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146章 天马

第五卷 第一四六章 天马

寒晓一路前行,由于没有脚力代步,他只有在没有看到人的时候才能展开轻功疾行。

走到第二天时,他正思索着到前面的城镇或看到牧马的牧民时跟他们买一匹马代步。突然听到一阵震天动地的轰轰隆隆声,似乎是万马奔腾之声,寒晓不禁大喜,展开轻功全力向声音的方向奔去。

转过了两个小丘,前面的马鸣奔腾之声更盛。再登到一个丘陵之上,眼前赫然一亮,只见一片山谷下,成百上千的骏马正在飞快地移动着,首尾相接,后面掀起了漫漫飞尘,甚为壮观。

再仔细一看,寒晓不禁有点失望,原来这些马都是野马,并不是牧民放养的马。

不过再次仔细一看之下,他便来了兴趣,只见此时正有三个壮年牧民正在追逐着一匹白色的骏马,三人皆是带着捆了圈的长绳,对着那一匹白马围追堵截,而他们身后便是成百上千的骏马。

一看到那一匹白马,他一眼便看出这是一匹龙种天马,只见它在三人的围追堵截之下竟然还是游刃有余,左冲右突,一次次地突破了三个牧民形成的包围圈。

但是这三人似乎并不着急,不停地挥动着手中的圈绳,渐渐地将那白马逼入一个凹地,一个青年人在那白马后面突然一甩圈绳,向白马套去,那白马似是通人性一般,头微微一侧,便已避过了这一套。但那三个人似乎早已有了默契,左边那人做了一个甩绳的动作,那白马终究没有人类那般聪明,头一转,便向右边驰去,右边那人早就在那里等着了,白马头一转的那一刹那,他手中的圈绳便已甩出,正套在了白马的颈勃之上。

白马吃套,似乎大怒,“唏哩哩——”一声怒吼,前腿高高跃起,似是发狂了一般,前腿落地之后,似箭一般向前冲出。

右边那人虽然具有非常丰富的套马经验,但是面对这齐天地灵气于一身的龙驹似乎估计过低,被这白马一扯,当即被拖下马来。如一只草人一样被白马拖着飞快地向前窜去。那人刚开始还能爬起来跑上两步,但跑不到数步,便敌不住这白马的惊人速度,当即倒在了地上被白马拖着跑。

这些套马的牧民平时为了能够更好地套马,手上的绳索都是系死在身上的,此时那人被拖着跑,由于速度太快,他根本无暇抽出手去解开身上的绳索。瞬间便被拖出了十数丈远。其余两人对此也没有办法,唯有在后面哇哇大叫着追了上去。但那白马速度之快,已可用风驰电制来形容,两人又哪里追得到!

寒晓暗道一声不好,知道此时再不把那人救下,不用片刻,这人便会被这白马活活给拖死。当下也顾不得惊世骇俗,身形一展,高高地飞身而起,如闪电般地冲了出去,一掠便是十数丈距离,两三个起落之间便已追到马群之后,再一掠,高高地跃到马群上空,在其中的一匹马背上再一点,身形再次掠出十多丈,如此而前,三个起落之后已然跃过马群向那白马追去。

此番寒晓全身功力运起,身体似点燃了充满了火药的火箭一般,当真是快若闪电,宛若神仙一般,又是三个起落之间便已到了那白马的后上空。身形闪处,将被拖在地上的那人抓起,掌刀挥处,那套马绳应声而断,寒晓抓着那人轻轻向后一扔,刚好将那白马前冲之力抵消,那人轻轻地落在地上,便好象本来他就站在那里一样。

寒晓对这匹骏马已然动了收服之心,将那人救下之后并未作停留,身形再次拔起,一个起落便已到了白马的上空,大叫一声:“白马兄弟,我来了!”声音落处,人便已落在了马背之上。

双腿轻轻一夹,人已稳稳地坐在了白马之上,身体一躬,捞起了马勃上的那根套绳,用力一拉,白马“唏哩哩——”的立了起来。接着便改变方向疾奔驰而去。

寒晓知道要想收服这种龙驹一定得让它对你心服口服,因此便让它跑,双腿稳稳地夹着马肚,任它不分方向地跑。他坐在马背之上,竟然连手都不用扶,只是一只手抓着那根套绳子,坐得稳若泰山。那三个牧民远远望见虽然被他这种骑姿捏了一把汗,但更多的是对这个似乎从天而降的他的惊人技艺深为叹服,直疑其为神仙中人。

白马一路狂奔,向前疾奔了约有十多里地,见总是没有办法甩开寒晓,低鸣一声,这才在一座丘陵上停了下来。

寒晓知道已然把它给收服了,便跳了下来,轻抚着这白马的棕毛,笑道:“怎么样,小子,服了吧?”

这白马似乎也听得懂他的话,低鸣一声,拿着头来蹲他的身体,显然是说:“服了,以后我就跟你混了。”

“好,好,小子,以后我就叫你电驹好了。电驹、电驹、电驹!”寒晓连叫了数声,这马似乎也知道这是给它安的名字,十分兴奋地低鸣了三声,似乎在说:“知道了主人!”

寒晓用套绳打了个马脸套,套在白马头上,然后翻身上马,一抖马绳,白马便向来路奔回。不到片刻,便已看到那成群的马匹向这边冲来。看来这白马是这群马的马王,马群见马王向这边冲来,便也跟着冲了过来。

白马远远见到马群,突然人立而起,“唏哩哩——”长啸一声,象是在发施号令。果然,马群听见白马的啸声,立时便停了下来,待到白马奔驰到近前之时,所有的马全都回转身来,跟着白马往回奔去。

不一会儿,便回到了先前那三人套马之处,此时那三人还在那里等着,先前落马之人此时正在接受着另外那两人的救治。见到寒晓骑着白马返回,知道白马已被降服,均是大喜,远远便大喊大叫着向寒晓挥手。

在离三人四五丈之处,寒晓勒住了白马电驹,翻身下马,拍了拍电驹的头道:“兄弟,你暂且在此等候,我去跟他们说几句话。”说完便向那三人走去。

这三人都是三十多岁的青年,有两人的脸上都留着黑黑的落腮胡,只有那个落马的青年白面无须,长得甚是英伟俊朗。

“三位请了,小可林晓,不知道怎么称呼各位?”他知道自己名气太大,虽是在这西北边陲之地,难保没有人听说过他的名字,因此便仍然用以前在军营时的化名。

其中一个长得瘦一些络腮胡青年应道:“我们都是这里的游牧民,我叫巴桑,这是我们族里的托儿沃,受伤的这位是我们族长的二公子巴洛尔。兄弟你真是厉害,连我们族里的最厉害的巴洛尔都降服不了的天马都被你给降服了,你是我们最敬佩英雄!”说着单手抱胸,对着寒晓躬身行了一礼,这是新疆游牧民族对客人的最高礼仪了。

。有花的送花,无花帮顶一顶,

小说首发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