧地下降。而华家众人的心此时却是赤热无比,他们知道,水面又有了动静,意示着寒晓还有生还的可能!

华清木经常到这寒冰玄阳室中闭关清修,自他第一次进到这室中之后,就从未见这水池的水停止过沸腾。此时出现了这奇异的现象,在深为不解的同时,更多的则是怀着一份希望和期待的心。

华家十二个男人尽皆紧张地凝视着已变得平静如常的水池,每个人都屏住了呼吸,室中寂静得只余下众人“噗通-噗通”的心跳声。

过得小半个时辰,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水动了!水动了!”便见水池的水开始出现轻微向上翻涌之象,众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

随着水面的水翻涌之势越来越大,众人脸上尽皆露出了激动而兴奋之情。

片刻之后,只见水池急剧翻涌,接着便见一条人影“哗啦——”一响从水中高高跃起,在空中微微一闪,便已站在了众人的面前,双手之上正捧着一颗如海碗般大小的、闪烁着奇异银光的夜明珠。

不是别人,正是已潜入地底水池长达四天之久的寒晓!

寒晓看着室中十多位面露激动和兴奋的华家众人,不禁微微一愣,问道:“怎么大家都在这里呀?”

“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可把我们给担心死了!”华清木和华清林抢上一步,抓着他的肩膀喃喃着,来来去去便是这两句话语。而于他手上的那个巨大的夜明珠大家反倒没有太多的去注意。

寒晓看到众人的表情,心道:“难道我下去很久了?只不过是昏死过去一回,难道那一次昏死过去竟然昏了几天时间不成?”

便问道:“老祖宗,我下去有多久了?”

华清木已逐渐冷静了下来,放开他的肩膀,这才道:“今天已经是第四天了!”

听到华清木的这一句话,寒晓终于知道为何华家众人会出现这种情况,在地底深水以下四天,这些人肯定认为自己已经遭遇不测,他们应该已经在此守了几天了。

虽然自己是为他们的梦想而下去的,但看到众人对自己的生还如此激动,他还是感动不已。但他知道,自己平安回来,此时众人最希望知道的便是这段时间在地底深水中的历险经过,以及他们想了几百年的那天地至宝。

寒晓将手中的巨大夜明珠递到华清木面前,问道:“老祖宗,您看看,你们所说的那天地至宝是不是这一颗明珠?”

华清木双手有些颤抖地从他的手中接过夜明珠,仔细地端详了半晌,脸上露出了兴奋之色:“这是龙珠!这是上古流传下来的赤龙珠,它本身就具有活死人、生白骨的能量,千百年来只是听说过,谁也没有见过它的真面目,想不到竟然在这里出现!”由于激动,他说话的声音竟然有一些颤抖。这个平日里对任何事都能淡然处之的老人亦有不能自抑之时。

“赤龙珠?便是那上古流传的,齐集五个龙珠便能搬挪时空,倒转天地的五大龙珠之一?大哥,你没有看错吧?”华清林亦是惊喜不已。

“不会看错,你看,这龙珠不同于一般的夜明珠,在空气之中,它放于手中时是冰冷透骨,在人的身上,它不会发出太大的光芒,但是一旦离开了人体,便能发出耀眼的光芒,你们一看便知。”华清木说着便轻轻地把手上的龙珠放置于地上。

当他的手离开龙珠后一眨眼的功夫,龙珠果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一股柔和的赤光慢慢地自它的内部开始散发出来,赤光起来起强,不到片刻整个寒冰玄阳室便赤亮如有千千万万的赤色灯在照着,室中找不到一点影子的痕迹。

众人尽皆被这奇异的现象所吸引,紧盯着这龙珠,一阵哗然。个个都张着大嘴合拢不起。

华清木将龙珠拿起,那炫眼的光芒立即便消失。只看到柔和的赤光。“这赤龙珠还有很多奇特之处,听说将它放到水里,能够产生巨大的能量,能把水加热到极高的程度。寒公子,难道这地底下的水之所以会沸腾,便是因为这个龙珠的缘故?”

“不错,正是这龙珠造成的。”寒晓道。这才把自己到地底深水下的经历跟他们讲述了出来,众人听罢均自又是惊恐又是感到不可思议。

“天下之大,无奇不用,想不到这地底如此高温的水中,竟然还有生物的存在,也不知那怪物是何物?”华清木听他说了那怪物的样子,他虽年近百岁,但是却也没有听闻过这样的怪物。

寒晓问起这几天上面的情况,当他听说华灵云上来过以后的情形,便不再多言,对华清木道:“老祖宗,我先去给灵云报个平安。”说着身形一闪,便失去了他的踪影。

华清木心里一惊:“这小子的功夫好像一下子又长了很多,似乎又精进了一层,难道他晕死过去的那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他自己不知道的事?”

且说寒晓身形闪处,便到了寒冰玄阳室外,此时室外仍然飘着皑皑白雪,零下几十度的寒冷天气对他没有任何的影响,此时的他已经达到了寒署不侵之境。不要说这零下几十度,便是地底下几百度的高温都没有对他造成威胁。

心系给华灵云报平安,身形一闪,自那高达三十余丈的平台之上轻掠而下,感觉全身轻如鸿毛,身形没有一丝不适之感,在空中双足一蹬,身体又前飘出了数丈,此时他竟有一种御风而行之感,知道自己的龙阳真气真的达到了大成之境。

心里自是兴奋不已,不禁长啸了一声,啸声直入云天,震得远处传来了轰隆隆的声音,想必是有冰川被这啸声震得厉害,造成了雪崩了。

当下不再犹豫,身体象飞鸟一般在空中划了一道孤形,若绒毛一般飘落地上,再一掠,两个起落之间,便已到了百多丈外石屋之前。而屋前华灵云早已泪流满面等待在那里,眼中流露出无尽的欢喜。

“灵云,我平安回来了!”寒晓这句话还未说完,华灵云已轻扑到了他的怀中,“哇——”的一声大哭起来,粉拳不停地捶打着他的胸口。

寒晓任她发泄,知道这几天她一定比自己过得还要难,身体上的疼痛又怎么比得上精神上的痛?在爱人的眼里,无不想能够代替对方承受所有的苦和痛。

寒晓紧紧的抱着她,似乎想把她融入自己的体内,一言不发,只想让她尽情的把这几天来的伤心、忧虑、牵挂之种种完全释放出来。

本書源自看書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