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151章 提亲

第五卷 第一五一章 提亲

寒晓汗道:“这么说来我这个顾问的作用还是挺大的啊!都成了活招牌了,那公司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些广告费呢?”

“广告费?广告是什么东西,怎么我从来就没有听说过呢?”秋若盈奇怪地问道。

“广告之意便是广而告之,是公司为了提高知名度而做出的一些推广,例如我们可以找一些社会名人做代言,也可以做一些让百姓容易记得住的语言或者图画来宣传,达到家喻户晓的目的,这便是简意上的广告了。当然,我们要找名人做广告,自然便得付给他们一定的费用,这个便叫做广告费了。”寒晓便把所谓的广告给她们两人粗略地说了一些,秋若盈和小婷儿都是聪明之人,一听他这么简单一说,便即明白了。

“呵呵,你是公司的总顾问,本来就没有上过一天班,还能领工钱,这已经是很好的待遇了,还要公司给你广告费?这可是有点说不过去了吧?你若没钱,我这里还有一些,我付给你算了。”秋若盈半开玩笑地道。

“你这丫头,果然是铁公鸡,一毛不拔呀,很有女强人的风范,连老公都不帮,行啊,以后这京国银行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你的带领下一定能够创造新的辉煌。”寒晓笑道。

“若盈,我找到你华姐姐了。”说完公司的事,寒晓说出了她最想知道的事情。

“真的?太好啦!”果然,听说找到了华灵云,秋若盈激动地站了起来,抓着寒晓的手,一脸渴望地看着他。

“不错,你且坐下,听我慢慢道来。”寒晓拉着她坐了下来,这才把这段时间以来的事跟她细说了,除了军营里的事,其它的都十分详尽地慢慢述说了一遍。

“我当阿姨啦?真是太好了,长思可不可爱,长得像你多一些还是像华姐姐多一些?”听说华灵云有了孩子,秋若盈再次高兴地跳了起来,不停地问着寒长思的事情。

“若盈,这次我来你这里,一是来看看你,以解别后相思之苦,二是想到你府上提亲,我想在长思百日诞辰之时把你们几个一起迎娶过门,你看怎么样?”说完满怀柔情的看着她。

“老公,你真的明天到我府上提亲吗?”秋若盈脸上再现兴奋之情。

“当然啦,我与你华姐姐商量好啦,就看你们的意思了。芷若那边我在京都还有很多事要做,是没有时间亲自去提亲了,但回京以后我会安排家人前去提亲,你认为这样行不行呢?”寒晓微笑着问道。

“人家都是你的人了,还有什么行不行的,还不是由老公你说了算?”秋若盈低着头轻声说道。

“话是这么说,但堂堂一个京国银行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总经理,京国最大钱庄的少东家要嫁人,那可是天大的事儿,我这个做老公的怎么也得弄个三书六礼,用八人抬的大桥风风光光的把你迎娶过门吧,这个礼数还是不能少的。”寒晓笑道。

秋若盈从随身的小提包中拿出了一样东西递了给他。

“什么东西?我看看。”寒晓接过一看,笑道:“这便是公司弄的那个存折一本通吗?”打开一看,“噫,怎么是我的名字?里面还有不少存款呢!”

秋若盈笑道:“这是你这个总顾问这几个月的工钱,你是最轻松的顾问了,不用上班也有银子拿。这本存折一本通在全国范围内的任何一个京国银行都可以领得到银子,这是你的主意,怎么着你都要有一本吧。”

“我又不缺银子花,拿这个干什么,还是你帮我拿着吧。”寒晓将存折交回她的手里。

“你还是拿去吧,这是你应得的,再说给我下聘书、过礼、纳徵等都是要钱的,你不会这么简简单单的便想把我娶走了吧?”秋若盈嗔道。

“嘿嘿,一定不简单,你想要多复杂老公便给你弄多复杂,一定会让你风风光光,不丢面子。”寒晓笑道。

下午的时候寒晓到公司去转了一圈,看到公司的运转已然有模有样,真正的上了轨道,很是放心,出了公司以后便抓了秋若盈和小婷儿一起去筹备第二天提亲之事,这些事其实秋若盈也不是很了解,还好婷儿这丫头机灵,跑回府中叫了秋若盈的乳娘李嬷嬷一起出来,李嬷嬷又从府中带了十几个家丁,人多好办事,一个下午时间所有该买的下聘之礼,诸如龙凤礼饼、椰子、茶叶、芝麻等,该请的媒妁等等都已弄得妥妥当当,倒是不用寒晓再操心了。

按着京国当时的习俗,婚姻礼仪颇为繁缛,它包括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等一系列的礼数,而其中的每一个环节也是甚为繁琐,好在秋家本是大户人家,不缺钱也不缺人,本来是由寒晓去操心的事,到后来他倒是成了闲人,一切自有秋若盈的乳娘李嬷嬷找人去弄。

第二天,寒晓果然是带了一大帮人,用高头大马拉着十八大车的下聘之礼,浩浩荡荡地来到了秋府。秋千山及秋若盈的母亲贺氏自是高兴异常,女儿是他们的心肝宝贝,但是女儿能嫁给寒晓这样一个王亲国戚、一个京国最有前途的年轻人,这可是他们以前没有想到过之事,两老都笑得合不拢嘴,一时之间秋府张灯结彩,热闹非凡,整个开封城都轰动起来,就连开封府的知府大人和地方叫得上号的官员亦纷纷前来道贺,能够在远离京都的地方巴结得到寒晓这个大人物,那是他们求都求不到的美事。

凡此种种当时婚姻礼仪负责之人倒也不敢打马虎眼,毕竟是京国最大的富豪和京国风头最盛的扶圣王的婚仪,谁也不敢稍有差池。

这样弄了五六天,所有的仪式才走完,余下的便是等着婚期到时寒晓派人前来迎亲了。但由于开封府离京都也是甚远,秋千山最后还是决定到时一起在京都出门,反正他们在京都也有很多产业,也不怕到时麻烦。

所有这些弄妥之后寒晓在开封已经呆了八天,由于还有江芷若那边的事要安排,而京都还有很多事要等着他去办,因此到了第九天,寒晓这才骑上电驹,驱马直向京都方向而去。

电驹脚程极快,再加上一路再无耽搁,不过四日,便赶到了京都。

“哇,少爷,您这马儿好骏哟,买的吗?”一名家丁接过他手中的电驹,连连赞道。

“是我自己降服的,这可是一匹天马,它叫电驹,小福,你可要好好的喂好它啊。”寒晓笑道。

小福笑道:“少爷放心,小福办事还能让你操心呀。”说着便牵着电驹自去马槽。

寒晓心想:“好久没有见娘了,不知她老人家可好?”此次出行,突然间做了人家的爹,让他一下子之间心态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一回到家最想的便是去看母亲,虽然以前回到家也是这么做,但总觉得这次的感觉就是不同,突然之间,对母亲有一种深深的依恋。

想到这里,便直向母亲的小院走去。