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142章 龙珠传说

第五卷 第一四二章 龙珠传说

哭了良久,华灵云这才从他的怀中钻了出来。

寒晓轻轻地帮她拭去脸上的泪水,歉疚地道:“灵云,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华灵云哭过之后,心情也平复了过来,再次将脸贴在他的胸膛之上,轻声道:“晓郎,只要你没事就好,你不知道,我以为你再也不回来了,若不是有长思在,灵云早就跟着你去了。”

见她对自己情深若此,寒晓不禁又是感动又是欢喜。内心感慨不已:“得到灵云的爱,我这辈子还有什么遗憾的?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两人相携入屋,寒晓这才跟她说起自己下到地底水池的经过,华灵云虽然知道他此次下去几天才上来,定然经历了极为凶险之事,心里虽早有准备,但是此时从他的口中缓缓述出,亦不禁惊恐不已,说到危急处,不禁紧抓着他的手,替他担忧,为他着急。一直听他说到顺利地拿到了龙珠,又不禁为那龙珠的神奇所惊叹,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与华灵云一阵温情软语之后,寒晓这才与她暂别前往华家的议事厅。他也很想知道究竟龙珠有何神奇之处,如何可以圆那华家几百年来的梦想。

华家议事厅内,此时已聚集了华家除华灵云外所有的人,此时他们的心情是无比激动,乞盼了几百年的梦想便要实现了,从此以后,他们也能跟正常人一样过上平凡的生活,可以到处去游览,可以长年看到绿树红花,可以看到碧蓝的大海,而年轻的华家一辈则可以走到大街上瞅瞅各种各样打扮得花红彩绿的人间绝色了,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他们盼了十几年、几十年甚至是近百年的事啊,怎不让他们激动!

见到寒晓进来,所有的华家人眼中均露出了感激的目光,没有面前这个少年,他们便不可能有机会圆了这个梦想。

寒晓向众人抱拳一礼,走到石室的中间。

此时所有的人所围在了石室中间,石室中间放了一张方桌,桌子中间放了一个大托盘,托盘上面用金黄色的丝绸垫着,龙珠便躺在上面,此时发出了耀眼的光芒,满屋生辉。

“老祖宗,这个龙珠怎么个用法?怎样用它来给大家治疗呢?”寒晓不禁好奇地问道。

“寒公子来了。老夫还没有跟你道谢呢。”说着转过身对着寒晓深深一躬,说道:“华清木代表华家对寒公子的恩德表示最衷心、最诚挚的感谢!”

寒晓哪敢受他如此大礼,闪身避过,忙道:“老祖宗千万不可如此,小可哪敢受你如此大礼,小可是灵云的夫婿,说起来也算是半个华家人,为华家做点事情也是应该的。”

“话虽如此,但寒公子做的这件事真是太大了,帮我华家圆了几代人的梦想,我华家的这一礼只不过是表面上的东西,相比起公子的大恩,那却是不值一提。”华清木诚恳地道。

“老祖宗,这客气话就休说了,您还是说一下这龙珠的用法吧,想必大家都想知道这神奇的龙珠有何奇妙之处。”怕他再说下去,寒晓忙转移了话题。

华清木略作思索,方才缓缓地道:“据上古之书记载,大陆上上古遗留的龙珠共有五颗,这五大龙珠分别为白龙珠、赤龙珠、青龙珠、炎龙珠和紫龙珠,白龙珠为五珠之首。五大龙珠各有各的属性,其中白龙珠属水,性寒,周身散发出寒魄般的寒光,能让十里之内的水域瞬间凝结成冰;

“赤龙珠属火,性热,本身含有巨大的能量,能瞬间令千万方水沸腾起来;青龙珠属木,性润,能让枯木逢春,有令万物复苏、起死回生之能;炎龙珠属土,性朴,有镇山压海之能,其所在之处,方圆千里亦不会出现地震等自然灾害;紫龙珠属金,极坚之性,在其周围能自然形成许多奇异的矿石,是大自然的造宝奇珠。

“这五颗上古神龙之珠分开则各有其奇性,而合在一起更具参天造化之功,据古书记载,倘若五珠合并,能产生无比巨大的能量,具排山倒海、颠倒乾坤之能,据说还有挪移时空之能,相传是上古五大护天神龙修炼飞升之时留在人间的天地至宝。

“赤龙珠是赤龙飞升之时留下的,传说赤龙飞升之前长期

栖身于火山熔岩之中修炼,所以其所遗留下来的赤龙珠亦是性属玄阳之火,若其玄阳精华激发出来,有毁灭天地间一切极毒之能。因此若要利用赤龙珠治愈我华家儿郎几百年来身上遗留下来的、只有在极寒之地才能生存的毒疾,只需把患疾之人聚于赤龙珠一丈之内,有人以本身具自然玄阳之功催动天地自然能量输入龙珠内部,让其玄阳精华激发出来,便能凑功。”

华清木眼见众人尽皆望着自己,想听下文,便续道:“而寒公子你身具龙阳玄功,吸纳的是天地自然能量而练成,已修至造化自然之境,恰好符合这一条件,因此这导引自然能量之人当然非寒公子你莫属。”

华清木将龙珠之事逶逶道来,便如同在讲述一个神奇的神话故事,但是这赤龙珠便在眼前,却又不由得众人去怀疑这神话故事的真实性。

“既然赤龙珠有此奇效,小可当尽力一试,成功与否,皆在天意,如若失败,老祖宗及各位叔伯兄弟们莫要见怪。”寒晓怕他们希望越大,到时若是失败了则失望更大,因此便提前提醒他们做好失败的心理准备。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倘若失败了,不是传说有误便是我华家气数使然,当怪不得寒公子你,不论结果如何,寒公子的恩德我华家子孙都会永远铭记于心。”这次说话的却是华清林。

“前辈客气了,不知现在可以开始了吗?”寒晓望了众人一眼问道。

华清木扫了一眼屋中华家众人,道:“语英,你去叫灵云抱着孩子一起来。这导引天地自然能量之法极耗功力,我们力求一次凑功,不要让寒公子再施第二回。”他说的众人也都明白,虽然华灵云未遗传有那奇怪的家族疾病,但是难保寒长思没有遗传上,老祖宗叫华灵云抱着孩子来的意思便是要寒长思也参与其中。

那中年美妇应了一声,自出石屋而去,寒晓盘膝坐于地上,调息了半晌,感觉体内真气澎湃,似有用之不尽,取之不遏之势,这才放下心来。

不一会,华灵云抱着寒长思盈盈而至,想来她母亲在去叫她之时便已把来意告知于她,进屋之后她只是略向各位长辈微微行了一礼,便行至那方桌的前面。

寒晓全身龙阳真气运起,周身泛起了一层金黄色的霞光,两掌伸出,看上去就象是两只如来金佛的神手,金光四射,晶莹剔透,缓缓地覆盖在了赤龙珠之上,原本散发出耀眼光芒的赤龙珠突然之间光芒尽敛。

而在此时,寒晓的身体也开始发生了神奇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